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开放的边界和规则,腾讯真的想明白了吗?

在“2014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的上午场,最让我感兴趣的不是腾讯COO任宇昕对智能硬件开发者充满示好的演讲,也不是腾讯高级副总裁汤道生对互联网创业的“三个观察”,而是在这两个演讲结束后,任宇昕和《Here comes everybody》(此前被翻译为《未来是湿的》,新版被改为《人人时代》)一书作者Clay Shirky的一场对话,对话的内容还是那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关于腾讯的开放边界和规则。

首先我得搬出3篇此前PingWest上发表过的文章:一篇是骆轶航的《微信公众平台,别再“摸着石头过河”了》,另外两篇是陈粲然的《腾讯“全平台开放”中的黑匣子》《“一体化”的腾讯开放平台,究竟是对谁开放的?》。这3篇文章写在大概一年前——那个时候,腾讯的开放平台已经搭建了两年多,有了一些很好看的成绩,但除了“应用宝”这个应用分发渠道之外,开发者很难真正获得那些他们希望腾讯能提供支持的微信、手Q等重要的渠道支持;微信正在显示出自己连接一切的野心和能力,但与此同时官方也在“摸着石头过河”,在规则上前后摇摆,一个典型表现就是对微信营销首尾不一的态度,以及对公众平台“服务号”和“订阅号”的分裂。

在这场对话里,任宇昕对“开放”这件事是这么理解的:他认为,那些认为把流量拿出来就是“开放”不拿出来就是“伪开放”的观点是狭隘的。任宇昕说,腾讯也担心“一放就乱,一抓就死”的现象发生,因此他们会“小心地”甄选应用,慢慢制定开放平台里的规则,同时他们会反对硬性的营销和推广,鼓励应用之间有公平的机会呈现给用户,希望“用价值观”引导应用,让应用“为用户产生价值”。

这个时候,现场的主持人顺势抛出了一个问题:什么是好的开放,什么是坏的开放?开放的规则应该又谁来制定?任宇昕的回答是:标准应该是腾讯和用户共同扮演,最终的裁判应该是用户,腾讯只是一个价值观和价值体系的维护者。做开放平台的不止是腾讯,每家公司的用户群体不一样,价值体系和价值观不一样,可能进行筛选的时候根据自己价值观和价值体系来选择开发者。归根结底,平台只是一个价值观和价值体系的维护者。

任宇昕进一步解释道,腾讯的开放平台面向所有人开放,软硬件和服务遵循统一标准,有着统一的标准和接口,网络里面的所有软硬件和服务都能调用。

问题又来了:腾讯的价值观是什么呢?任宇昕的答案很有意思:“为用户创造价值”。

Clay的看法是,第三方和平台向来是有冲突的,比如Twitter。如果腾讯做所有的决策,就会产生信任危机。从长期来说,关键在于用户和合作伙伴对于腾讯要有忠诚。这是因为持续的开放战略会让合作伙伴对腾讯产生信任——“信任”的意思是,在开发者眼里,在平台上的一些事情,现在可以做,未来也可以做。

也就是说,任宇昕眼中的开放是基本接口能力的开放,再加上所谓的“价值观引导”。Clay的话说的是平衡开放带来的效果:开放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建立开发者信任的过程。换句话说,如果开发者明显地感受到了“不公平”,很可能会对腾讯失去信任。

如果从“腾讯在这一年里做了些什么”的视角来看,或许能对腾讯眼里的开放边界和规则看得更清楚一点:在一些事情上,腾讯确实正在逐渐开放而且不再那么摇摆不定了——以微信为例,微信支付的接入门槛已经逐渐降低(几个月前取消了保证金限制),开放平台和公众平台的接口对外以统一的标准开放,腾讯云和应用宝保持着统一的开发和合作规则,而且腾讯似乎也没有再出现过公众账号类似的投石问路的“分裂”事件;但在另外一些事情上,它还是老样子,比如一些重要的渠道和重要的位置第三方开发者仍然难以企及——微信和手Q的游戏中心中仍充斥着大量腾讯开发和独家代理的游戏,手Q和微信等购物入口也都是属于京东和大众点评这样的合作伙伴的,传说中的社交链推广也仅仅停留在“来自XX应用”这样的层面上,同时官方还在紧紧盯着,以防“失控”。

现在可以看到腾讯眼里的一个大概的开放图景:在基本的接口和开放能力上大体是公开的,这是腾讯开放平台的基本面;在这个基础上,腾讯会根据“价值观”来在不同开发者之间寻找“公平”,调节“失控”的情况;但那些腾讯的自有、联运产品和合作伙伴,以及一些稀缺资源的控制上,仍然存在开放外的“黑匣子”。

这差不多就是腾讯眼中的“开放”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