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件创业≠贩卖硬件

yourcontent-2-01

“我们会获得越来越多的服务收入,因为一旦人们把Nest安装好,那么它在墙上一待就会待上十年。”Nest的创始人Tony Fadell在某次采访时这么说。

与基于硬件之上的提供的服务收入相比,售卖硬件带来的一次性收入将会变得越来越微不足道。Tony Fadell称,来自工具类服务的收入最终将会超过售卖Nest温度自动调节器的收入,并帮助他们扩大利润率。

Nest早在2013年4月就推出了能源服务程序,提供涵盖25种工具的需求响应程序(demand-response program)。除了售出更多的温度自动调节器外,Nest还需要推出更多的工具类服务。通过传感器侦测气温和室内活动,Nest能够自动控制室温,需求响应程序还能够为用户节省30%的能源费用。

一些已经推出可穿戴式设备的著名厂商也在硬件销售之外谋求更多元的软件服务收入。根据福布斯的报道,Fitbit已经开始向企业出售追踪手环和数据分析服务,来帮助企业更好地管理医疗保健预算。Fitbit的竞争对手Jawbone也正在准备推出同样的服务。

硬件创业者们除了开始从软件和服务层面上获取利润,也有一些通过避开自己生疏的领域,把精力专注在自己熟悉的垂直领域。换言之,一些硬件创业者们不再一手包办整个硬件产品,他们只着手做自己自己擅长的那一部分工作。

糖护士是一个例子。从表面上看,他们的产品是一款配合移动应用使用的手机血糖仪,但事实上,他们真正的业务核心并不在于硬件。糖护士的首席技术官郑志华说,糖护士做的其实是数据管理和监控服务,而不是在血糖测量范畴做创新。他们用的是现成的、成熟的血糖测量试纸——三诺生物的安易型血糖试纸。

甚至,一些硬件创业者开始愿意将自己的技术直接授权给第三方,而不再完全依靠自己的硬件产品盈利。七鑫易维是一家正在开发眼控仪的创业公司,眼控仪能让用户通过眼控打字、上网、玩游戏等,并提供了一套新的交互模式。除了即将于今年下半年推出自己的智能眼镜aGlass外,七鑫易维的COO彭凡说,他们愿意把自己的眼控交互技术授权给智能眼镜厂商使用,来改变智能眼镜单一依靠声控命令交互的现状。

此外,一些硬件开放平台和孵化平台的出现也正在为硬件创业降低门槛。此前,京东已经推出了JD+智能硬件加速计划,开始为传统的硬件企业提供平台资源和营销支持等。昨天,百度也正式推出了智能硬件合作计划“Baidu Inside”,与传统的硬件厂商和小型创业者合作,为它们提供技术、云端平台和销售渠道等整合资源。

于是,软件商反切入硬件领域变得不再那么困难。事实上,当你面对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手环、智能手表,能够考量差异的标准除了高度雷同的硬件外观外,也就只剩下硬件背后的软件和服务了。类似像大姨吗这样的已经有一定数据规模的软件创业公司,反而在切入硬件领域时更有优势——他们现在已经跟三星Galaxy Gear、Raiing、PICOOC等硬件公司合作,在后者的硬件产品中集成了他们数据服务。

硬件创业已经不再要求创业者做出一个完整的硬件产品,也不一定需要创业者有能力提供软硬件一体化的服务。或许正如360副总裁沈海寅所说的,作为硬件创业者的你还可以从以下四类硬件创业企业中寻找立足点:专注于垂直领域硬件的企业;专注于做ODM和OEM的企业(即原始设计制造商和原始设备制造商,只代工不贴牌);提供基础服务的企业(例如提供芯片、压缩机等基础硬件产品的企业);在平台上提供服务的企业(例如提供算法等服务的企业)。

题图出处:shutterstock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