只需要一部手机操控,这个飞行器就能完成深林防火、农作物监控、灾区救援等工作

ghost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军方首次尝试将无人飞行器用于军用,甚至用来参与作战;而随着GPS、电池、无线通讯技术的发展和普及,飞行器也降低了门槛进入了民用市场。现在我们对“无人飞行器”的认知可能是从苹果商店里的“iPhone配件”Parrot AR. Drone开始的——这个飞行器可以使用手机遥控,是个彻头彻尾的大人玩具。实际上这也是目前这种简单的四旋翼飞行器的基本定位:面向小众群体(比如Geek们),或是像大疆Phantom系列产品那样以民商用航拍为主要市场。

PingWest在不久前曾经介绍过亿航科技开发的“Ghost”四轴飞行器。与大疆Phantom和Parrot AR. Drone等产品用摇杆(或者手机作为虚拟摇杆)操控飞行器的方式不同,Ghost的最大特点是采用了“地图导航”模式:即遥控Ghost借助手机的APP端完成,APP中展示的是一幅所在位置的地图,使用者只需要点击地图上的某一位置,飞行器就可以自动完成“A-B”点之间的飞行。

这种方式只需要使用者简单学习一些起落时候的操作,不需要让他们掌握遥控飞行器的诸多技能,是降低使用者入门门槛的一种模式。而且,这样一来使用者还可以在手机上直观地看到飞行航线和飞行器状态。

几天前我再次见到了亿航科技的联合创始人熊逸放,他向我聊起了Ghost的改进,对Ghost以及无人飞行器大范围应用方面的想法。

在PingWest的上次试飞中,我们可以从视频中明显地看到Ghost有时会出现摇摆的情况,文章中也提到,在飞行过程中由于算法问题甚至出现了高度判断不准导致飞行器摔落的情况。而这一次,我发现这类问题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改善,整个飞行过程非常平稳。

这背后是开发团队对核心的飞控系统的调整。熊逸放说,与上次我的同事书上试飞时相比,团队已经对Ghost的飞控系统中一些此前出现问题的环节进行了改进。比如,在算法上,团队改善了GPS定位偏移的情况,校正了气压计不准导致的高度判断误差;而在基础的手机端APP“亿航飞飞宝”中,上次试飞的时候曾经出现过因为地图服务(当时采用的还是Google地图)而导致的屏幕卡顿现象,这一次团队换而调用了高德地图LBS开放平台的地图数据以保证地图显示的准确性,同时借用了高德地图的导航接口,以实现飞行数据显示和导航线路规划。这个APP目前还只有Android版本,iOS版本将会在10月份上线。

比较Phantom和Ghost两种飞行器操作方式的不同就可以知道为什么Ghost这种持续的算法改进是必要的。使用摇杆操作的方式需要使用者有一定的操控基础(尤其是在周围天气环境没有那么理想的条件下),更依赖人工控制;而“A-B点”飞行很大程度上降低了使用者的操作难度,却对飞行器本身应对飞行当中的各种不确定性的“智能性”有着更高的要求。因此,Ghost的开发团队也就不得不投入大量精力在各种让飞行器稳定飞行和预防意外情况的算法上。

这种不同不仅体现在入门门槛上,在今后的应用场景中也存在着差别。在亿航科技和他们的Ghost之前,大疆的Phantom系列已经开发出了不同型号和配置的四轴甚至八轴无人飞行器,主要的应用领域在航拍市场——通过云台装置架设摄像机,可以方便地实现鸟瞰拍摄,以及延伸出了大量配件。而Ghost这种“点对点”的飞行由于是在手机端控制航线和自动导航,不需要操控就能够飞行。

熊逸放认为,Ghost无人飞行器在解决了技术问题之后,可以代替专业飞行操控员的角色、被应用在各种领域。比如监控农作物的灾害,收集农作物的实时数据,或是用于森林防火的实时监测,甚至在震后救灾时被用来高空巡视,在不动用直升飞机的情况下向震区投掷救济品。实际上,在不久前的鲁甸地震中,大疆已经捐出了几架飞行器运往灾区使用参与救援,Ghost也被广州军区开始尝试使用。

目前已经量产的Ghost当然还无法做到以上场景中的应用,最多是配合云台和GoPro等运动相机实现简单的航拍。熊逸放告诉我,Ghost面向的主要还是创客群体,因为他们提供了开放的API,开发者可以针对API自行开发APP来操控Ghost,有着不错的可玩性。而针对更广阔的商用市场,亿航科技团队正在走在路上:他们的六轴飞行器已经开发完成,比起Ghost,它采用更坚固的碳纤维外壳、负重能够达到10公斤。

不过综合来看,这类飞行器囿于通讯技术的限制,目前还不能飞出操控者太远的距离;受到电池技术的阻碍,无论是大疆还是Ghost,单次充电后的飞行时间仅仅有30分钟左右,限制了它们的发挥,等等。而且,即使未来技术上不再是难题,这种“空中交通”的监管和调配又可能成为其发展的障碍。这恐怕是它们目前还只能被当作“玩具”的原因。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