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者”斯诺登虽然流亡在外,但到处都是他的故事

“棱镜门”事件已经过去三年,但由前中情局工程师爱德华·斯诺登掀起的“个人隐私和公共安全”议题依然延续到了今天,或者说终于有人敢将这个复杂的事件改编成电影《斯诺登》,由拍摄过《刺杀肯尼迪》、《天生杀人狂》的奥利弗·斯通导演、约瑟夫·高登-莱维特饰演斯诺登,于 9 月 16 日上映。

目前还不确定中国是否会引入这部电影,不过我们可以先从前两周上映的《谍影重重》开始,看看导演们都是怎么讨论这个社会议题的。

马特·达蒙和导演保罗·格林格拉斯九年后再次合作,原因在于事情跟九年前相比,“世界当前已经进入了’后斯诺登’时代”,他们想讲一个新的关于间谍、公民自由、以及民主本质的故事电影《谍影重重》将故事设置在真实事件之上,在手持摄影、凌厉剪辑之下添加一层浓密的现实色彩。

这次他们的故事开始于阿尔巴尼亚边境的叙利亚难民、到经济危机引发的希腊骚乱、最后来到拉斯维加斯,牵扯到互联网巨头深梦和中情局的用户隐私数据之争。

不变的是,特工伯恩依然是那个一边追寻记忆、一边以个人力量对抗国家机器的英雄。

p2337399162

杰森·伯恩和尼基在希腊暴乱现场。

而电影里牵扯到的铁手计划,跟“棱镜门”差不多,科技公司向政府部门提供用户数据、对公民实施大规模监控,尽管 Facebook、谷歌、微软、苹果、雅虎当年曾否认为政府提供秘密服务,但根据美国时代周刊报道,”棱镜”项目监视范围很广,FBI 和 NSA 挖掘了各大技术公司的数据,包括微软、雅虎、谷歌、Facebook、YouTube、Skype、AOL、苹果等。

p2337399015

中情局的技术也与时俱进,人工智能、脸部识别一样不少。

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流行的今天,通过数据,就能完全掌握一个人的生活模式和关系网络,无论是你今天在电脑上搜索了什么、用微信支付了什么、出门用了哪个叫车软件,就可以确定今天你会跟谁、在哪里见面。

这些原本在电影里常见的情节,斯诺登证实了这一切都是真的、并且正在进行中。在斯诺登事件之后,所有人开始重新审视个人隐私和公共安全的关系。

《神鬼骇客:斯诺登》已经放出了预告片,电影将着重挖掘斯诺登本人的心路历程,包括他是如何因为其自由主义价值观和美国政府的监听计划发生冲突,以及公开“棱镜门”计划后,他从香港躲避到俄罗斯、整个申请政治庇护的过程。

电影里用大篇幅叙述了在成为“叛徒”或“爱国者”之前的斯诺登的日子,他原本是一个忠诚的士兵,在一场演习中摔断了腿而被遣出美国陆军预备役战队。后来,斯诺登觉得自己无论如何还是想为国家服务,于是他接受了中情局一份监控和维护网络安全的工作。

p2341605079

《斯诺登》剧照,囧瑟夫的声音真的跟斯诺登很像。

为此,他需要研发一些程序,后来他才知道这些程序被用来窃取数百万美国本土及海外用户的隐私。因为工作的性质,斯诺登要对自己的女友 Lindsay 守口如瓶;同时,他又被繁重的工作压得喘不过气。而他本人,也渐渐对自己所监管程序的合法性产生怀疑,开始思考有关道德层面的问题。

主演约瑟夫认为“挣扎”是这个故事的核心:“因为做一个爱国者并不是不加质疑地一味说好。如果你很爱某个东西,而你又看到它出了问题,你会试图谈论它,修好它。”为此他还见了斯诺登本人:“他非常有礼貌,很友善,是个乐观主义者。他以敢于质问技术发展的弊端闻名,但其实他对未来的技术发展极为乐观。”

《斯诺登》电影改编自英国《卫报》记者卢克·哈丁(Luke Harding)今年初出版的《斯诺登档案:世界头号通缉犯的内幕故事》,以及第二本书——斯诺登在俄罗斯的律师 Anatoly Kucherena 写的《章鱼的时间》。

卢克·哈丁并没有接触到斯诺登本人,另一名《卫报》记者格伦·格林沃德和纪录片导演柏翠丝是当时与斯诺登早期联系的人,双方都因此获得了普利策奖,前者有序地公开了整个事件,后者拍摄的《第四公民》还获得了第 87 届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奖。

《第四公民》里面的斯诺登冷静又自持,并且将一个安全专家的谨慎和精明表露无遗,用加密邮件跟记者联系、当输入电脑号码时,用布盖住自己的手和电脑,确保不被录影和键盘声音外泄,同时断绝了房间里的电话驳线,防止被追踪和窃听……

p2225693098

斯诺登与记者格伦·格林沃德在香港一家酒店里。

斯诺登内心自认是个坚定的爱国者,他说过最让他后悔的是应该早点出来披露真相:“如果我早点说出来,这些计划就不会如此根深蒂固,那些滥权管控的就不会如此肆无忌惮……你一旦把新的权力赋予政府,就很难收回……不要容许你的国家发生这样的事。”

在斯诺登看来,民众都关心隐私问题,然而问题在于他们同时有很大的无力感,久而久之就会连尝试反抗的念头都会打消。但无论你是一名自由主义者,或者是一个忠诚的爱国者、愿意为了国家安全贡献所有信息,现实却是,即使百分百交出你的隐私,也没法保证百分百安全。

反复提醒民众重视隐私,或许是这些电影、这些人所做的事情的唯一意义。《斯诺登》电影导演奥利佛·斯通上个月在圣迭戈国际漫展上表示:“新生的一代甚至于不知道自己正在失去什么。讽刺的是,这些人今天正走在圣迭戈的大街小巷,认为自己的隐私是理所当然受保护的。”

现在,各国政府依然在尽可能地获取更多的监控权,科技公司在觉醒,苹果公司拒绝了 FBI 在 iPhone 开后门的要求,还继续强化自己的隐私保护规则,“加密是安全的基础,安全不是一项功能,而是所有东西的基础,”并在 iOS 10 中引入了差分隐私算法。

尽管如此,人们依然饱受隐私泄露带来的痛苦。因个人信息被泄露而最终丧失生命的“徐玉玉”事件提醒着我们,斯诺登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

题图、插图均来自豆瓣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