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Q 何瑫对话“快手” CEO 宿华:7%的幻觉,93%的真实

文|二水水

来源:36氪

 

快手一直有点特立独行的意思。

从“Gif快手”到“快手”,成立六年,公司创始人宿华和与合伙人程一笑一直鲜少露面。直到今年 6 月,自媒体X博士一篇刷屏热文《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让这个“互联网最神秘洼地”重新暴露在人们视野中。

大家关注快手不光是猎奇。对创投圈而言,一二线城市已经接近饱和,未来的掘金机会很可能发生在下沉市场,而快手无疑是现在小镇青年最爱用的 App 之一。宿华称,快手 3 亿用户中,有 80% 多来自二三线城市。

超过 8000 万用户长期活跃在快手上(对比陌陌的月活峰值是 7840 万),快手早已形成一套用户与内容的自流转。喊麦天王MC天佑、黑社会网红天安社都是快手“孵化”出的另类网红。

快手已经稳定到什么程度了呢?今天在 Wemedia 自媒体年会上接受 GQ 主笔何瑫采访时宿华提到,与多数人所想的不同,《残酷底层物语》一文发出后快手的活跃度和装载量并无明显变化。这就像一颗石子扔到海里,惊不起多大的波澜。

不久前,何瑫曾写过一篇关于快手人气之王MC天佑的特稿报道。今天两人半小时左右的对话中谈到不少有意思的话题或细节,比如,作为一家 C 轮后公司快手至今没有自己的公关人员(但知情人士告诉36氪快手市场部刚刚成立);又比如,快手把最能赚快钱的直播放在了一个靠后的产品层级是为啥?

以下是36氪整理后的演讲实录:

 

7% 的幻觉,93% 的真实

 

何瑫:很多人认为X博士的文章是快手公司精心策划的一篇重磅软文,这是真的吗?

宿华:肯定不是。快手到今天为止还没有正式的公关 PR 部门。另外大家可以看到,其实这篇文章出来以后快手也没有任何的公关宣传动作。

何瑫:当时看到这篇文章是什么时候,那时候是什么样的场景,看完后心情如何?

宿华:大概是端午节前一天晚上十点左右。当时在加班,是朋友在微信上转发给我的。然后看完后,首先我觉得这个文章本身写的很好,论据其实是对的。因为快手,我们推送给用户的内容是根据用户的个人偏好来推送的,所以X博士如果比较喜欢关于农村的内容的话,那他确实是会看到很多农村内容的。他会看到城乡的差距,中国不同地方的面貌,这些会引发大家的思考,我觉得是件好事儿。

何瑫:但是这就碰到一个问题,很多不了解快手的人,他对快手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样了。另外我觉得这容易给快手贴上一个标签,很多人会觉得很 low、很低俗,您作为创始人,对这个是否认同?假设不认同的话,您自己认为快手是个什么样的产品?

宿华:因为我们做个性化推荐,所以任何人看到的内容其实都反映的是他的偏好和行为。这个偏好肯定有高有低,这个我觉得是正常的。这个世界上有太多这样的事儿,快手是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是真实世界的投影、记录者。

何瑫:刚刚提到快手是记录者,那社区里有人为引导或运营吗?

宿华:我们有运营管理人员,但更多还是根据用户的个人偏好,而不是内部的运营编辑人员来决定用户会看到什么。

何瑫:回到那篇文章(《残酷底层物语》),有人猜测说那篇文章有非常强大的传播效应,对快手 App 的装机量,或者说日均流量有一个爆发式的增长。您这边掌握的实际数据是怎样的?

宿华:在今年六月的时候,快手的注册用户已经 3 亿多了。然后那篇文章出现后我特意去看了一下,其实 App 的数据没有波动,没有任何波动。因为快手的量级真的是比较大了,那篇文章有可能会带来一些新的用户,但在快手总量里可能太小了,观察不到。

何瑫:是否有些时候,我们生活在北上广是给我们造成了错觉,我们看到的东西是会有爆发式的增长,但实际放在整个广阔的中国大地里它其实没有特别强的效应?

宿华:我觉得是这样的。其实到今天为止,中国一线城市人口占比只有 7% 左右,另外 93% 的人都生活在非一线城市。真实的世界其实就是有各种各样的人组成的,不完全是在座的各位这样子,相对光鲜的。

何瑫:还有一点,就是现在的网红、主播,或者快手上的红人会给人一个印象 —— 都是东北人。那您这边是否有些数据来说明快手的实际用户分布是怎样的?

宿华:快手用户数最多的城市是北京、广州、深圳、上海、天津。不是因为快手在这几个城市做了很多推广,实际上今年6月份以前快手没有做过任何推广,是因为这几个城市的人口就是最多的。另外,快手是一个视频产品,如果一个用户上传的内容他的普通话更标准,确实会容易被更多人所接受,所以普通话标准地区的红人可能会更多一些。

何瑫:刚谈到东北主播,继续往下说,聊MC天佑。天佑算是快手上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人物。您作为快手创始人,对天佑成为平台第一大用户的原因是怎么看的?为什么是MC天佑而不是别人?

