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骆专栏| 伟大的公司不会热衷私有化和A股游戏

Thomas

本文为PingWest品玩创始人兼CEO 托马斯骆(骆轶航)的专栏,不定期与各位相见

 

纳斯达克钟声余音未绝,中国的社交工具开发商陌陌就着手启动从美国证券市场“退市”的私有化流程了。从上市到计划退市,前后只经历了6个月。那张陌陌创始人唐岩和其亲密的投资人兼战友——经纬中国管理合伙人张颖在纳斯达克交易大厅里一起竖起中指的合影,现在看上去好像是在嘲笑这场虚无的盛宴。

一个星期前,另一家在纽约交易所上市的“中国概念股”互联网公司——奇虎360宣布即将启动在美的私有化退市程序;再前一周,昔日的中国社交网络明星公司人人网公布了私有化计划。更往前,还有盛大游戏和完美时空等公司已经成功从美国退市变成私有化公司。一时间,中国概念股陆续作别美国资本市场,引发了汹涌而至的中国互联网企业“拆VIE结构,回归A股”浪潮,而政府机构一纸“无需拆除VIE架构(协议控制)也能在境内上市”的新政又让很多人大跌眼镜,继而踌躇满志或叫苦不迭。

看上去,大家都热爱A股,想成为A股上市互联网公司的一员。这既基于政府目前将“互联网+”当作经济转型与成长核心战略的考量,更基于一些中国互联网A股先行者获得的巨大回报——最早拆除VIE架构在中国内地上市的暴风科技从一家已经淡出公众视野甚久的公司变成了连续10天涨停板的明星企业,尽管从业务分析和数学题的角度上没人说得清楚这是为什么。还有2010年在创业板上市的乐视——5年以来它的股价在大多数情况下呈持续上涨趋势,仅在2014年中期其互联网电视业务遭遇广电禁令,以及最近被劲敌小米公司和知名证券分析师刘姝威发布报告先后质疑的时间段出现了明显重挫。而且,乐视和它的创始人兼CEO贾跃亭关起门来“调整”财务报表和资本腾挪运作手腕,历来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你知道这些资本游戏充满了诡异的烟幕,但只要趁早置身其中,一定会大有收获——这就是中国概念股回归A股市场的硬道理。企业家们愿意从中分一杯羹,他们背后那些尚未退出的风险投资商更喜欢。而另一方面,这些先后从美国退市的“中概股”,在美国资本市场的故事越讲越艰难——几乎所有从纳斯达克和纽交所“私有化”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股价差不多都是一条条颓败的曲线。

某种程度上,人人网从美国投资者心目中最好的“中国故事”(中国版Facebook)变成了今天最空洞和蹩脚的中国故事;奇虎360的核心业务——安全、移动应用渠道和搜索引擎业务被不同程度蚕食,而新的智能硬件和物联网业务又尚未被资本市场接受;盛大游戏和完美时空的网络游戏模式早已过时;陌陌的故事美国人历来看不太懂,只好看数字——用户尽管仍然在增长,但收入和盈利状况长期改善并不突出影响了股价……这些故事,美国资本市场或听不懂,或装作听懂了,或真的听懂了但不买账,这让一部分中国概念股公司倍感尴尬。更何况还有接连不断的“做空”报告和潜在的诉讼风险:一份“浑水”(Ctron)做空报告的威力比刘姝威的一份报告要大多了。

面对这些困境,大多数中国概念股公司的解释都是:“价值被严重低估了”。背后的逻辑天然不可动摇地正确:美国人历来不懂中国互联网,在你们这里上市就会被误读和质疑,无论我们做得如何,我们都是被低估了。

但“回归A股”不同——A股会高估它们的价值,而且有的时候想怎么高估就怎么高估。

不对么?看看连续10个涨停的暴风科技——它的季度总收入不到1亿元人民币,但市值曾一度突破100亿美元,股价涨幅在5倍以上,这全靠一个“暴风魔镜”的虚拟现实技术故事在撑着。Facebook花了20亿美元收购虚拟现实技术公司Oculus的故事刚刚发生不久,足以能在A股市场带动机构股东和散户们的想象力。魔镜的出货量多少不太重要,销售数据和利润更无需一提。只要有“虚拟现实”在,股价就能上去,其它的都不重要。你要真敢说虚拟现实技术也是“互联网+”的一部分,我敢保证一堆机构股东和分析师们为这个提法背书。

