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嘉丽代言的华为手机卖了 900 万部,但审美上还是得提高

11 月 10 日晚,斯嘉丽·约翰逊赶了两个场,在乘坐直升机赶到深圳大运中心体育馆的“天猫双十一全球狂欢节”前,她在 5 公里外的酒店里参加了另一个活动——华为 P9 粉丝派对。这个活动规模小得多,但对华为来说一样重要,因为自今年 4 月发布以来,旗舰手机华为 P9 的全球销量已经超过 900 万部。

huawei

这是一个值得骄傲的数字,尤其是考虑到华为 P9 的定价,在国内,其售价为 3188 元起(3GB RAM + 32GB ROM),海外售价更是 599 欧元起(约合人民币 4400 元)。两年前,罗永浩发布了 3000 元的 Smartisan T1,希望以设计和工艺赢得对价格不敏感的中产人群,但最终,T1 以 25 万部的销量黯然落幕。

这个销量也让华为改变了市场策略,去年,在 P8 的国内发布会上,华为还发布了配置和价格都低很多的 P8 青春版(1588 元起),并最终卖出了 1000 万部。这一次,虽然华为也在国外也发布了低配版的 P9 Lite(售价 299 欧元),但在进入国内时,这款手机被改成了另一个名字 G9。而且,900 万部的销量中,只含 P9 和 P9 Plus,没有计算 P9 Lite 和 G9。

为什么华为可以以 3000+ 的价格卖出 900 万部手机?当然,智能手机市场增量市场逐渐饱和后,更理性、更追求品质的用户越来越多是大背景。一位业内人士曾经反问过我,“你想想,谁的第二部手机会想要一部红米呢?”

斯嘉丽或许也能解答一部分原因。在 P9 粉丝派对上,她笑称自己是个相当糟糕的摄影师,不过,华为 P9 让她变得喜欢上了拍照,尽管 2 岁的女儿并不喜欢,斯嘉丽还是会对着她狂拍不止。

作为华为 P9 的代言人,斯嘉丽或许有很多客套之词,不过 P9 和徕卡的合作的确赚足了眼球。华为消费者业务手机产品线副总裁李昌竹也出席了粉丝派对,他特意带了一台徕卡相机在活动过程中拍照。对于双方的合作,李昌竹坚称,“不是一锤子买卖”,除了对品牌的提升,徕卡的的确确在技术上帮助华为提升了拍照的品质。

他说,徕卡给华为的提升主要是在镜头上,“徕卡的光学专家跟我们一起泡在光学镜头厂,一起攻关提升亮率,这是非常困难的。”另外,在图像品质上,徕卡的专家还深入到包括炫光、尾影、图像调试或者图像后处理的流程。

“当时一个是客观调试,一个是主观调试,客观调试的标准就比原来在手机产业原有的调试方式高很多。一个很简单的测试,你拿几个手机,对着很亮的光,拍它的直射光的尾影,马上就知道了。而徕卡则是拿投影仪那么大的光源往里照,通过调整设计的参数,调整很多工艺上的东西,最后把炫光和尾影降下来,这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

与徕卡的合作也让华为尝到了甜头,9 月份,双方宣布了更进一步的战略合作计划,设立麦克斯•别雷克(Max Berek)创新实验室,在新光学系统、计算成像、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领域开展联合研发。

月初,华为发布了商务旗舰 Mate 9,除了第二代徕卡双摄像头,华为还找来了保时捷工作室(Porsche Design),它由保时捷经典车型 911 的设计者 Ferdinand Alexander Porsche 博士创立,是一个类似徕卡的顶级奢侈品设计工作室。

这就是华为在海外的策略,依靠和顶级的高端品牌的跨界合作,赢得关注和品牌溢价,同时,它也有如 P9 Lite 这样的低价售价抢占更大的市场。市场研究机构 GFK 的报告显示,今年 7 月,在西班牙、意大利、波兰、芬兰、捷克等欧洲五国,华为智能手机市场份额已经超过 20%。

不过,华为手机的 UI 一直被诟病,为了扭转这样的形象,华为在去年宣布,苹果前创意总监 Abigail Brody 将担任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用户体验设计师,后者曾参与 iOS 1、iCloud 的设计。

对于 Abigail Brody 给华为的帮助,李昌竹给了模糊的回答,“她会深入的融合到我们这个团队,也经常用微信跟我们一起交流,她有很丰富的经验,也在我们体验设计里面发挥很大的作用。”当我问 Abigail Brody 具体的角色时,李昌竹表示要跟公关团队确认,末了还加了一句,“这不重要吧?”

所以,现在来看,Abigail Brody 可能只是一个顾问的角色,她并没有主导华为的设计。和 Mate 9 一起推出的,还有华为 EMUI 5.0,希望它不要像华为的吉祥物——华为福气猴一样,延续自称一派的“风格”。

monkey-2

每次看到它,我都想由衷问一句:拿什么拯救你的审美,我的华为?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