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总裁赵明说:互联网手机下半场,到了拼内功的时候

去年年底,我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和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美团点评 CEO 王兴、滴滴出行创始人程维谈了互联网“下半场”。这次 2017 年 2 月21 日荣耀 V9 发布后,我和荣耀总裁赵明聊了聊他所说的“互联网手机”的下半场。

“下半场”是一个互联网概念,指在人口红利渐失、高速增长趋缓和野蛮扩张遇到瓶颈的状态下,互联网公司如何用“新思维”实现增长和保持竞争优势。对过去 5 年众声喧哗的智能手机市场来说,“互联网手机”也是一个炙手可热的概念和现象,荣耀并非“互联网手机”概念的开创者,但作为重要玩家,荣耀希望成为互联网手机进入“下半场”阶段的代表。荣耀总裁赵明对 PingWest 品玩(微信号:wepingwest)说:互联网手机下半场,到了拼内功的时候。

互联网手机应该是什么样的?下面是我们对话的原文,有删减和语序调整,在此给大家参考:

Thomas Luo in talks with huawei Honor CEO Zhao Ming George

对话人:

骆轶航 PingWest品玩创始人

赵明    荣耀总裁

过去几年,“互联网思维”有点喧宾夺主了

  • 大家都忽视了手机是一个实体经济,过度地用互联网的思维去看待世界,这种其实造成一种错位;
  • 用互联网的思维去改造手机,最后发现头破血流,互联网本身的正面和负面的效果,有时候负面更大;
  • 我是个果粉,因为苹果做的是产品,不是概念; OPPO 和 vivo 有很多值得大家学习和尊敬的地方。

骆轶航:我注意到您一直在讲“互联网手机下半场”。“下半场”是一个互联网语境的词汇,在手机领域还没人提“下半场”这回事,既然您提出来了,我想知道互联网手机的“上半场”和“下半场”是怎么划分的?

赵明:我们讲的时候还是局限在“互联网手机”的下半场。其实中国的手机产业其实一直发展都是通过相对传统的模式的。但正是由于几年前“互联网手机”模式的涌入,一下子让整个中国的投资者和产业界开始躁动起来。自从把“互联网手机”的概念引入进来之后,其实也把互联网很多投资的理念移植到了智能手机产业当中。但是这一瞬间大家都忽视了手机是一个实体经济。过度地用互联网的思维去看待世界,这种其实造成一种错位。就是认为手机没有门槛,谁都可以做,就看谁可以把互联网的概念玩得更好。手机没有技术门槛,用户没有使用门槛,没有接受门槛。

骆轶航:营销也变得没有门槛。

赵明:营销也没有门槛。谁有大的 IP,里面有众多的粉丝,你就可以做,所以有各种各样的明星手机出现。你发现在 2014 和2015 年互联网手机的概念进入一个顶峰,包括传统手机行业,也都在炒互联网的概念,都开始是双品牌。荣耀其实就是在 2013 年 12 月开始的,把自己也叫作一个“互联网手机”品牌。但是在 2015 年 2 月来到荣耀以后,也在思考一个问题:华为也做互联网手机品牌,我跟别人的差别到底是什么?我们不是在互联网上成长起来的,我们是从传统的电信设备制造商成长起来的。包括我的思维方式和思考方式都不是纯软件和互联网的,我怎么做互联网手机?我们思考问题是从用户最基础的需求开始的,我不用那些互联网手机,我虽然是华为公司的员工,但是我喜欢用苹果,我是个果粉,为什么?

骆轶航:您从来都是公开承认你是果粉是吗?

赵明:对。我三星手机基本上从来没用过,我一直用苹果比较多。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我看到,我喜欢苹果手机拿在手里面的外观特别漂亮,而且它的工艺也很好,工艺非常好。第一代的 iPhone 不成功,从第二代开始,基本上每代都买。苹果的确是从高端用户到中低端用户,不管有钱没钱,各个消费者都喜欢,他就一款产品。苹果是高冷范儿,不炒互联网的概念,而且线下的渠道,苹果自己建自己的专卖店,其它零售店给渠道的利润特别低,一台苹果赚 50 块钱,赚钱很少,大家还是会趋之若鹜。这其实到最后,即使你做互联网手机,核心跟用户对话的还是产品。而且用户最关注的肯定不是价格,要哪天苹果变成1000块钱了,关注度反倒没有那么高了。

