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想走出Google生态阴影的三星而言,Android Wear只是“B计划”

large_ALLEN___CO_CONFERENCE

The Information透露,在加州太阳谷峰会上,Google CEO拉里·佩奇与三星副会长李在镕——三星现任会长李健熙独子、目前三星帝国实际控制人——私下进行了“紧张”的对话,双方不欢而散。争议的焦点在于Google认为三星在智能手表上对Tizen的投入高于Android Wear

Google何出此言?原因一目了然:目前市场上三星总共有四款智能手表,其中三款搭载自研操作系统Tizen,仅有一款基于Android Wear。而早在三星发布第一款智能手表之前,Google就曾希望三星能够耐心等待Android Wear发布后再推出他们的第一款智能手表。结果三星根本没有听从Google的建议,而是自己动手修改了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早在去年9月就推出了首款智能手表Galaxy Gear。随后三星又转而把发展中心放到了搭载Tizen系统的智能手表之上。

过去六年间,这对携手推进Android移动操作系统全球扩张的盟友,从未少过互相防范,表面的亲密之下一直有着大大小小的摩擦,不过这种摩擦从未升级成冲突。其中有三星的隐忍和无奈,也有Google的尽力包容和强势控制。利益与愿景交错,双方还是互有诚意地维持住了实际的同盟局面。这一次,面对可穿戴市场的新机遇,三星终于决定摆脱Google,要独自前行了?

少有人知的是,在Google收购Android之前,Android创始人Andy Rubin就曾经找上三星希望发展合作关系,可惜三星全体高管听完Rubin的当面陈述之后,觉得他关于智能手机发展前景的思路过于异想天开。然而Google宣布收购Android之后,又是三星第一时间联系到Rubin,请求进行合作。

因此三星成了开放手持设备联盟创始手机产商之一。除了三星,首批厂商还有HTC、LG和摩托罗拉这三家。如果说HTC和摩托罗拉在Android从零用户到数千万用户的发展过程中起到了主要作用,那把Android从1亿用户扩张到10亿+用户,三星贡献了最大的力量。

但三星从来没有想过要把鸡蛋都放到Android那里。

抛开三星曾经是Symbian系统成员厂商的“黑历史”以及后来还尝试过Windows Phone不谈。2009年底,就在自家的Android手机业务大起步的时候,三星却宣布了自研手机操作系统Bada。Bada系统挣扎到了12年初,与Android的突飞猛进相比显得如此黯淡,但三星依然不愿将它直接终结。恰逢英特尔被合作伙伴诺基亚抛弃,于是Bada再加上英特尔拥有的部分Meego融汇重铸成了Tizen。今天成为Google、三星矛盾导火索的Tizen,其实就是三星这些年来一直苦心孤诣试图建立自己的操作系统和生态野望的延续。

三星从来不想只当一家硬件厂商,而是一直试图发展自己的服务。即使从硬件销售的角度考虑,拥有自己的服务也是竞争力和差异化的出路。除了自建Bada、Tizen这样的独立系统生态之外,三星一直以来都试图往Android里塞入更多三星软件和服务。

三星手机出厂就带至少两套浏览器,自家的和Google的Chrome,除了Google Play商店之外,三星手机上还有自己的一套的应用商店、音乐内容商店、图书内容商店、以及影视下载商店。三星还有类似Google Now的S-Voice语音助手,甚至三星还有自己的移动IM……在TouchWiz上,什么都是两套:一套Google的,一套三星的。

除了预装服务外,三星还试图利用独特的硬件特性例如指纹识别来把Google的开发者变成“三星的开发者”,它还希望能从Google那里分润广告收益。三星甚至还尝试大改Android的交互体系,尤其是平板上的交互体系。

今年一月,在拉斯维加斯CES展上,三星为旗下平板推出新软件——Magazine UX,能够改进用户界面、让平板的内容消费如同欣赏一本杂志,用户能直接点击视频和文章进行观看,无须打开App。然而,三星的这项产品宣布,惹怒了Google Android部门高层。因为在这套用户界面中,三星不仅隐藏了包括Google Play应用商店在内的一系列Google服务;同时,Google认为三星的做法对Android用户体验的一致性造成了伤害——用户和开发者需要重新适应这台三星Android设备。

Magazine UX发布后不久,Google Android部门负责人Sundar Pichai与三星电子CEO申宗均进行了多次会谈。结果是三星“妥协”了——大面积地缩减了对Magazine UX的使用。Android部门负责人Pichai则表示,相对以往,Google与三星的合作关系更紧密了,将为用户带来更优秀的用户体验。然而,三星的让步也是有条件的,Google和三星这两家公司在专利授权上有了深度合作——两家公司签署了专利交叉许可协议,授权双方可使用对方的专利产品组合。协议不仅包括双方当前持有的专利,还覆盖未来十年申请的专利。

