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长城》:硌牙的不仅是剧情,还有不堪的历史错误

张艺谋导演的新作《长城》上映了,而且以首日43.6%的高排片(此为猫眼数据,发行方之一万达的排片率则超过60%),两天内拿下了超过3亿元票房(电资办数据)。若非要给这部电影定性的话,我得说,它是一部由好莱坞主导,国人出钱出力的历史奇幻片。

既然在“长城”、“北宋”这种历史大背景中展开,那么基本的“历史正确”也是影片应有之义——不过遗憾的是,有一些历史错误还是太明显了,且举三例。

1. 北宋的长城在哪里?

北宋王朝对建设长城兴趣缺缺。今人考证,宋人只在今山西岢岚县境内修建了高度在4米左右的“长城”,而电影《长城》中高耸挺拔的城墙,只在今河北、北京和内蒙才有。但问题是,北宋王朝是否真的利用京津蒙地区这些高峻的长城抵御来自北方的游牧民族?

事实上,北宋建立之后,太宗赵光义试图北伐攻辽,收复燕云十六州,但一直没有成功——而北宋北部的长城,恰恰又都在燕云十六州的境内。

宋、辽、西夏局势图

宋、辽、西夏局势图

以上,是北宋、辽、西夏、大理王朝对峙地图(据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下面来看宋/辽、宋/西夏接壤处的长城归属:

liao-2

右边两个红色圈示的长城均在辽国境内,左边红色圈示的长城贯穿北宋和西夏接壤处。

注意上图中的锯齿状长城图示,基本都位于辽国西京道(粉色区域)。

图示的两条红色为宋与西夏交界处的长城,多数在西夏境内。

图示的两条红色为宋与西夏交界处的长城,多数在西夏境内。

上图中的锯齿状长城图示,是在西夏境内(灰粉色区域)。

也就是说,宋辽时期的长城,明明归契丹人建立的辽国和党项人建立的西夏国所有,电影《长城》中,契丹人却在将马特·达蒙等人追击至长城附近就趑趄不前,眼睁睁看着他们被大大咧咧在长城上御敌的宋人掳走……

就算你是奇幻电影,就算你戏说历史,可以虚构,不要歪曲,守一点基本法好么?把长城以内的、辽人占据的土地默认为中土所有,真是皇汉到家而不自知了。

 2. 磁石在北宋有多稀缺?

在电影《长城》中,一块由外邦人捡来的磁石成为制止怪兽饕餮的一大关键神器,但问题是,战国时代即出现了以磁性原理为基础的工具“司南”。事实上,磁石在北宋时期并没有电影中表现得那么稀缺。

古代有黄帝利用“指南车”战胜蚩尤的传说,当然黄帝时期的历史至今不可考,托名作者管仲的先秦伪书《管子》记载:

山上有赭者,其下有铁,山上有铅者,其下有银。一曰上有铅者,其下有鉒银,上有丹沙者,其下有鉒金,上有慈石者,其下有铜金,此山之见荣者也。(《管子·地数篇》)

因其“取铁如慈母招子”,又名“慈石”。成书于秦汉时期的《山海经》亦有记载:

“匠韩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坳泽,其中多慈石。”(《山海经·北山经》)

对磁石的最早应用,见《神农本草经》,列为中品:

慈石,味辛寒,主周痹风湿,肢节中痛,不可持物,洗洗酸消,除大热,烦满及耳聋。(《本经》中品,“慈石”条。)

至唐代,对磁石的运用已很成熟:

主明目,百岁可读注书方。 神曲(四两) 磁石(二两研) 光明砂(一两研) 上三味末之,炼蜜为丸如梧子大,饮服三丸,日三,不禁,常服益眼力,众方不及,学者宜知此方神验不可言,当秘之,一名磁朱丸。 (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卷六上七窍病·上·目病第一,“神曲丸”条  )

到了宋代更是常见,成书于宋太宗淳化三年(公元992年)的《太平圣惠方》所记载的有关磁石的应用或特性,共计134条(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因之可见磁石在宋代并不鲜见,电影《长城》中用两名外邦人带来的一块磁石,千里迢迢赶回汴京救急的桥段,未免太缺乏历史常识了——就饕餮攻击汴京的过程中,全城的药铺都能一招制敌了有木有……

3. 只有垛口,没有女墙的“长城”

双面垛口长城的代表是慕田峪长城,建于明代初年。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于赓哲教授表示,对于这种样式的建筑结构也有其道理:

慕田峪长城由于靠近北京,靠近北京的长城防御都比较严格,双面垛口意味着有内外两线作战的可能性。对外当然是主要的,因为长城很长,敌人能进来的口子很多,如果敌人要出去,那么有可能对内的地方需要防御。在历史上这个是有实例的,比如明崇祯年间,皇太极曾经率军从北边长城进入内地,甚至绕过北京一直打到了山东一带,由此可见,对内垛口也是有防御作用的。

不过,电影中的宋代长城却也是两边均有垛口的建筑设计:

duokou

这是明长城的建筑惯例(明长城也偶有女墙),对不靠近国都的长城而言,一般是设计了垛口和女墙的,下图中,左边是女墙,右边是垛口墙。

nvqiang

常见的八达岭长城摄影图

 

再来看看甘肃的长城

再来看看甘肃的“悬臂长城”

一面御敌一面是国土的长城,尤其宋代长城(假设这些长城真的在宋王朝境内),理应是垛口墙和女墙兼具才对,尤其是电影《长城》这种极易在城墙上发生白刃战的地区,女墙应当成为必须结构,其作用是防止士兵掉下墙,但电影中明代的双垛口结构有点令人意外——这种玩意儿拿出去做“文化输出”,做“文化交流”,到底是给谁看、又何必自我麻醉呢?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