骆轶航:其实我们用一句话去概括,所谓互联网手机上半场和下半场的区别,就是上半场的思路是用互联网凌驾在手机上。但是下半场是手机具有互联网属性,但核心在于你是一款手机。

赵明:你是不是互联网不重要。其实互联网手机当年误导了很多人,很多人进来了之后,都是用互联网的思维去改造手机,最后发现头破血流,因为事物的核心本质还是手机。

骆轶航:市场有错位就有校正,2016 年市场也做了很多自我校正,所以才会有 OPPO 和 vivo 这样的玩家崛起,过去你认为他们不会是主流的,但是现在他们是最主流的玩家,他们很在意传统的营销和获客方式,荣耀跟他们有哪些共性和区别?

赵明:客观来讲,其实 OPPO 和 vivo 有很多值得大家学习和尊敬的地方。我从来不排斥向任何的竞争对手去学习,一定要看人家为什么成功。应该说 OPPO 和 vivo 本身的产品就做得很有特点。不管说它的配置怎么样,它还是一个用心做产品的公司。另外它们对于零售的建设、管理和优化,还有对用户消费心理的把握,广告营销这方面做到一个很高的层次。尤其是跟渠道之间,建立了长期的关系。互利、互信、共赢,这六个字也许太正规化了,但是说白了商业的本质就是这么回事。

骆轶航:尊重常识。

赵明:所以 OPPO 和 vivo 的崛起,大家不要看作是偶然。我还是说,天道酬勤,你真的努力了,去构建合作伙伴的基础,构建这种共赢,把利益不断的分享,商人本质就是一起赚钱,谁也不愿意打破。没有任何一个公司是不可战胜的,也没有任何一种模式是可以长盛不衰的。回到最基本的本源的一些东西,还是要看他们的产品。我为什么对互联网手机的下半场非常乐观?就是互联网手机前面是用互联网的模式做手机的时候,你会发现到现在能够记忆深刻的没几款。互联网手机下半场并不是说谁一定要离场的问题,而是大家转变,还是把手机做到回归中心的位置,互联网的魅力和优势才能够体现出来。现在来讲,互联网本身的正面和负面的效果,有时候负面更大。

huawei honor magic

人工智能要进入手机的系统底层

  • 未来需要一项服务,不用打开这个 app 或者那个app,人工智能会跟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在一起发挥作用;
  • 人工智能的技术和芯片的底层需要逐渐固化下来,有长期研发积累的公司会在这方面做得很好;
  • 智能手机芯片的厂家,要对系统有极为深刻的理解,在做手机芯片的时候,才能做好跟手机系统的互动。

骆轶航:这个事情非常有意思。说到互联网手机下半场,还有一个事,智能手机的发展,其实到今年大家都疲了,因为iPhone 问世都已经有10年了。这10年手机形态的变化反不如智能手机诞生之前 1997 年到 2007 年的变化大。1997 年到 2007 年手机的形态,翻盖、滑盖、键盘,早期智能机……发生了多少次变化。而距离我们更近的这10年,智能手机从形态和大小上反而固化了。这个固化本身是大家对研发、技术上的想象力匮乏。所以我想知道在下半场阶段,智能手机的技术和产品形态突破您怎么看?荣耀乃至华为储备了哪些最核心的弹药?

赵明:其实智能手机的拐点,你要说在技术方面,未来 5G 肯定会是一个方面。下一步目前看还是在人工智能领域,这个方面未来几年会加速发展。我们看到了一些东西,其实人工智能跟 AR(增强现实) 和 VR(虚拟现实) 一起,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人工智能。在体验上,在今天来讲会有一个非常飞跃的变化。未来你可能需要一项服务,不是说打开这个 app 或者那个app。

骆轶航:因为看到荣耀 Magic 就是一个比较好的例子,它把很多智能层面的东西已经放到了系统底层,它不是一个 app,它不是浅层的功能,不是一种简单的交互。手机需要从系统底层就是智能的。

赵明:没错,这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国内目前的积累还是相对比较少。还有可能依赖一些基础技术的突破,比如说电池技术荣耀 Magic 里面用的快充,其实还不是我们终极的充电技术。还有就是未来的全面屏,屏占比会比较高。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的应用?的确现在需要一个脑洞大开的想象力。

骆轶航:你觉得芯片技术这一块自己掌握的会有什么变化?