在专利交叉许可协议签订后的半年后,5月,三星关闭了音乐下载服务Samsung Music和数字图书商店Samsung Hub Books;7月,三星关闭了影视内容下载商店Media-Hub,这部分业务交给梦工厂动画和Technicolor的合资公司M-Go打理。

当然关闭服务也跟这个有关:研究表明三星Galaxy 用户基本不用三星的应用

在智能手机这个平台上,三星曾经试图去打造自己的一套内容下载、互联网服务应用,依赖硬件优势去构建自己的软件生态。但是,Google具备强大的平台能力、打造出优秀互联网服务的基因、对开发者巨大的号召力,以及其中牵涉到的“利益交换”,让三星几乎放弃了在智能手机上构建自己的生态圈的企图。

Google对三星同样有包容也有防范,一方面希望借助三星强大的供应链和生产力来推广Android,又不希望三星在Android体系中长期一家独大。

在收购摩托罗拉移动之后,Google有效地建立了内部防火墙,并未过度照顾摩托罗拉利益,而且用摩托罗拉的专利来保护三星等Android手机厂商。Google开发样板机Nexus S和Galaxy Nexus都由三星代工,一定程度上助推了三星在全球的崛起。而之后Google转而不遗余力扶植三星在本国和全球的直接竞争对手LG,Nexus 4和Nexus 5均由LG生产,在平板上则主要扶持华硕来制衡三星。半年前Google把摩托罗拉移动转售给联想,同样有平衡的考虑。

在智能手表领域,Google也并非完全依赖三星。Android Wear首批智能手表厂商除了三星之外,尚有LG、摩托罗拉、HTC。LG和三星同时推出了搭载Android Wear的智能手表。在今年的Google I/O Android Wear Demo环节,频频出境的是LG的手表,而非三星。摩托罗拉备受期待的圆形Moto 360今夏也会正式上市。Google的制衡术,从智能手机延续到了智能手表上。

然而智能手表毕竟是一个新兴领域,平台方Google的涉及也不深入,虽然Google在手机系统上是对的,谁敢保证Google在智能手表上选定的道路就一定还是正确的?三星是一家具备强烈危机感的公司,历来喜欢多头下注,在这个新兴平台上尝试去搭建自己的生态系统未尝不可。

为了给Tizen系统创造更多用户,六月份,三星对外公布,搭载Android系统的Galaxy Gear初代产品能够升级到Tizen系统,切换系统后,将有更多的第三方应用支持,是前者的两倍多;而当更多的智能手表用户涌入Tizen系统后,将会吸引更多的开发者为Tizen开发应用程序。目前,搭载Tizen系统的智能手表App Store内,拥有接近140个第三方应用,包括Line、Path以及Evernote等常见应用,这些第三方应用都是经过三星审核加入。

为了鼓励开发者转到Tizen平台,三星在五月份发起了Tizen Gear应用挑战赛,为开发者准备了总额125万美元的奖励。在接下来6月的Tizen开发者大会上,三星发布了新版的可穿戴Tizen SDK,同时给到场参会者免费赠送Gear 2智能手表,为了提振Tizen智能手表生态系统。

另外,Galaxy Gear系列使用的语音输入是由三星提供,双击物理按键能够开启S Voice语音功能,从而通过手表能够完成调闹钟、拨打电话等功能。

我们能够看到,三星开始在Tizen系统上复制苹果在iOS、Google在Android上所构建的那一套生态:鼓励开发者加入,搭建应用商店,扩大用户规模,产生优质应用,提升平台价值,并以此形成良性循环。同时,三星也开始提供一些底层的标准服务,比如语音控制S Voice、支付协议等。

在智能手机领域,三星尝试过Symbian,尝试过自己的Bada,尝试过Windows Phone,但最终只有Android成就了它的移动霸业。畏于Google的控制力和服务竞争力,三星仍只能算是一家智能手机硬件公司,未能成功搭建像竞争对手苹果那样软硬整合的生态体系。

在智能手表领域,三星希望完成未竟的使命,以自己的Tizen系统和智能手表为中心,建设一套完整的“硬件-软件-应用-开发者生态”。当然出于一贯的谨慎,三星还是推出了一款Android Wear手表来分担风险。万一,这一次Google又对了呢?

 

题图来自 The Information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