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搜索,Google到底面临着多大的挑战?

编者按:这是纽约时报上一篇分析Google搜索的地位如何遭到撼动,又该如何自救的文章。面对越来越多绕开Google搜索的移动应用,以及更多来自垂直搜索网站的的挑战,Google会如何应对呢?

2

想要喝一杯拿铁咖啡,你可能会拿起你的手机,打开Yelp(美国的点评网站)应用,搜索附近的咖啡店。而如果换成是一台咖啡机,很可能你就敲下“Amazon.com”。

不管怎样,Google都流失了它的消费者。

由于盘踞三分之二的搜索市场 ,Google毫无疑问是搜索江湖中的老大。但是搜索市场已然发生了变化,特别是更多的消费者喜欢在他们的手机设备上寻找吃喝玩乐。这是一个价值220亿美元的搜索市场,也是获利最大、影响力最大的在线生意,这是在它诞生之初就已经注定了的。

就像在书本上找索引一样,消费者不想在网页上键入关键词搜索。他们希望一种新的关键词呈现方式,诸如Yelp、TripAdvisor(旅游社区网站)或者Amazon这样的典型网站,但是Google现在却不再其中。Google和他的对手们,试图寻找一种回答特定问题的新方式,而不是仅仅指引一个正确的方向。

“人们想要什么,‘你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同时得到一个简单的答案’”,华盛顿大学教授,同时又是一家购物与航班搜索的创始人Oren Etzioni说道,“我们不希望10条蓝色的链接布满小的屏幕。而是想知道最近的寿司店,希望我们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订好餐了。”

人们已经被互联网上海量的信息淹没,Google称现在有30万亿条互联网地址,这是五年前的30倍。用户现在希望他们的电脑手机更智能,能为他们做得更多。现在很多新的服务,让用户根本不会意识到搜索引擎的概念。

Amazon就是一个例子,它比Google拥有更多购物搜索方面的市场份额和盈利。最主要的原因是,用户在潜意识里就是要来这买些什么东西的。而像Pinterest和Polyvore这样的网站,用户会在网页上淘他们喜欢的东西,直到她们发现目标,才发现他们想要的是“蕾丝裙子”。

在智能手机上,人们跳过Google直接到应用上,像Kayak(旅游搜索引擎服务商)和Weather Underground(一款天气应用)。一些应用没等用户询问,就直接推送诸如交通拥堵、航班延误的信息。

人们还会通过YouTube找怎么系领带的方法、用Siri语音进行搜索、通过在线地图查找当前位置、用Facebook寻找喜欢的好友等等。

像LinkedIn Influencers平台以及Quora问答网站,已经成为另类的搜索引擎,上面提供高质量的专业内容,排除掉互联网上无关信息的干扰。在Quora上,例如“为斯蒂夫·乔布斯工作怎么样?”这样的问题,能得到当事人直接提供的答案,这是Google办不到的。

“在搜索引擎上提供定制的、更相关的搜索结果存在很大的压力”,一位在Forrester的分析师Shar VanBoskirk说,“用户需要的不是到网页的链接,而是答案而解决办法的途径”。

但是Google还是那个非常流行,是其他网站试图要颠覆取代的站点。Search Engine Land的编辑Danny Sullivan说道:“它是所有进进出出的人的杂货店,而不是某类人的专卖店”。

Google的市场份额如此之大,以至于微软每年在Bing上砸进数千万美元,依旧落后于Google。微软在二月只有17%的搜索市场份额,其中有四分之一还是来自雅虎的支持。虽然微软称搜索是他们从Xbox到手机这些产品的关键服务,投入也很大,但在Google面前,也只能屈居第二。

Sullivan说道:“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在Google上搜索东西,如果你是一位广告商,这一定是不能错过的渠道”。

EMarketer的报告显示,Google占了搜索广告收入2/3的份额,是互联网的入口,企业能从中寻找财富。

但是由于以上提及的公司,用户的搜索行为已然发生改变。

根据comScore的报告,在传统搜索服务领域,连续保持多年增长的Google在去年下半年的份额下降3%,平均每人的搜索次数下降了7%。与之对比的细分搜索领域,像垂直搜索网站的份额上升了8%。

尽管传统搜索还在增长,但数据已经显示了Google存在的威胁。

一家名为IgnitionOne 的数据研究公司的报告称,在今年第一个季度,商家在搜索广告上的支出下降了1%,发展明显放缓。同时去年,根据eMarker的报告,Google在搜索广告市场上的份额首次出现下滑,从74%降至72.8%。

去年,Google在传统搜索引擎的广告收入增长要明显高于整个互联网在线广告的支出。而在今年,eMarker预计这个数字会发生逆转,在传统搜索引擎的广告收入增长,会远比互联网在线广告增长要慢得多。

Google并没有坐以待毙,它比过去更急于尝试用各种方式,改变搜索的提供方式。

创始人拉里·佩奇重新将搜索部门定义为“knowledge”(知识)。以前Google的任务太狭窄,只是组织世界上的信息,现在他要人们直接从Google上学习。

Google有时不再单单只是给你提供搜索结果的链接的工具,像“疯狂三月”(美国大学体育总会一级联赛男篮锦标赛)、“天气”、以及用户存入自己邮箱中“我的行程”等信息会有更详实准确的内容。

该公司最大的变化发生在去年,就是推出knowledge graph(知识图谱)的时候。这个搜索开始通过语义搜索功能,理解人物、地点与事物间的关系,开始自发地匹配这个关键词的相关信息。

一般的搜索引擎,在网页上搜索“戴安娜”这个关键词,它只会显示出现过这个词的网页,从维基百科上威尔士的狩猎女神,一直到一家订婚戒指公司。但更多知识就被忽略掉了,比如更人性的搜索引擎应该知道你的室友戴安娜的网络个人信息,或者你对Kate Middleto(英国王储威廉王子的妻子)感兴趣。

Google的一位研究员Ben Gomes称,“Google正在做的,是分享那些原来只有在人脑中才能发生关联的知识系统。某种程度上说,用户是在和Google交流,得到一些更自然的信息”。

Google通过这些举动,显示它在自己的地盘上依旧保持领先的地位。

在未来,Google可以回答一些较复杂的问题,Ben Gomes称,像“从这里到埃菲尔铁塔有多远?”以及“明年晴暖的时节,我能参加哪里的演唱会?”等等。

ComScore产业分析的副总裁Andrew Lipsman称,尽管可替代搜索引擎的服务正在快速发展进步,但是在线搜索的惯性还是很难被打破。特别是在当下的现实生活和工作中,传统在线搜索的表现还是很出众的情况下。

“大多数人都有严重依赖Google的习惯”,Andrew Lipsman说,“我自己就每天用它,他也给我很多我想要的信息,这是一个很难克服的循环。并不是所有人用它,只是做固定的几件事而已。”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