赵明:未来还看不到什么太多的革命性的变化,它会按照自然的处理速度不断提升。10 纳米,下一步到 7 纳米,就看产业界的成熟度有多快。在 CPU、GPU、图像处理,会把很多人工智能的东西和芯片的底层逐渐的固化下来。有长期研发积累的公司,会在这一方面的体验做得很好。它也会VR很多东西的体验有大幅度的改变。现在都通过软件去处理,效果还达不到。

骆轶航:人工智能的计算能力不光是软件的事,这是 CPU 和 GPU 的问题。华为是率先把核心的芯片技术放在自己的手里,自己去做的,荣耀现在也是。自己做芯片的主要考虑是什么?

赵明:还是属于防风险,一旦出现问题的时候,整个的产品或者是整个一系列的东西,主要还是防控风险,解决固定风险的问题。这是把全公司的技术集成在一起才开发出来的。手机是一个通讯系统,对于通讯芯片的协议处理和性能要求极高,做智能手机芯片的厂家,要对系统有极为深刻的理解,在做手机芯片的时候,才能做好跟手机系统的互动。

骆轶航:其实我还听说,荣耀的操作界面EMUI 本身对 Android 操作系统的优化,Google 是希望华为把这个东西开放给整个 Android 开源社区的,你怎么考虑这件事?

赵明:我们目前还是的确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做系统优化。目前跟 Google 双方的合作也非常好,基于整个 Android 的开源体系,基于我们的需求和产品设计进行优化。但是我们做的很多东西,如果放到别的手机厂家那里,它也不见得整个调用的机制和体系会那么合适。我们针对比如说麒麟的芯片,相机的很多技术,双摄的技术,用麒麟的处理器拍照出来的效果就特别好,因为我们做了专门的调校,放到别的手机上未必会最好,手机是一个从芯片到软件的系统工程。

huawei honor V9 Zhao Ming

不要妄图成为一个通吃所有人的品牌

  • 坚持走这种年轻人的科技品牌,不会盲目的把自己扩散到商务手机,或者是全系列手机;
  • 所以我们喜欢尝试一些不同的东西,你看荣耀的配色胆子就很大;
  • 互联网的信息把整个世界拉平之后,获取信息的代价和成本越来越低的时候,互联网手机的优势,和我们背后代表的一定的性价比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骆轶航:在智能手机营销上,上半场和下半场的思维方式有什么变化?

赵明:在营销上未来可能会更有效率一些,通过2-3年,把互联网的思维方式和传统手机的营销方式,两者结合,具有了融合特点。这两三年的发展我们也看到,其实在互联网的营销上面,如果是把它发挥好,效率要远比传统的方式提高。第一点,主要还是通过互联网和一些我们对于用户人群的分析之后做的精准营销,这样营销的效率方面比较高。我们很少去打大型的这种电视广告,可能未来偶尔会做一些,有些地方我们覆盖不到的人群会做一些。第二点就是整个的品牌调性上,我们还会坚持走这种年轻人的科技品牌,这样一个定位。不会盲目的把自己扩散到商务手机,或者是全系列的。第三点我们可能在线下组织的活动,会更多的围绕着手机的产品设计,为这些技术打造,年轻人所喜欢的这些。

骆轶航:这也是为什么是孙杨、吴亦凡和《阴阳师》会成为荣耀的代言,体育、音乐潮流和游戏,都是年轻人喜欢的。

赵明:这都是年轻人喜欢的一种形式,或者他们喜欢参与的一种形式。所以我们说打造最好的游戏手机,或者打造最好的音乐手机。

骆轶航:那海外市场呢,思路一样么?