宿华:我觉得还是蛮深刻的原因。其实80后喜欢的刘德华、四大天王,还有90后喜欢的吴亦凡、杨洋这样的明星,和天佑相比最大的差异是说,明星太好了,太精致了,和人们日常生活相对远。但天佑更像我们身边一个非常率真的哥们儿,没有距离感,更加有亲和力。

 

很“克制”的产品不只微信,快手也是

 

何瑫:快手这个产品是经历过转型的(从工具-社区)。当时为什么会经历这种变化?

宿华:快手这个公司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公司。我们在记录和分享普通人的生活这方面已经做了六年了。前面有 3 年左右的时间我们并没有办法做分享这个动作,因为当年的 wifi 不普及,流量太贵了,用户不敢用手机去分享给别人。3 年前 wifi 普及后我们做了一个重大的转型,把分享功能直接嵌入到 App 里面。

何瑫:我觉得快手很多设计逻辑是和其它产品反着来的。比如快手没有像其它产品一样很用力地去推直播功能,而是把直播藏在一个很深的地方。为什么要这样做?毕竟直播能带来很充沛的现金收入。

宿华:关于直播其实内部有很多深刻的思考。两年前我们开始启动直播项目,一年前推出。但直播在快手里是边缘的,因为快手的初心是做身边每一个人的生活记录工具,帮助每个个体把他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点点滴滴、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记录下来,并且分享给所有的人。而直播并不是记录生活的最佳形态,但它是用户和粉丝之间实时互动的一个很好的辅助功能,所以我们决定增加直播功能,但并不把它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

何瑫:那您看到其他家借着直播赚到了大钱,怎么想?

宿华:直播当然能带来很高的收入,我们把它放到发现页的话肯定能让收入大增,甚至能让一个亏损的公司变成盈利的,但这并不是我们的初心,我们不是特别关注这个事。我觉得我们的态度是“该挣的钱不少挣,不该挣的钱不碰”,还是要从初心去看。

何瑫:再提一个具体功能。快手是一个短视频社交平台,但快手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私信功能,即使后来有了也藏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宿华: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最早快手没有增加私信功能,就有很多用户会在评论里面说,为什么快手没有私信,在微博贴吧甚至 App Store 里都会看到这样的用户留言。我们后来也实验了私信功能,但发现用户在快手里面聊天,聊着聊着就问QQ、微信是多少。我们就发现其实是这样一件事:当你问一个爱骑马的人想要什么,他回答想要一匹更快的马车,但他实际上要的是汽车,我觉得私信对于大多数的社交软件就是这样的。

 

“站着把钱挣了”

 

何瑫:我觉得 YY 和快手整体气质有些接近。但 YY 其实是重度运营的,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刺激用户消费、支持自己的主播,但快手甚至连排行榜和标签都没有,也不和主播签约,没有经纪公司。这是为什么?

宿华:其实还是初心。快手最终是要让每个人有记录生活点滴的地方,我们认为是不该给用户打标签的。如果你是一位美女,长得很漂亮,我给你打了个“美女”的标签大家就可能以为你是花瓶,但其实美女也会有自己的梦想、追求、喜怒哀乐。我不认为当你第一眼见到一个人的时候就有办法给他的生活打标签,或者说打标签是一个正确的行为。关于排行榜也是一样的,在我眼里人生而平等。人一生最宝贵的东西是他留下的回忆,在回忆面前人人平等。用排行榜是一个不正确的选择。

何瑫:但不管怎么讲,快手是要考虑赚钱的。而打标签、排行榜这些功能都可以非常有效直接的刺激用户在平台上消费,带来商业回报。我是不相信您一点都不动心的。

宿华:以前看过一个姜文的电影,说是要“站着把钱挣了”。人其实有很多种选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不管是选择优化现金收入还是选择优化自己的目标初心,我觉得都是可以的。只是快手做了这样一个选择。

何瑫:最后问两个问题,一虚一实。首先就是,在您的理解中,快手给用户,或者说社会创造的价值是什么?

宿华:其实快手不是一个改变世界的公司,快手是一个记录世界的公司。我希望能够帮助每个个体把他一生的回忆记录下来,包括他自己看到的世界、他观察到的外部、他看到的自己。每个人的小世界汇总在快手平台上,分享给所有其他人,形成关于这个世界的记忆,形成这个世界的一面镜子,每个人可以在镜子里看到自己和其他人,这就是我们能提供的社会价值。

何瑫:最后收到一个特别现实、特别具体的问题。快手到底打算怎么赚钱?或者说什么样的钱是快手做梦都想赚的?

宿华:快手从商业化角度讲有几种选择。首先可能性比较大的是直播里的虚拟道具、虚拟礼物;其次快手信息流中可以有视频广告;再往后用户量级变大的话我们可能能拿到签约的游戏,做游戏联运;如果用户对快手认可度更高,我们可以做一些增值服务。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