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存储是如何推动癌症研究的?看看“科学家+程序员”的创业项目HistoWiz

01

今年早些时候,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宣布了自己要将纽约市打造成和硅谷并列的又一创业中心的雄心,而生物技术领域正是其中最有分量的一张牌之一,这和新英格兰地区科研能力强、高校林立有很大的关系。这两天我就见到了来自纽约生物技术实验室的HistoWiz,它是一家组织病理学服务商,创始人Ke Cheng是一名癌症研究专家,拥有康奈尔大学和哈佛医学院的双料博士学位。这家公司是上周末MIT CHIEF展示日活动大家票选出的第一名。它可以说代表了新英格兰地区优秀创业公司的一贯特点:技术背景雄厚,而且着眼于解决科研中的难点问题

HistoWiz目前的业务模式是与各所大学以及以及生物制药公司的实验室合作,获得他们的豚鼠组织标本,利用日本进口的自动化组织扫描仪,和自己的一整套规范流程来对它进行处理,包括嵌入、切除染色等等,最终将这些标本数码化,并放置在云端。HistoWiz提炼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流程,它们从研究机构处获得豚鼠标本,用三天的时间完成整个过程的全部周转,之后这些标本将被转换成高清矢量图格式存储在云端,大学院校可以免费获得这些信息,生物制药公司则需要 交纳一定的费用。

在目前的癌症研究领域,各个实验室基本上依然各自为战。这种情况就会造成科研人员们很多的精力不是放在了对标本做出诠释这样一个真正出成果的过程,而是放在了处理组织、制作标本这样一种重复性的单调劳动上。即使在这些事情上,科研人员的工作效率也不如专业的技工高,这对于他们的时间来说是一种巨大的浪费。并且,由于实验室之间相互不连通,所以重复的处理相同的标本等等的现象都普遍的存在。与此同时,这还代表着每个实验室都需要购买自己的设备、购买反应物和组织器材、招募自己的技工、甚至寻找专门的IT人员来协助试验结果的处理和发表。HistoWiz相当于一次性的给所有的实验室省去了一大笔开销,还有投入的时间成本。并且存储在云上的标本可以随时随地的看到。HistoWiz的创始人和CEO Ke Cheng给我发了一个展示链接,大家可以在这里看到(http://s3.amazonaws.com/histowiz-public/viewer/sample.html),所有的样本可以进行随意缩放,清晰度完全达到了科研论文中可以发表照片的水准,而且几乎没有任何滞后,确实是够神奇的。

1

我们今天所知道的互联网当初之所以存在,不是因为人们要上Facebook,也不是因为人们要用Google搜索,而是因为Tim Lee教授想让全世界的科研院校之间能分享他们的学术成果。互联网的发明的确起到了这个作用,而现在因为有了云,不光获得信息可以随时随地的实现,连下载数据这些步骤也都可以免去了。一般的临床研究机构(或称受托研究机构,CRM,即Contract Research Organization,是一些为大型的药厂从事研发活动的企业)都拥有特定的服务器,这些服务器首先不能永久的储存数据,因此需要他们的客户经常进行下载,而且想从任意的时间地点都查看这些数据也是不可能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亚马逊的云服务的确为现在的创业公司们开拓了一个崭新的领域。这相当于所有的研究结果被永久收藏在云端,几乎没有了备份、变更或者存储的必要。昨天我在和Ke打电话时,她正在纽约市参加亚马逊一年一度的云服务大会。亚马逊的“云大会”在全球的12个大都市召开,不光有纽约、伦敦、旧金山这些传统意义上的创业中心,还有圣保罗、新加坡以及印度的各个主要城市这些新兴市场的代表,还包括著名的“印度硅谷”班加罗尔。像HistoWiz这一类的创业公司们利用亚马逊云服务确实可以在大幅削减成本的同时,做到很多从前以自己单个公司的实力完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Ke 对我说,她觉得自己的角色有点像从前那些制作航海图的制图匠。这个比喻虽然看起来和生物研究关系不大,但却非常有意思。哥伦布和他的弟弟就曾经是制图匠,地图制作者们在欧洲的航海大发现中起到了极其关键的作用。在十六世纪的塞维利亚和里斯本,只要有探险家远航归来,他们的最新成果就会被辛勤工作的制图匠们更新到最新版的地图上,用来帮助接下来新人的探险。因为单个的探索者怎么也不可能探索出整个大陆的形状,但一群探险家的不断努力,再加上制图匠们对最新获得的航海信息的迅速更新,就使得整个人类的知识库迅速扩张。

相比之下,癌症研究这个项目说起来倒与此有些类似。这两个项目的共通之处在于,它们都是极其庞大,信息极其繁杂的的大型任务。因此,单靠任何单个的探险家或者是单个的科研人员的一己之力几乎完全不可能攻克这些困难,而是需要成千上万的科研者进行协同合作。而在这样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上,信息分享机制就成为了其中的一个中枢系统,HistoWiz想做的就是建立癌症研究的信息共享中枢系统

并且,近年来Github模式的兴起也启发了很多其他行业的创业者们。他们将社交网络这样一种模式开始创造性应用,并用它去协作科研进程。由于编程是与互联网关系最直接的一个领域,所以这种模式第一个在程序员中间实现实属正常,现在它也在开始像其他各个方面扩张。HistoWiz成立之初以其生物端的硬件为业务核心,在未来它还打算建立科研机构之间的社交网络,并推动科研成果的开源化,建立一个“科学家版的GitHub”,甚至把受众拓展到科研群体以外。

后记

我之所以对这家公司这么感兴趣,还因为它是一家真正的非常符合Marc Andreessen提出的“软件吃掉世界”的愿景的初创公司,因为它比较理想的实现了跨领域之间的结合,并且用基于互联网和软件的解决方案去成功的在其他领域应用,解决这些领域的燃眉之急。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说现有产业交界的地方是最容易出现创业机会的。

这样一家公司,在理想的状态下应该是一半是生物医药专家、另一半是电脑工程师。Ke告诉我她现在已经在身边网罗了一帮各领域的专家,不过在融资有进一步进展之前,只有她自己现在是全职在做这家公司,现在她也只能又当科学家、又当程序员、还要同时找投资人。虽然它还比较早期,不过我对HistoWiz的前景充满信心。

如果有读者对HistoWiz感兴趣,也可以致信(kc323@cornell.edu)联系创始人。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