赵明:海外某种程度上也是在拷贝和学习中国的营销思路。互联网手机这种概念和模式是我们在中国建立起来的,怎么跟年轻人沟通。荣耀通过建立起独有的与年轻人的沟通方式,在欧洲市场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但我们还是坚守住荣耀的一些特点的地方,我们不会妄图成为一个所有人通吃的品牌。就是打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和年轻人的态度。现在整个社会也会逐渐的走向老龄化,但是其实很多人还是向往心态要年轻,生活方式要年轻。所以我们喜欢尝试一些不同的东西,你看荣耀的配色也会更加大胆一点,以蓝色为最主打的,还有这种红,这种红也是华为当中从来没用过的。

骆轶航:苹果好像貌似要用这个,在中国可能要特供这种红色。

赵明:原来我们出了一个蓝色,原来说苹果要跟这个蓝色,后来也没跟。今年我们又出这个红,苹果别这个红跟我们做的一样就行。我们还是要有自己的长期一贯的坚持,在一个品牌的树立上,其实主打年轻人这个市场在全球范围内也足够了,足够支撑我们未来的发展。尤其是我们把它定义为年轻的心态和生活方式的时候,这个空间更是非常大的。所以市场空间是足够的,那么在这个发展过程当中,面对各种诱惑的时候,一个产品和品牌,能够抵制住这样的诱惑。现在说“不忘初心”很容易,每个人都在讲,但遇到诱惑的时候往前进一下,就面目全非了。

骆轶航:所以其实这两年崛起的 OPPO 和 vivo 这样的公司,都是重资产的,在营销上荣耀比它们还是会有优势的,您是这么看的么?

赵明:现在整个的信息化,互联网已经把农村和城市在信息不对称这个差别已经拉近了,原来大城市是对于潮流,关于文化信息、政治信息、所有信息,在大城市是信息的流通。现在 4G 和互联网的普及,你现在获取信息的来源是什么?你基本都不买报纸了,也不看电视了,都是互联网。你发现追星反倒是二三线城市特别严重,其实他们受这方面的影响和信息的传递都是一样的。所以对未来来讲,互联网的信息把整个世界拉平之后,获取信息的代价和成本越来越低的时候,互联网手机的优势,和我们背后代表的一定的性价比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效率更高。

Huawei Honor V9 PingWest

下半场要舍得花钱投入研发,要能“熬”得过别人

  • 到了下半场还是拼内功,熬也是一种拼内功。拼内功就是把各个方面的体验领先一步;
  • 整个华为每年投入 20-30 亿美金在手机研发上,比中国所有的手机加起来投入还要高;
  • 不能不以盈利为目的地卖手机。

骆轶航:“下半场”的另一个特点是人口红利衰退了,增长速度变慢了,华为和荣耀也面临着这样的问题,我们现在换机的频率也降低了,手机的想象力也变小了,这个问题怎么应对?

赵明:其实对于任何一个企业在这个阶段无非就是几点,一个就是熬。等待一个技术上的革新、市场的革新或者是用户需求的变化。就像 iPhone 一开始发布的时候,的确是一个革新、革命性的变化。还有一个就是,这个时候,到了下半场还是拼内功,熬也是一种拼内功。拼内功就是把各个方面的体验领先一步,做到用户认可你的价值,你比别人更多的利润,你能投入持续的研发。现在前一波互联网手机的特点还是烧钱为主,都是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去卖手机。

你的用户价值被认可了,你的渠道的掌控能力比别人强,包括 vivo,那就是获取到对于渠道完全掌控的价值,还有你的产品自身竞争力的用户价值,这两者都是可以让你生存得更好。苹果是用户价值,OPPO 可能是渠道的掌控力和营销的这种价值,掌控得特别好。荣耀的体系就是没有那么重的资产包袱,可以走的路线适当的折中和平衡一点。既有轻资产运营,又有一定的技术能力,所以不需要过重的在各个方面去做,这就是未来荣耀手机的效率高,越往前走这个特点越明显。整个华为每年投入20-30亿美金在手机研发上,比中国所有的手机加起来投入还要高,这是一个事实。另外我们把内部的运作成本也要再砍,也在去审视。

骆轶航:2017年对荣耀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赵明:其实现在行业的供应链、渠道等等,对荣耀来讲影响都不会特别大。最关键的还是怎么把每一款产品做得好,关注用户需求,把每一款产品的上市和营销做好。销量上去了,用户认可了,利润自然而然就出来了,反倒是这样的心态去做事。就是把最重要的几件事情,每一段时间内都把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做好。对于社会上的热点和新出现的各种现象去学习。有很多东西错过了也没什么可惜的,其实商业的本质也就是这样。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