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什么会是第一个发现并投资Snapchat的人?

jeremyobama

Jeremy Liew是位敏锐的早期风险投资者,在其它投资者还在追逐投资风潮的时候,它发现规模还很小的Snapchat和Whisper,并参与到了这些企业的早期投资。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据BusinessInsider的报道,2012年3月,Jeremy Liew Facebook将他的个人主页头像,改成了他和奥巴马的合照。在那个时候,他肯定想不到,这张照片帮他参与到一场至关重要的早期投资中去。

Jeremy Liew是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的合伙人,这是一家管理着20亿资产的风投公司。公司一共有9位合伙人,不过只有Jeremy Liew和Justin Caldbeck,负责寻找消费级市场的科技初创公司。2012年的3月,他的目光锁定在了Snapchat上。

在他第一次发现Snapchat的时候,这款私密应用还不到10万次的安装。Jeremy Liew的合伙人在他女儿的手机上发现这个应用。女儿告诉她的父亲,有三款App在高中生的圈子里很火,分别是愤怒的小鸟、Instagram和Snapchat。Liew对前面两个很熟悉,但是从来没有听过Snapchat。这个回答,引起了他的好奇,他要找到这款应用背后的神秘团队。

通过Google搜索,他一无所获,没有一篇文章提及到Snapchat。在这家公司的页面上,除了通用的联系邮箱,也没有任何联系方式。Liew试着发送了一封邮件,没有任何回音。Liew又在LinkedIn上寻找这家公司的信息,再次发送了邮件,依旧没有回音。

最后,他通过域名查询网站WhoIs查找Snapchat的相关信息,发现注册者为Snapchat的前控股公司Toyopa Group,这个命名源自于创始人 Spiegel的父亲,住在名为Toyopa Drive的街区。随后,他注意到了Evan Spiegel的名字。

那时他还是斯坦福的学生,并没有辍学。Liew通斯坦福的校友网,给Spiegel的Facebook发送了一条消息,这次他终于回复了。

那时Spiegel没有融资的计划。Liew邀请Spiegel去他的办公司见他。在通往商业世界最著名的街区——门洛帕克(Menlo Park)市的沙丘路(Sand Hill Road)上,Spiegel和他的Snapchat的际遇发生了改变。它的左边不远处,是Greylock Partners、红杉资本、Institutional Venture Partners,右边不远处是Khosla Ventures.

Spiegel向Liew阐述了自己对与Snapchat的看法。Facebook上,你能分享你奇妙的感受给这个世界。这是在你高兴、自信和享受生活的时候愿意发布的,但是,还有其他的时间,你是沮丧、疯狂甚至是绝望的。Spiegal认为需要一个地方通过即时通信的方式,去发泄这也不快的心情。毕竟,真正的友谊,需要同甘,还要共苦。然而,消极的经历不适合放在公开的、有着明晰社交链的平台,诸如Facebook。

Liew回忆道,那时Spiegal的app并没有太多的下载,但是用户的参与度很高,“人们疯狂地去使用它,并在上面呆很久”

最终,Spiegel允许Lightspeed参与这家公司的投资。2012年5月,Lightspeed领投了价值38.5万的种子轮投资。那时,还差三门课程,Spiegal就能毕业了。

之后,Snapchat发展超出预期,共募集了1.2亿美元的融资,并拒绝了Facebook多轮数十亿美元的并购请求。

有趣的是,当Liew问Spiegal为什么只回复了他Facebook的请求,却不回复他其他的请求?Spiegal称,“因为你的头像里有奥巴马”。

Liew在公开场合总是称,自己很侥幸地参与到Snapchat的投资。但是,更多的是他的投资技巧。他的名字经常在洛杉矶初创公司圈子中被提及,它的许多早期投资都很成功。

Whisper也是Liew先于其他投资人发现的优秀初创公司。总部在Santa Monica的Whisper,允许用户匿名分享,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分享自己的心情。它就像一个公开的日记。Liew通过调研Whisper在App Store中的趋势,认定它值得花钱。

Liew在周一邮件这家公司26岁的创始人Heyward。周三,Liew说服Hetward见了他的合伙人。周五的时候,Liew给予这位原本不想接受融资的创始人一份风险投资协议。周六,他得到Whisper的回复,并由Lightspeed 领投Whisper价值3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现在,Whisper拥有数百万的注册用户,上面的内容是维基百科页面内容的80倍,总共募集了2500万美元的融资。

