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话】共享经济:只在乎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

gx.pic_hd

中文名:共享经济

英文名:MicroRent

拼音:gòng xiǎng jīng jì

正常释义

只在乎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

例句:共享经济的生活方式正在被越来越多人接受:我们用 Uber 坐别人家的车,用 airbnb 住别人家的房子,用陌陌约别人家的@#+¥%$&…… (一股神秘的力量把我的头摁在了键盘上)

Oh my! Something is controlling my hands, I can’t translate now!! : )

贵圈释义

1. 基础款:反正我这个资源闲着也是闲着,就租给你一下下咯。

例句:小红,今晚我共享经济给你半个床呗?

Hong, I will microrent you my bo(dy)… my bed,I mean.

“共享”听起来总给人一种免费的感觉,就像你分享给我你所拥有的资源;然而后面的“经济”两个字暗示了这是要给钱的。按照我的理解来看,所谓的共享经济就像一场基于平台的、更加灵活和分散的租赁活动。比如提到共享经济必然会聊到的 Uber 和 airbnb,打车和租车、住酒店和租房子是它们以前的形式,但现在它们并不像以前那样需要有固定做这门生意的公司,而是变成了某个单个的人在这些资源零散的闲置时间里,去有偿分享给需要它的其他人。

如果你跟自己并不潮流的爸妈说“咱家房子整个共享经济呗”,他们可能不懂,但翻译成“咱们不住的那间屋子,闲的时候租给别人怎么样”,就差不多明白了。有时候不是爹妈赶不上时代,而是黑话变得太快

2. 进阶款: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大家的,咱们谁跟谁啊。

例句1:走,我带你去共享经济一下我们公司的食堂。

Let’s Chummy it, then stay up for 3 days & 3 nights.

例句2:给共享经济一个涌抱,就可以不论走到哪里都能连别人家的 Wi-Fi。

Hug the MicroRent,  connect LaoWang’s Wi-Fi.

“共享经济”在发展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有争议的模式:他们不是共享自己的闲置资源,而是拿小范围内的公共资源去共享。比如,Wi-Fi 万能钥匙鼓励用户把周围的公共 Wi-Fi 数据共享至云端, 官方称为“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伴米鼓励用户利用个人员工身份,带其他人参观公司环境甚至用餐,导致中国员工被 Facebook 辞退。说好听是“借花献佛”,说不好听就有点“偷别人东西装大款”的意思。

3. 脑洞款:一切资源,在他们闲着的时候都可以被共享。

滴滴打人、滴滴砍价、滴滴拉屎什么的…..我觉得不需要解释了,是不是。(说“需要”的那些,我就当没听见)

4. 硬聊款:xx行业在共享经济下可以有哪些不同?

例句:写这篇黑话之前,我去看了一堆标题有“共享经济”的文章打算学习一个,效果很好:现在我更不知道它是什么了。

I know that I know nothing.

我在翻各种讲“共享经济”的文章时,看到过讲上门服务的,看到过讲众筹的,还看到过前半段讲一大堆凯文凯利关于共享经济的言论、后面再突然来一句“这与xx公司老板xx的理念不谋而合”立马重启一番文风截然不同的新篇章的,真是看得我措眼不及。

啊,贵圈这些“黑话”,或者说“概念”,一旦外延扩大起来,真是没谁能分得清了。

今天是黑话的第 27 期,我们下周再见,886。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