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新品发布会的若干细节、疑云和八卦

 

1)圣何塞加州剧院:这里适合发布产品吗?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苹果这次选择在圣何塞(San Jose)的加州剧院(California Theater)发布产品的,我倒宁愿是相信苹果没定到旧金山芳草地艺术中心(Yerba Buena)的场地。圣何塞作为“旧硅谷”的象征,你几乎已经很难在这里看到任何新锐的公司和人了,而这座California Theater也着实不适合举行苹果新产品的发布会:它缺乏任何现代艺术结构的设计感,甚至不能在外观上做太多包装,这大大降低了这场发布会本身的效果折扣。

苹果上一次在圣何塞加州剧院发布新产品是2005年10月,乔布斯以“三幕剧”的形式发布了iMac G5、新款iPod和新款iTunes,之后苹果从未在这个地方再举办过任何产品发布会——不过2005年的圣何塞也不像现在这么过气。这次苹果选择在这个地方发布产品,出于什么原因,确实不太清楚。

 

2)苹果谁在当家:蒂姆 库克(Tim Cook)还是菲尔 席勒(Phil Schiller)

老实说,我有点晕。整场发布会下来,我分不清到底谁是苹果当家的了。当然如果乔布斯还在的话,任何人都不会有这种感觉。

蒂姆库克自然是最先出场和最后垫场,所有开宗明义和最后高屋建瓴的话都是他说的。比如“2012年是苹果的创新之年,一个新的开始”之类,但论及到具体的业务内容,你会发现非常有意思的是:库克讲的全都是关于苹果的过去,比如已经卖出了多少部iPhone、多少台iPad,苹果已拥有多少款应用程序,分给开发者多少亿元等等,而关于新发布的Macbook、iMac、Mac mini,第四代iPad 和iPad mini——无论从产品揭幕还是具体的细节参数、产品特性甚至定价,完全是从苹果高级副总裁兼营销负责人菲尔 希勒(Phil Schiller)的口中亲自宣布的。

如果我解读得过分一点,就是库克为苹果的历史背书,靠遗产对话;而席勒负责诠释苹果的未来。这样下来,任何人都会认为,席勒才是那个揭开苹果未来神秘盖子的人(尽管揭开前早就剧透得差不多了),他才是苹果最近数次营销活动的“真正影子”主宰者。

没人真正清楚他们内部的真实关系究竟如何,但据说席勒的独断和傲慢已为众人周知。而且席勒前不久好像假扮过一次乔布斯——他在回复一名苹果用户关于iPhone 5侧面划痕与掉漆问题抱怨的邮件里说:“任何铝制产品都可能会在使用中出现划痕或掉漆,从而显示出自然的金属色,这是正常现象。” 这听上去有点乔布斯在iPhone 4“天线门”事件中“你就不该那么拿手机”的态度,但效果适得其反。

 

3)“后PC时代” 猛推电脑

这场发布会的前45分钟,都是围绕着Mac系列。苹果发布了三款纯粹的电脑产品:分别是13英寸Macbook Pro,Macbook Mini,以及下一代的轻薄一体机iMac。要知道乔布斯去世前最重要的趋势预判就是:这个世界已经彻底进入“后PC时代”了。

从广义上,Mac系列当然也是PC生态系统的一部分(个人电脑而并非微软定义的PC)。在苹果自2001年开启的布局里,“i系列”显然是一次意义非常的升级,它让苹果产品的外延顺利进入到了一个从不可知到开创性的移动时代。甚至人们觉得就连Mac OS和iOS都快融合在一起了。

但这次的发布会似乎斩断了这个趋势。苹果在Mac市场上的布局使足了力气且进入了各个细分市场,大有将“后PC时代”拉回“PC时代”的架势。而且为了展示iPad的销量,苹果居然在演示中将iPad的销量与联想、惠普、宏碁和戴尔们的笔记本电脑销量做比较——这让我觉得有点时空错乱了。不过这倒是让我想起来这两天有人对微软Surface甩的风凉话:千万别管它叫平板,它就是一台PC。

 

4)第四代iPad的介绍到底用了几分钟?

现在大家都知道第四代iPad这款产品了,可在发布会的时候,好像很多人几乎直接错过了它,以至于根本没意识到发布了这么一款产品。如果你回顾一下整场发布会的话,可以发现,1小时16分钟的发布会上,介绍这款产品的时间大概是2分钟30秒。

这恐怕是苹果发布会历史上亮相时间最短的一款产品了。正如我在之前一篇文章中写到的那样,你甚至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这也是苹果历史上最名不副实的“下一代”产品了。

苹果为什么要推出“第四代”iPad? 是为了迎接微软和Google几天后在10英寸主流平板市场的挑战,还是干脆就承认了The New iPad的失败?总之,这是苹果历史上从来没玩过的招数,它也成了最莫名其妙的一款产品。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