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他离职 Google 加入小米闹得满城风雨,今天他却重回到 I/O 2016 成为主角

他早已离开 Google ,却又重回 I/O 2016 大会,在现场当了一天的主角;

三年前他从 Google 离职时,各路花边新闻闹得满城风雨,今天他却带着一款新公司与 Google 合作的产品,重回旧主的年度开发者盛会,踌躇满志;

——他就是 Hugo Barra,前 Google的 Android 部门副总裁,现在的小米国际业务副总裁。

hugo

Hugo Barra 1976 年出生于巴西第三大城市,米纳斯吉拉斯州首府美景市(Belo Horizonte,亦译作贝洛奥里藏特市)。1995 年,他考取了老家的米纳斯吉拉斯联邦大学,就读电气工程学。刚读到大二时他就入选了学校交换项目,转校至美国最优秀理工院校之一的麻省理工学院(MIT)。最终他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学业,拿下了电气工程和计算机工程两个硕士学位,外加一个管理学的学士学位。除了学习出色,Barra 还热衷于学生工作,当选了 MIT 2000 届学生会主席,还在那一届毕业典礼上作为学生代表致辞。

在校期间的 Barra 简直集学霸、管理者和创业天才于一身。除了上面那些成就之外,毕业那年他还跟自己的同班同学一起创业,成立了一家名为 LOBBY7 的软件公司,开发手机上的语音识别技术。这家公司在 2003 年被软件公司 ScanSoft 收购,而 ScanSoft 在 2005 年被 Nuance 并购。后来的事情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了:Nuance 成为了苹果设备语音助手功能 Siri 的重要技术供应商。

Barra 随并购加入 Nuance 的同年,一件注定将在移动计算历史上记下浓墨重彩一笔的事情发生了:Google 收购了 Andy Rubin 创立的移动软件公司 Android。

Barra 在 Nuance 快速成长,与此同时,Android 也在飞速发展着:2007 年 11 月,Google、索尼、三星、高通、德仪等一线移动厂商宣布成立了“开放设备联盟”(Open Handset Alliance),而该联盟后来也成为了 Android 硬件生态的代名词。Barra 看到了 Google 在移动市场的潜力,于是在 2008 年 3 月加入了 Google,到 Google 移动团队的伦敦办公室工作,并在两年后正式加入了 Android 部门。

Barra 很快就成为了每次 I/O 开发者大会以及其他各种发布会上的发言人,而 Android 业务自身的发展也很迅速。

软件上,Barra 经历了 Android 从不算流行的 3.x 版本过度到最流行的 4.x “冰激凌三明治”、“果冻豆”以及“奇巧饼”版本的研发过程;不仅如此,在 Google Now 语音助手服务的开发过程中他也提供了自己的过往经验;硬件上,他还负责了原生设备产品线下最受欢迎的三款产品 Nexus 4、5 和 7 的研发。由于业绩出色,Barra 在 2012 年被擢升为副总裁,全权负责 Android 业务。

Hugo-Barra

就在人们以为 Barra 在 Google 的事业一帆风顺时,2013 年底一条重磅消息突然传出:Barra 离职了!他在自己的好友,同时也是小米天使投资人 Robin Chan 的介绍下,加入了当时创立刚满 3 年,却已经在中国风生水起的小米,担任国际业务副总裁。而与此同时也传出了不少花边新闻,称 Barra 卷入了与 Google 公司创始人 Sergey Brin 的争执,并最终导致了他的离职。

有人认为 Barra 的决定不明智,在 Google 一定会有更好的发展。甚至有人指出,考虑到 Google 在那之后更换 CEO、拆分了公司,如果 Barra 留在公司,一定会有更好的职业发展,甚至成为 Alphabet 旗下独立公司 CEO 都不无可能。也有人认为小米的职位也很不错。彼时小米已经推出了创立以来最受欢迎的智能手机米2,手机年度出货量逼近 2 千万且增速夸张,成为了中国大陆第五受欢迎的手机品牌,也刚宣布了推出智能电视产品线,前途一片大好。

barra

但不管怎样,Barra 还是将小米视作自己事业的新起点,为之付出,而小米也给了公司第一位海外高管极大的自主权。小米联合创始人,Barra 在 Google 的前同事林斌接受采访时表示,小米去哪些海外国家走,执行什么策略,除了必要的公司讨论之外,完全由 Barra 决定。2014 年 2 月,Barra 在新加坡发布了小米以及红米产品线进军海外的消息。随后他又在自己的老家巴西,以及印度等国家,宣布了小米在这些新兴市场的策略。

不光是产品和市场,Barra 的工作也涉及到了小米公司层面的发展策略。比如,去年 4 月小米宣布接受了印度工业巨头塔塔集团名誉主席 Ratan Tata 的一笔小额投资,而投资的谈判过程中也有 Barra 的功劳。

Barra 还继承了自己在 Google 发言人的工作,扮演了小米这家中国互联网色彩浓厚的公司对外发言人的角色。

2014 年,苹果首席设计师 Jonathan Ive 发表了小米抄袭苹果的言论,而 Barra 则回应,就算iPhone 6,也长得有点像HTC的手机,但苹果做了大量改进。某种程度上,两者的设计语言是相似的。“我们的设计师、工程师被伟大的产品激发了灵感。坦白来讲,现在谁又不这样做呢?”当时也有人问他,为什么小米借鉴现有产品的频繁程度太高,他则认为原因在于公司太年轻,设计师缺乏自信。

另一件比较好玩的事是,Barra 和老板雷军去年在印度一起发布 Mi4i 手机,后者蹩脚的英语被好事者剪辑成了鬼畜 MV,而 Barra 积极地在自己的 Twitter 上转发了这则视频。不得不说,Barra 成功让很多人对小米“路人转粉”……

2015 年 2 月,Barra 跟林斌回到了美国旧金山,宣布了小米正式进军美国市场。然而上架销售的小米品牌产品,只有生态链企业的耳机、智能手环以及移动电源,并没有小米的三大核心产品:手机、电视和路由器。这是由于,美国运营商在手机市场上拥有更多的控制权,对与小米成功所依赖的互联网模式来说是巨大的挑战;更何况,小米仍需时间在美国市场建立相对完善的物流及售后服务体系。而美国消费者对于服务的要求非常高,不保证用户体验及售后服务无异于自毁名声。

好在,Barra 找到了新的合作点。

在小米进入美国一年后,在 I/O 2016 开发者大会上,Google 给了它,以及代表它的 Hugo Barra 一个展示的舞台。Barra 给美国人民带去的第一台小米核心产品,是与以前老同事合作的 Android TV 版小米电视盒子。这款产品的包装和外观设计仍然具有小米特色,但内容和体验与原生 Android TV 如出一辙。如果说在东南亚以及印度推销手机是小米给他的任务的话,那么这台 Android TV 小米盒子则更像是作为小米高管的 Barra 对自己前东家的献礼。

hugo-barra-mi-io-1

就连Android 设计负责人 Matia Duarte 也不得不承认,小米在扩展 Android 平台上功勋卓越。小米与 Google 是从公司文化到产品线规划都十分迥异的两家公司,但相同的是它们都在做两件事:让 Android 变得更好,让更多人用上 Android。

我们在今年的 I/O 大会现场上看到,Hugo Barra 一如既往的热情,与 Google 的前同事、熟识的记者、以及来到 Android TV 展台参观的观众热情地聊天,而且还多了一个作为小米高管的标准动作——自拍。

美国,加州和 Google I/O,算是 Barra 的第二故乡,而恐怕没有什么,比衣锦还乡感觉更好的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