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怀念乔布斯想到的 – 我们如何寻找秘密与未知感

 

最近大家经常怀念乔布斯,以及把现在的苹果公司和他在世时比较。想想大概有两个原因,首先是对iPhone5的不满让大批果粉呼唤乔布斯时代颠覆性创新的流失;其次有可能是老人家的忌日快到了,更让大家留恋这么一位不世出的人物。个人感觉,人们感慨的可能不仅是失去乔布斯,而是这种未知感与秘密的逐渐减少,以及平庸的逐渐蔓延。的确,能发现秘密的人是非常少的,本文也想讨论一个比较冷门的话题,那就是秘密与未知。是否一切大事都已经被做完,创业者只能关注垂直市场或者互相抄抄? 又是否还有许多未知领域值得探索,该向何方寻找未来的引爆点?

 

未知的没落

对于那些自称了解未知的事情的人,人们对这种人有着一个专门的称谓:先知。所有已知的文明都有过先知,不管是以赛亚,还是穆罕默德,不过他们大多来自古代,或者是科技不甚发达的时代。而近现代以后,这个概念大为褪色了,大家几乎不会再相信有什么人有能力去了解未知的事情或者未来。在科技领域,上一个被大家当作类似是先知的人是乔布斯,然而大家对于这样的人的感情是复杂的。不喜欢的人觉得他是在欺骗,喜欢的人则会把他神化,觉得他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神祇”,学不来,两者之间基本上没有中间地带。在乔以后,不少人认为苹果变平庸了,变得没有惊喜,和别人一样了。这是潜台词,深层意思是,先知不在了,秘密也不再有了。

我曾经不止一次身边的人们抱怨过想寻找真正的创新是多么难。尤其在于,只要某件事情成为一个真理,或者说获得成功,后知后觉的人们就会趋之若鹜,而不是反过来,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再做同一件事情已经是让人生厌了。比如说,Paul Graham曾经说过,instagram火了以后,下一届YC的公司中准会出现上千个模仿它的产品,而这些公司毫无疑问都是要被筛掉的,因为它们没有意义也没有价值。

具体的讲,我们说的秘密指的是那些比较少有人关注然而又重要的领域。第二点非常关键,即某事必须是重要的,然而有没有多少人在关注的。比如说亚马逊雨林里的一些与世隔绝的部落,的确是知道的人不多,但也许他们也确实不太重要,所以说这个就不能叫秘密。

 

从地理发现说起

人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相信没有什么重要的秘密存在了呢? 这一切观点也许是从地理探索的完结开始的。时至今日,世界地图上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域是真正空白的了,而假如一个人在18 世纪长大,世界上还有很多地方完全没有被探索。十九世纪曾是科幻小说的黄金时代 ,一个人从小就会听很多浪漫刺激的探险故事和传说,不管是海底两万里还是火地岛奇遇,如果他愿意,还可以去做一个探险家。不过,假如咱问一个现在的小孩子长大以后想做什么,几乎没有人会说要当探险家 – 不光中国不可能,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不大可能。因为现在你基本上没办法当一个探险家了,那些活儿都被干完了。

很有意思的是,海洋到现在为止可能是唯一一个没怎么被太探索过的领域。世界的72%面积被海水覆盖,而90%的可栖息海洋则是深海 – 到现在全人类在那里的探险时间加起来不超过200小时,在地理上讲,这是最后的处女地带了。然而,想想看,也许人们的缺乏兴趣是有原因的。深海并没有什么特别有意思的东西,而且它也不像探索新大陆那样听起来有魔力。跟这个同理,知识的未知边界也在消亡,所以人们对新而且有意思的东西越来越悲观了。月球已经上过了,火星很多人觉得不可能去。至于物理和化学这些学科,可以探索吗? 悬,元素周期表看起来就是那样了,没啥再可发现的。

当然,我们对世界形成的一切无奈或者是满足的感觉,以前的人们都曾有过。开尔文勋爵在1900年时向全世界宣告说,物理学的大厦已经建成,后来的科学家们只要做些修修补补的工作就行了;大概是同一年美国的专利局局长也说,所有能发明的东西都被发明了。我们都知道这些说法是错的,而且大错特错,这一切都说明,也许最大的秘密就是:还有很多的秘密没有被发现。找不着容易的答案并不代表答案本身不存在 – 秘密是存在的,寻找它们既不简单但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很困难。

 

寻找秘密的方法

既然我们已经承认了,重要的秘密是存在的,而且是广泛存在的,下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应该问些怎样的问题来找到他们?

