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移民改革即将到来,硅谷华人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看起来特朗普移民政策的主要打击对象是罪犯和极端穆斯林,但由于不少细则也涉及到了外籍高技术人才,硅谷华人们只好也一直保持关注。特朗普在移民方面的行政命令,加上白宫内部泄露的未来政策层出不穷。一方面这些新政策和现行法律产生了冲突,另一方面州和联邦也都有不同的移民改革、H-1B 改革草案正在讨论中,如果不花时间仔细研究,很难搞清楚硅谷华人到底将受何影响。

在金融科技公司 Affirm 举办的一次活动上,移民律师辛西娅·兰格 (Cynthia Lange) 兰格详细解读了特朗普时代的美国移民政策未来动向,它们将对采用各种类型签证进入美国的外籍高技术人才,以及科技公司未来的人才招聘带来怎样的影响。兰格为全球最大的商业移民律所费戈曼工作超过三十年,专门在硅谷提供移民咨询服务和指导,客户均为重度依赖 H-1B(高技术工作签)、L-1(外籍企业经理人)、STEM OPT(理工科实习许可)等各类签证的科技公司。

硅谷华人们,看好了。

特朗普在国会演讲

特朗普在国会演讲

“极端审查”成为新常态:在签证申请、面试以及入境时,对外籍人士的极端审查 (Extreme Vetting) 将会成为新常态。此前一位 NASA 的外籍员工在入境时,就被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特工要求解锁他的电子设备;一位程序员还被拉到小黑屋里解答计算机考题,答不出来或者结果和维基百科上的答案不一样的话,还不让入境……

值得注意的是,首先,海关部门的极端审查并不会将华人/中国人排除在外;其次,基于社交网络发布内容进行的审查其实已经开始了。前几天一名中国籍女留学生在洛杉矶入境就遭遇了严格审查,被关了 4 天小黑屋,受到海关特工的恐吓,拒绝其联系律师和中国使馆。原来,她在 Facebook 上的一条留言被海关看到,导致海关将其定性为非法打工。

应对:硅谷的华裔程序员们做好准备,接受你此生最尴尬的一次“技术面试”吧……

做好心理准备迎接现场巡查:兰格指出,特朗普治下的司法部、劳工部和国土安全部会加强对公司和员工的上门搜查。她举了一个例子,有一位客户(公司)的员工因为 H-1B 签证和 LCA(劳工纸)上的信息不符,被移民特工上门逮捕。

应对:如果签证、工作资格表格和个人在政府的记录出现不符,很有可能会被上述部门特工请去喝茶。所以硅谷华人们可以立刻进行自检,如果发现有自己类似的情况,应该立刻联系公司 HR。同时,公司的 HR 部门也需要做好内部核查,提前主动解决问题,别等问题上门。

留学签 OPT 延期恐将取消:此前,白宫曾泄露出一份未来行政令的记录,里面显示政府有意通过缩短甚至是取消的方式,来改革一下 F-1 留学签证附带最长 24 个月的 OPT (实习许可) 延期——而且 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专业的学生也不能幸免。很多在美国读 STEM 的中国留学生的第一份工作都是用的 OPT,而如果抽不上 H-1B,只能用 OPT 延期的方式来保持工作身份。所以,未来的情况可能对他们不利……

应对:这方面,用 OPT 工作和居留的华人个体而言确实无能为力,因为本身就不是选民身份,也就没有资格去游说所在选区议员。兰格建议科技公司担起责任,推动外籍学生雇员尽快获得其他具有永久居留权的签证和身份。说得容易,做起来难,希望 H-1B 名额今后只多不少吧。

H-1B 会变得更好抽吗?不好说。虽然在硅谷外籍人士用 H-1B 居留和工作已经是多少年来的惯例,在硅谷之外,那些移民比例不高的社区,相当多的人们听说硅谷这种做法还是觉得很难接受的。这也是为什么在国会山,议员们都觉得移民制度已经“坏掉”(broken) 了,而最先被拿来开刀的应该就是 H-1B。

但硅谷游说机构 FWD.US 的总裁托德·舒尔茨指出,数据显示越多高技术人才移民美国,本土公民的平均收入水平越高。所以每年 H-1B 签证的限额会不会在未来增多,还要看游说机构能不能在国会山讲好故事。

应对:没啥应对,静观其变吧。不过游说机构的能力再强大,往往还是个体(公司和个人)的故事和叙述对议员们的打动效果更好。

L-1 签证发放更加严格:外籍经理人通常用这个签证进入美国停留和工作。和 H-1B 一样,L-1 签证的审查会变得更严格,持有者的工资水平,以及持有者本人在美国劳工市场是否具有不可替代性,都会是审查的核心。

应对:和 H-1B 一样,高度依赖 L-1 签证的公司,应该积极地游说立法机构。就个体而言,持 L-1 在美国工作的朋友们要对所谓的劳工市场测试 (Labor Market Test) 保持关注——当然如果能证明自己独特性的高级经理人们,可以跟公司谈涨薪了……

退出 NAFTA,“曲线入境”工作者将受到影响:NAFTA 就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成员国是加拿大、美国和墨西哥,此前美国向两国的专业人士发放专门的 TN 签证,允许他们入境美国并工作。但特朗普一直想让美国跟加、墨两国谈判,甚至有干脆退出 NAFTA 的想法,这意味着 TN 签证的持有者可能成为最大输家……

应对:这两国的本土公民将受到影响。而且,由于加拿大相对开放的移民政策和更短的入籍流程,不少中国人选择先入籍加拿大,再利用 NAFTA 协定去美国工作。所以这些人应该开始考虑换签证种类了

创业者工作特许应该不会被取消:前总统奥巴马任期内提出的 Entrepreneur Parole,允许外籍创业者不持有任何签证即可入境,并在美国创立公司——这就是人们大谈特谈的所谓“创业签证”,但需要明确它并不是签证。不过,享受这个特许的前提是 1)公司有可信的投资人 2)公司能够根据资产水平创造对应的就业 3)财务报表足够好看。第三点是最头疼,创业公司你懂的。

应对:创业者工作特许不会被取消,但不意味着审查不会变严格。毕竟你很难指望移民局的特工能够理解,一家公司不赚钱有时候比赚钱更受欢迎……

配偶工作机会恐将被剥夺:H 类工作签证的配偶签 H-4,持有者在过去享受工作权利。考虑到 H-4 持有者往往不是高技术人才,直接伤害美国本土就业,最近特朗普就在考虑剥夺 H-4 的工作机会。

应对:没啥好讲的……如果真开始实行,H-1B 的码农们好好工作多赚钱就是了……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