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最新“登月”计划:利用基因数据解码人类健康

从搜索到移动端再到物联网,Google已经成为了一个“疯狂”的数据公司,收集着从虚拟世界到现实世界里一切有价值的数据,并从数据中衍生出有价值的服务。而现在,它把“数据收集”触角伸到了人体上。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Google X实验室近期启动了一个名为Baseline Study的项目。Google X实验室里项目负责人、分子生物学家Andrew Conrad说,这项研究主要是通过收集很多的基因数据,探索在患病初期,人体是怎么运作的。Conrad去年正式加入了Google X实验室,带着70-100个专家组成的研究团队,其中不乏生理学、生物化学、光学、成像和分子生物学的专家。

Google最开始将收集差不多175个人的基因和分子信息,然后将会把样本扩大到数千人,并且在这些样本中投入大量的计算资源。然后通过大数据计算,找到每种疾病对应的生物标签(biomarkers),而缺少这种生物标签的人,就有患某一种病的可能。一旦Baseline可以定义这些生物标签,研究人员们就可以检查出,人们是否缺乏它,然后帮助他们调整日常行为,或者研发出一个新的治疗方法。

比如说,有些生物标签,可以让人们更有效地分解油腻的食物,让人们在远离高胆固醇和心脏病的情况下活得更久。有的人可能缺乏这些生物标签,就有更大的几率患上心脏病。对于无法在早期诊断出的疾病,比如心脏病或者癌症,利用Baseline的研究,或许在未来就可以有效预防。而且这样的诊断方式不会仅局限于部分疾病,而是可以帮助病患找到几乎所有可能存在的问题。

当然,这项研究还是带来了一些隐私上的担忧。此前Facebook曾更改用户的信息流以帮助一群科学家做情绪实验,这引起了很大的争议,Google此项研究更涉及到深层次的基因问题。有分析称,这些数据今后将为保险公司带来巨大的价值——他们一直以来都希望通过各类信息降低自己的商业风险。而Conrad澄清说,Baseline将采用匿名方式进行,搜集的数据也仅限于医疗目的。除去机构的审查委员会会监督整个实验过程,同时斯坦福和杜克大学的医学院也会一起参与进来。

另外,GoogleX的可穿戴技术也会应用到这项研究中。Baseline的参与者们将会在整个研究过程中使用Google的可穿戴设备。从这个角度看来,Google在这个领域中也许并不仅仅是想通过数据来进行一些科学的研究,一旦这次实验取得进展,它在可穿戴设备中的技术积累也许将会让它成为这类研究中最好的工具提供商。

Google并不是第一次对医疗健康领域表示出兴趣。去年九月,Google就宣布将与苹果公司董事长Arthur Levinson一起创办关注健康的公司Calico。在官方声明中,Google说,Calico的目的是解决人的衰老和与疾病相关的问题。当然,Calico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暂时还没有什么产品发布,Google也坦承,Calico是一项在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才能看到成效的投资,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继续以别的方式进入这个全新的类别。今年年初,Google还推出了一款智能隐形眼镜,在芯片和感应器的帮助下,它可以帮助糖尿病患者测试血糖水平。

和上面两个项目一样,Baseline也是一个长期的目标,将会需要多年的投入,所以它也成为个Google X实验室里“登月项目”的一员。考虑到Google现在已经控制了人们互动的方式,从信息本身到渠道(Google搜索引擎),到现实世界(Nest),再到沟通工具(Android、Gmail),下一步,它会利用自己的数据能力重新定义人类的健康吗?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