以前参加一个创业竞赛填表的时候曾经看到过这样一个问题,个人认为很有意思。这个问题是:“有没有这样一件事,你觉得他是真理,但是别人都觉得他是错的?”如果你觉得你对这个问题能想出一个好的答案,那有可能你就找到了一个秘密,因为秘密是比较反传统的、而且是不太受大多数人欢迎的真相。

咱们可以用公司的角度把这个问题重新表达一下,那这个问题就是:有什么伟大公司是别人没有在做的?假如你想不出好的答案,那可能就不应该去创业。比较这两个角度,只要世界上还剩下多少秘密,就有多少伟大的公司还没有被创立。简单的真相是已经被接受的常理,所有人都知道它;然后另外一端是那些基本上不可能搞明白的东西。比如说,物理学上的超弦理论,这个你基本上没办法用实验去验证它。这就不是秘密了,这是“谜”。所以大家还要注意不要钻牛角尖,分辨出哪些事情是很难,但是可以去做但是有潜在回报;而哪些事情则是肯定失败。

一个可以用来做参考的思考出发点是:来想一个一般大学里没有的专业。比如说,物理是一个所有真正的大学都有的真正的专业,所以咱们可以暂时不用考虑它。而物理的反面是什么呢? 随便举个例子说,有可能是营养学,很多一般大学没有营养学专业,这也许表明你可以从里面发现点东西?

 

为什么我们不相信秘密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社会学内因促使人们不相信重大的秘密是可能存在的而且被发掘呢?

首先,我们的社会现在普遍的倾向相信渐进主义,也就是说人们认为做事情每次前进一小步是比较好的,世界历史上前两个集很多人力物力完成的重大创新则都来自美国,而且都来自接近五十年前或者以前:二战时期的原子弹计划和冷战时期的登月计划。但我们要注意到,这两个计划都有着非常特殊的当时客观条件(战争),假如现在没有那么紧急的需求的话,人们很难相信为什么要花费上百亿的经费去完成一个类似这种的宏伟的工程。比如说,小学生在课堂上就学到:学习不要钻牛角尖,只要比其他人做的稍微好一点儿,就可以得一个A,这种思维一直延伸到学界。学术基本上是被量决定的,而不是重要性,所以学者们的目标是发表很多论文,而这些论文大多数都是一小步一小步的创新。

其次,人们心理上现在越来越反对冒险了。所以说我觉得提到“秘密”这个概念很多人就会觉得很不舒服,或者是觉得我在故意神神叨叨 – 很正常,因为大家害怕这些所谓的秘密是瞎说嘛。从事后看,我们当然会知道秘密是对的,因为他们已经被某些人实现了。(比如说,哥伦布觉得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知道向西可以到东方的人,他觉得他得到了一个秘密)但在实际操作中,可能所有我们相信的秘密有一大半是错的。所以说去想反主流的想法,做反主流的事情总是让人感觉太危险了。你想,花自己的一生去做一个没有别人相信的事情本身已经听起来够困难了,假如你还相信错了,那不是太悲惨了。

第三个原因也许是对现状的满足,很多人根本不用去研究什么所谓秘密,根本没这个必要啊。每年哈佛耶鲁这些精英大学的法学院开学的时候,新生们基本上都会听到主旨类似的入学演讲。大意是说:“你进入了(哈佛/耶鲁/或者其他什么学校)法学院,嗯,恭喜,你这辈子已经搞定了!不用再发什么愁了。”我在很多牛人学长学姐那里都听过这种思维,类似的哲学也出现在那些进入了投行业或者进入了麦肯锡的精英身上。你只能承认,人家想的有道理,毕竟以后多少位数的年薪,或者是豪宅名车也是指日可待了,还能要求些啥?…(假如你的确想要求更多,那也是你自己的责任)

