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景芳在《北京折叠》里提了三个问题,现在她要给出答案

2016年8月,第74届雨果奖颁奖典礼在美国堪萨斯城举行,80后女作家郝景芳凭借《北京折叠》摘得中短篇小说奖。这是继刘慈欣之后,又一位获得科幻界最高奖项的华人作家。

比起刘慈欣的获奖作品《三体》虚构了一个宏大的宇宙故事,《北京折叠》所描述的故事更真实,矛盾更激烈,甚至有人评论说文中的冲突在现实世界中已经形成。

时隔一年,郝景芳的新科幻短篇集《人之彼岸》正式出版。但这一次,重点似乎已经不在科幻上。

在新书的发布会上,郝景芳自己做了一次《北京折叠》的阅读理解。

她认为,尽管《北京折叠》描写了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的未来,以至于在这个未来里能把北京这座城市物理的折叠成三个空间,但仍然让人感到「现实」的原因,是《北京折叠》试图探究的问题在现实世界中都存在。

郝景芳自己认为《北京折叠》提出的三个问题,而这三个问题她想要亲自解答。

第一个问题,是人工智能取代人类,第二个问题是随之而来的失业问题,而第三个问题是由前两个问题导致的——人与人之间的财富差距会不会越来越大,会不会有人从此变为「没有用的人」而被折叠起来。

haojingfang

在撰写《北京折叠》的时候,郝景芳的身份是一名作家,因此在这部作品中没有给出任何有建设性的答案。这也让这部小说获奖之后,网上出现了一些反对的声音,认为这部作品仅仅是因为揭露了社会现有的矛盾就获得了雨果奖。

但现实中,郝景芳的身份本身就是折叠的。在科幻小说作家这个身份之外,郝景芳还是经济学博士,并同时为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工作。

「《北京折叠》把这几个问题给提出了,但是并没有给出答案,我今天就来一一讲述我对这几个问题给出了什么样的答案。」

郝景芳给出的第一个答案就是她刚刚正式出版的新书,这本书的名字叫《人之彼岸》。

《人之彼岸》里收录了过去一年中,郝景芳写的六个有关于人工智能的中短篇科幻小说。同时,还联合了人工智能科学家撰写了两篇关于人工智能的科普文章。

在郝景芳看来,大众对人工智能的恐慌源自于上世纪以来各种科幻作品中的渲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锅」既然是科幻作家埋下的,郝景芳当然以科幻作家的身份去解。

在《人之彼岸》所描绘的6个与人工智能相关的短篇故事中,设想了从近未来到远未来,人工智能参与人类社会生活的不同可能性。其中有一些对人类是有威胁的,但在更多的情况下要学会如何与人工智能相处的其实是人类自己。

这6个科幻故事之外,本书收录的另外两篇科普也则体现了郝景芳作为经济学者的一面。

「我把我自己对于人工智能的理解,人工智能的算法到底是怎么回事,人工智能和人类有什么差别,人工智能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在人工智能时代的学习和教育应该怎么做都写了进去。希望这两篇科普文章能够给大家一些通俗的、易懂的普及,也让大家更加安心一点。」

对于《北京折叠》中的第二个问题「失业」,郝景芳给出的答案是童行计划。

tongxingjihua

童行计划是郝景芳过去一年中筹备的一个公益类的教育计划,现在已经有李开复、刘慈欣、大苗等25位来自科学、人文、自然、历史等领域的作家、艺术家、音乐家、画家、科学家。

课程的形式有线上和线下两部分,线上的部分与最近火热的「知识付费」相似。有亲子伴读、音频通识启蒙等,而线下则有创造力课程、城市探索计划、自然教育计划等。

据 2016 年麦肯锡的报告显示,在未来 10~20 年间,人工智能技术有可能取代 49% 的现有工作。这虽然听起来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但其实如果你仔细回想,目前一线城市的年轻人从事的大部分工作,本身就是在他们小的时候不曾存在的职业——比如新媒体运营、软件设计、运维等等。

童行计划与其它的教育教会孩子某种课程或技能不同,想要培养的是孩子的「沟通力,思想力和创造力,塑造孩子创造性的独立人格。」

童行计划独创「看世界通识启蒙体系」,包括「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如何看待世界、世界是什么样的、世界的过去和未来」5大哲思问题,25个探索主题,给孩子们高质量的通识启蒙。

郝景芳说:「我们希望提出了教育计划是童行看世界,能够有全球视野,通识启蒙。」

通过让孩子了解世界,了解自己,从而为未来尚未出现的职业做好准备,为更快的应对世界的变化和快速学习应用型技能打下基础。

《北京折叠》中的第三个答案是贫富差距与「无用的人」。为什么会产生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为什么无用的人会越来越无用?

郝景芳认为,这依然是教育的问题。郝景芳在过去一年,走访了一些山区,在湖北她看到了一个留守儿童的典型缩影——

「父母不在身边,跟着老人长大,在一个非常大的屋子里面没有人理她。她在自己一个人走来走去,在小板凳上拿着东西吃,没有人跟她对话,没有人给她读书。」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中国目前有超过九百零二万的留守儿童,如果没有人在意他们的教育问题,那么他们很可能在将来成为北京折叠中的那些「没用的人」。

帮助这些孩子获取和城市孩子同样的高质量、开拓视野的教育,是郝景芳童行教育的一部分。童行计划的大多数线上资源,会免费开放给偏远山区和贫困地区的留守儿童,只要当地的支教老师愿意就可以让这些孩子享受到童行计划中的直播课程。

除此之外,郝景芳还希望把童行计划做成一种共享教育的形式,通过童行计划的平台「城市中有爱心的父母或者是教师,或者是幼儿园教师,可以把城市里相对优质的教学资料、素给到山村那边的小学老师,为那边的教育者赋能。我我们相信为教育者赋能比派一两个人支教更能帮助到当地的教育。」

郝景芳回忆,在颁奖礼的时候她就说过,她一点也不想让《北京折叠》里的世界成真。后来也有朋友问她,《北京折叠》你还会写续篇吗?

郝景芳的答案是肯定会,但续篇的方式不一定是一本小说。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