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bu乐见】人是如何学会屠杀的

【东史郎日记】

今天是 9·18 。关于今天的种种记忆、纪念和祭奠,我相信你已经看了太多。但我们在洒泪,在沉重之后,却往往心安理得:那样的悲剧,那样的屠杀者,已经被历史封存起来,不会再出现了。

我们想要探讨的是,那种恐惧,如今远离我们了吗?一个人距离一个杀人的人,一个视他人的生命如同草芥的怪物,一个刽子手,究竟有多远?

今天我们为你带来的是一篇抗战期间的日本军人日记,它很有名,叫做《东史郎日记》。

里面讲述了一个青年如何习得,并习惯杀戮、强奸、抢劫……的过程。

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射出杀人的子弹。

但不知是怎么回事……我的意志的确命令我要杀他们,并射出子弹。而就在这样射击的时候,却又浮现出另外的想法,感情又命令我不能杀人。我困惑不解。

我不知道为什么感情命令我不许杀人。我害怕了吗?可我没有怕外敌。因为敌人的子弹一发也没飞过来,我的四周全是友军,遭到射击的两个敌人在毫不抵抗地逃跑。为什么在这种没有危险的状态下,我的感情不许我杀人,而我的意志却能彻底理解应该杀了他们并命令我杀了他们呢?

难道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要杀人的我,感到了杀死敌人带来的因果循环的命运?我感到了这种无形的恐怖?第一发子弹在这种犹豫之中突然射了出去,就像故意不击中似的。第二发子弹好像是瞄准了。第三、第四发子弹我觉得射得很准确。但是,没有命中,然后我想,在这种犹豫中再怎么射击也不会射中的。于是,我停止了射击。其他士兵射得很凶,但一发也没打中。眼看两个逃跑的年轻人就要到达对岸逃掉了。我忘掉了自己的事,微微有些生气。真是一群毫无准头的射手!于是,我再度射击。两个年轻人正好登上对岸时,其中的一个就像石头一样落进了河里。我的子弹准确地夺去了那个青年的命。另外一个青年爬上了对岸。但是,没有一块石头的河对岸全是泥土,好像吸住了他的脚,拒绝让他的脚自由活动,他无法跑起来,在他拼命但很慢地跑动时,不知是谁射出的子弹穿过了他的身体。他把绝望的身体抛在了河岸泥土上,倒了下来。 船再次出发前进。我们发觉肚子饿了,嚼起了压缩饼干。

如欲阅读更多,敬请点击链接《东史郎日记》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