Liew同样也是ShooeDazzle的发现者,一家专门经营女鞋的初创公司,Kim Kardashian和Brian Lee创立了它。和Spiegel一样,Lee根本不想见Liew,他告诉Liew,ShoeDazzle能有自己盈利模式,不需要风投。

但是Liew没有放弃,“最终,我飞到了洛杉矶,跟他说‘我在这里’”。Lee在咖啡馆约见了Liew,通过连续数月的接洽,Lee接受了来自Lightspeed的投资。

Liew的合伙人Justin Caldbeck,也有着相同的执着。 Caldbeck 最近的投资的一家消费级市场的初创公司,也忽视了他的早期的邮件。Caldbeck便时常跑到这家创业公司的家门口,通过邀约喝咖啡方式,展开沟通。

除了够执着,Caldbeck和Liew都很敏锐。假如Liew的合伙人不是一个父亲,Liew很可能和Snapchat失之交臂。而发现ShoeDazzle仅仅是一个巧合,Liew发现一位朋友正在搜集粉色的鞋盒。问及这些鞋盒是做什么用的,他的朋友告诉它,这是Kim Kardashian的品鞋聚会,而Kim Kardashian恰是ShoeDazzle的联合创始人。

Liew和Caldbeck对于他们的投资项目有着与众不同的看法。当其他的VC们往右看的时候,他们会把头稍稍偏转过来。

当有人问“你们为什么不投资这些”,“这正是出手的好机会时”。Liew称,我会去找这些世俗的认知不再适用的理由。他围绕“电子商户初创公司快速起步”与Facebook平台的关系作为一个例子。

“初创电子商务创业公司不会有多大影响力”,Liew称,“没品牌知名度,也没有用户规模。他们获得用户的成本太高,他们的生命周期要比现存的电商巨头要低很多”。当下,在电子商务初创公司投资中,唯一有意义的是,只有当他们获取新用户的通道是可以持续和拓展的时候。创业公司要能在行业巨头忽视的领域,敏感地利用机会扩展规模。

这样的机会曾在Facebook开放了电商企业和广告商间的桥梁的时候,发生过一次。那时像Gilt Groupe、 LivingSocial、ShoeDazzle、Groupon和Ruelala 这样的初创电商公司,得以快速扩张他们的用户数。依靠Facebook社交平台,在原来的电商巨头反应过来之前,他们得以很实惠地进行商务拓展。现在,Facebook的通道已经被各种商业品牌“轰炸”,堵死了传播渠道。像 Nordstrom和JC Penney这样的电商初创公司,不能靠它来成长。

“在Zulily(美国一家母婴用品团购网站)之前,2010-2012年中,没有一家成功的10亿美元的退出者,”Liew称,“我们现在不投资电子商务初创公司,是因为像Facebook这样廉价获得消费者渠道,没有变动的迹象。”

Snapchat和Whisper看起来更像是现在适合的投资。但是在Lightspeed参与投资时,大部分投资人,认为社交初创公司发展已经达到峰值。特别是Facebook在拿下Instagram的时候,它几乎获得了最大的社交市场。然而Liew的团队看法不同,他试图在被Fecebook忽略的领域,寻找有创新的企业。

Facebook就像是记录我们生活的杂志。在它的生态里,需要真实信息和明确的社交关系,他发布的内容会成为永恒的记录。然而,这就给临时的信息和匿名的信息一个机会。于是,就有了之前的故事。

Liew喜欢经常在发现趋势的页面上闲逛。其中,它最喜欢的一个网站,名叫做“Pagedate”。这里会显示Facebook上热门的趋势。其中,一些信息代表了流行趋势,具备新闻报道的价值,但另外一些,则暗示了投资机会。

去年,Liew经常浏览一些流行的网页和图文内容。当他看到Whisper和Snapchat的时候,他注意到,两者上面的内容,与它注意到流行因素恰好相同。就像LOLCats和 PerezHilton网上许多好玩的东西一样,他认为Snapchat和Whisper会把这类体验带到移动设备。

最近,Liew注意到许多出版物流行的苗头,诸如Viral Nova和Upworthy正在社交分享中快速流行开了。于是,他们投资了一家媒体初创公司PolicyMic,目前,它正在快速成长,月活跃读者已经达到800万。

Liew也对比特币初创公司、以及一些通过将大数据应用到金融服务的初创公司感兴趣。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