再看看乐视:从汽车到农业再到手机,这家公司两年时间开了将近10场靠PPT演示文档和概念产品撑场面的“产品发布会”,但几乎每次都能带动股价大幅上涨。乐视的一份2014年度财务报告,按照不同的计算方式,能出现净利润增长40%和减少10%两个不同版本,但并不真正影响它的股价。在2014年全年营业利润只有4786.65万元人民币的情况下,创始人贾跃亭3天内套现了25亿元人民币,且能找出“用这笔资金支持乐视研发”的名目来。曾揭破蓝田和银广夏A股陷阱的知名经济学家刘姝威近日公开质疑乐视的股价和乐视,机构股东和散户的普遍反应是:求不戳破,让它继续吧,只要现在不破就行。

这样的一个资本市场,让了一款尚未量产的“魔镜”获得了10个涨停和两个月5倍的股价增长;让一家曾经背靠权力寻租、现在不断营造纸上概念、只用PPT开产品发布会的“互联网企业”5年来股价整体走高,支持了一家餐饮连锁企业湘鄂情一夜之间挂牌“中科云网”以互联网企业之名上市,让一家成立15年几乎从未赢过利的中文在线2个月股价飙升1200%,那么,说它能通过一款“孕妇模式”的无线路由器让奇虎360的股价来几个涨停,也没几个人觉得稀奇。

于是,这些数字增长、收入和利润都颇为存疑的公司即将成为“回归A股”的主力军。而且,他们一定能持续地涨停和全线飙红,创始人也一定能套到更多的钱。

然而这一切却并不能保证暴风魔镜成为最畅销的中国第一款虚拟现实装备,让乐视的汽车和智能手机取代比亚迪和小米的地位,或是让人人网真的成为一家名副其实的互联网金融公司。然而这些并不在“回归A股”的棋局真正考虑的范畴之内。吸引互联网和高科技公司在中国内地上市,本意或许是促进资本向高科技企业和实体的自然流动,但到最后可能仍不可避免地回到一轮轮泡沫的破灭、诞生,再破灭和再诞生,最终徒剩一地鸡毛的状态中。

然而资本意志可能并不在意这些。就像中国互联网的江湖一样,A股是一个封闭但逻辑自洽的牢笼。

接下来,可能还会有聚美优品、新浪微博和更多的“中国概念股”彻底地回归A股,彻底地回归概念,回归自己的安乐乡和牢笼。A股是一场霎那欢乐的盛宴,但没人知道恐惧何时袭来。而且,它让一代代互联网创业者“到纳斯达克敲钟”的梦想一瞬间变成了“排队到新三板挂个牌”。

然而有一些中国互联网公司,你很难想象它会真正地告别国际资本市场,完全地躲到A股自己的规则体系里来。

在中国概念股一波一波地退市和“回归”过程中,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先后赴美国和俄罗斯访问,游说当地的政府和企业,试图将美国和俄罗斯的中小企业发展与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和跨境电商平台嫁接起来。你很难想象阿里巴巴再度整体从纽交所退市回归A股——即便从上一轮从香港退市之后,内地A股市场也从未成为阿里巴巴上市的真正选择。阿里巴巴已经成为了一家国际性企业,它的故事不仅是中国故事,也是全球故事。它的资本容量和竞技场也不仅仅在中国,而在全世界。同样的道理,为什么腾讯不在香港退市,百度不在纳斯达克退市?面对着A股市场上一堆欢欣雀跃的“小米概念股”,估计逼近500亿美元,在中国大陆、香港、台湾、东南亚和印度都开展了业务的小米,未来会在A股上市么?

在“回归A股”甚嚣尘上的时候,联想控股宣布即将在香港上市。在被问及“回归A股”的态度时,历尽中国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全程起伏跌宕的联想控股董事局主席、71岁的柳传志说:“联想今天如果在A股上市的话,我相信市盈率会高得多。因为国内朋友们可能会更加了解联想,知道联想的品牌,股价会高。不过香港市场更规范,我们业绩会和股价有密切联系,而不会由于其他的因素使得我们的业绩和股价脱钩”。

这是一家值得尊重的企业。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