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麦与豌豆荚翻脸,真的是为了韩寒?

去年底还是合作伙伴的果麦和豌豆荚,如今突然对簿公堂。

海淀法院3月31日公告称,杭州果麦起诉卓易讯畅公司的侵权案已被受理,侵权事由则是韩寒的14部未授权作品。鉴于卓易讯畅是知名App分发平台豌豆荚的运营方,这意味着,果麦和豌豆荚这两家文艺的公司要打官司了。

韩寒、果麦和豌豆荚,这些当下纯正的文艺腔调的代表是怎么冲突起来的?这得从三者之间的关系说起。

制造作家韩寒

检视韩寒近两年的言行,你很难将他与15年前的那个叛逆的八零后少年联系起来。

时间转回2002年。如果非要用互联网行业事件为时间坐标的话,那一年,Windows XP是最时髦的桌面操作系统;第一代iPod则是最具轰动意义的音乐播放器;那时候塞班系统还不支持3G,离Android和iOS出世还早,诺基亚北京产研中心刚推出了他们的首部产品:诺基亚3610;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搜狐在上市两年后,宣布首次盈利,腾讯QQ注册用户刚满1亿,淘宝网还没上线,百度还不是中国网民首选搜索引擎。

这一年,路金波找到了韩寒。在《三联生活周刊》记者困困(即后来“玲珑沙龙”创始人)的《不上流,不下流》一书中,记述了路金波在2002年用5000元签下韩寒《像少年啦飞驰》的漫画改编权的往事。此后,万榕书业用200万签下了韩寒(首付只有80万),根据《财经天下》的数据,到2014年,韩寒拿到了4000万的版税。

路金波一直把他与韩寒的关系定义为“走得近的朋友里发言权最大的”。不过,在2012年麦田、方舟子质疑“韩寒代笔”的口水战期间,路金波在自己博客上发表了《哭笑不得回“麦田”》,划清了界限:他是韩寒50%作品的出版商,但不是经纪人也不是发言人。

但这无法否认,他仍是“制造韩寒”的重要推手。

果麦与豌豆荚的两次交集

与路金波相比,豌豆荚与韩寒的合作就要晚得多。

2010年,“丛书”《独唱团》在首期发行之后即告停刊,主编韩寒接到开发商邀请之后,将《独唱团》编辑部改为“亭林镇工作室”,开发了一款名为“ONE一个”的应用。2012年,这款App的安卓版首发于豌豆荚平台,这是韩寒与豌豆荚有记录以来的首次合作。如今,经由豌豆荚安装的“ONE一个”数量达到447万。从2013年开始,“ONE一个”的内容也由路金波的出版公司果麦文化定期结集出版,目前这部名为“韩寒MOOK”的丛书已出到第8辑。

就这样,《独唱团》得以曲线复活。

围绕韩寒的合作在2014年得到延续:这一年,韩寒宣布开拍首部电影作品《后会无期》,这部影片的出品方除了劳雷影业(老板即后来为《百鸟朝凤》发行而下跪的方励)外,还有路金波的果麦影业。

《后会无期》也与豌豆荚合作,推出了“应用内搜索”技术,一旦用户在豌豆荚内搜索关键词“后会无期”,系统除了自动调用“猫眼电影”实现购票,还提供电影预告片、MV、壁纸、主题等内容。根据《北京商报》当时的记录,三天期间,豌豆荚为这部电影卖出30万张预售票。数量虽然不多,但这是一部电影口碑冷启动,实现爆发的必需基础。

如果说电视、纸媒和出版社造就了韩寒最初的影响力,那么豌豆荚则站在了韩寒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延续影响力的重要节点上。

除了同为韩寒的合作伙伴外,果麦与豌豆荚在其它领域产生交集则迟至2016年底。

去年12月,成功实现“丢书大作战”营销活动的新世相,趁势推出了“青春版”《红楼梦》,纸质版由果麦推出,而电子版app则被授权给了豌豆荚。本质上,这款app还是个纸质书导购app,要读原著,还得买实体书。

honglou

也就是说,豌豆荚与新世相合作,但客观上为果麦的新书导来了新读者,虽然这个数字并不高(号称内置“红迷万人社区”的“红楼”app,下载量才三千多)。无论是独家发布“ONE一个”的app,还是“应用内搜索”推广《后会无期》,又或是推广青春版《红楼梦》,在以往直接或间接合作中,果麦总是受益者。那么,果麦何以为了均价5万元的14部韩寒作品(合计70万元),放弃了更多潜在收益?

果麦、亭东与豌豆荚的“三角恋”

先抛出结论:本质上,这是果麦路金波与亭东韩寒之间的利益纠葛。

果麦文化成立于2012年9月,主业是图书出版发行。一直以来,果麦都是韩寒作品(或监制、导演作品)的出品发行方,但韩寒自从2012年之后就很少再出书,对内容的精力都集中于“ONE一个”,2016年6月,果麦出品了以“ONE一个”为基础的、韩寒监制的《韩寒MOOK 8:可以不可以》,是韩寒与果麦合作出版的最后一本图书。2017年1月,韩寒新书《乘风破浪:电影拍摄全纪录》的出版品牌商改为“有树文化”。

wandoujia

韩寒、路金波、豌豆荚与其它小说App之间的关系

启信宝信息显示,有树文化成立于2011年5月,控股人是韩寒(占股75%),“ONE一个”是其旗下的一个品牌产品,2016年6月,有树文化进行了工商变更,经营范围增加了“纸张销售;图书、报纸、期刊、电子出版物批发、零售”两项——这正是果麦文化赖以起家的业务,且在《韩寒MOOK 8》出版后完成。

于是,一个有趣的局面出现了:虽然路金波被传与韩寒有利益绑定,但就电影业务来说,路金波有果麦影业(Guomai Media),韩寒有亭东影业(PMF);就图书出版来说,路金波有果麦文化,韩寒新增有树文化。2016年4月,韩寒在一次演讲中曾说,亭东影业和ONE一个会并在一起——这样,韩寒的电子书、纸质书的出版和电影的制作与出品,都可以麻利利地甩开路金波和果麦

另一个证据是,2017年春节后,已经有投资圈传言称,韩寒与路金波已不再来往。作为路金波赖以起家的IP人物,韩寒的离开注定令路金波不好受。就现有消息来看,果麦意在沛公:举起版权大棒起诉豌豆荚,其实是想敲打亭东影业及背后的实际控制人韩寒。

在路金波与韩寒的这场隔空博弈中,豌豆荚是个不怎么走运的中间角色。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