最后,世界越来越相信平等主义,所以我们现在很难相信世界上会有一些人看到别人真的看不到的事情。还记着本文上篇中提到的“先知”的概念吗?现在还自称是“先知”的人基本上都会被拆穿,人家说好听了觉得你是做白日梦,或者就直接觉得你是一个江湖骗子。但这其实不都是因为科技的进步,记得在1939年的时候爱因斯坦给美国总统罗斯福写了一封信,希望他能重视核能和原子武器,罗斯福读了这封信,并且真的重视了。要放在今天的话可能这样一封信估计出不了白宫的门房 – 所有读到这封信的工作人员可能都觉得这是在搞笑呢。但是我们要知道,在1930年代,原子弹这个概念听起来也是天方夜谭,但当时的人们对于号称知道未来的人还并非完全不屑一顾。

怎么说呢,我们刚才讨论到的这些东西,不管是渐进主义、规避风险、还是平等主义,对于大多数人们来说其实都是相当好的一些生活原则。与此相比,相信那些所谓的先知给人一种上了邪门外道的感觉 – 起码我妈一直这么和我说。大概三四十年前,世界各地都出现了很多邪教,这些邪教首领都号称自己知道一些别人看不出来和不知道的大秘密 -当时还真有很多人会参加这些邪教因为他们觉得这是能得到真理的唯一方法。现在看起来这些邪教几乎不可能再管用了,简单说就是你没法用很多主张去忽悠人们了。

 

寻找疆界

既然我们要做实际的事情,但又要尽量避免和向类似邪教那种确实不靠谱的方向接近,那最大的挑战是找到那些很难但是依然可以做的事情。我们要找到一篇边疆,找到一片处女地,不过不要简简单单的接受别人眼中的边疆是什么,因为我们不一定需要用大家都用的思维方式来想问题是吧。Thiel有句话说得好:“秘密之所以隐藏着不仅仅是因为这是它的本质,也因为你身边的所有人都在用他们固有的思维方式引导你”。

在今天的科技世界,不管是硅谷,还是中国创业圈。大家基本上是会觉得所有的秘密都是比较小的。你可能会在自己的创业中获得一些优势,但很快就会有别人来模仿或者复制你。所以说为了不被抄你就得获得超高速增长,这样等你的指数级增长起来了以后别人就追不上你了。当然,有一个另外的问题也值得问那就是是否有公司的增长曲线是比这慢很多的。而这很可能因为你正在研究一个很有意义的问题,所以没有必要一下子透露出自己的秘密。比如说,SpaceX 2002年创立,到现在已经辛勤耕耘了十年,我们可以比较放心的说它在全世界范围内没有一家竞争者。相比之下,10年时间已经有多少互联网公司你方唱罢我登场了啊…

说实在,我们真的很难知道还有多少的公司在像Space X一样,一直默默地在自己的通往秘密之路上前进着。Elon Musk在今年早些时候成为了既美国、苏联、中国之后世界上第四个可以发射并返回航天器的实体,一时间风光无两,但之前的岁月里,十年磨一剑,又有多少人在关注他。也许自然的规律告诉我们,那些做着不大的创新然后试图飞速增长的公司是非常可见、也很容易出名的;而那些在为更大的想法进行努力的人则会面临一个更加漫长的旅途,并且他们的行踪也更隐蔽,那是因为他们不会每天都向全世界宣布自己在干吗。更也许你所拥有的秘密越大,就越可能全世界只有你知道它,你就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坚持、执行。我只想说,也许世界上那些正在解决重大秘密的人们比我们想象的多得多了。只不过,不到他们最终名动天下的那一天,我们是不会知道的。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