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年投了 4 家上市公司,笑容最灿烂的林欣禾却偏爱冷门项目

51Talk 在美国纽交所敲钟时,相比它的 CEO 黄佳佳,DCM 中国的联合创始人林欣禾反而是那群人中笑的最灿烂的。按理说,作为新浪曾经的首席运营官、5 年投了 4 家赴美上市公司的林欣禾,这样的场合应该是经历的多了。

但这一次和以往不太一样。考虑到林欣禾从 51Talk 的 A 轮连续投到 D 轮,当他一步步把这个中国在线教育第一股推上纽交所时,这一路走下来的故事可不是一脸最灿烂的笑容就能概括完的。

说到在线教育,大家会觉得这在当下的中国是一个比较热闹的行业,但 51Talk 在当时却有很长时间都处在找不到 VC 买账的阶段。这家公司融 A 轮的时候,只有林欣禾投了 200 万美元;融 B 轮时仍然很困难;到 D 轮时,51Talk 融到到钱还不如 C 轮多;上市当天,它的收盘价甚至不如发行价高。所以,51Talk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属于那种受资本市场欢迎的公司,而林欣禾就对这么一家公司从 A 轮跟到 D 轮,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通常投会投比较冷门的公司”。

DCM3

林欣禾(右五)

投冷门公司,怎么能做到高命中率?

对于投资人来说,选择投冷门公司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投了冷门公司之后还能让这些冷门项目最终上市就是件难事了。

回顾林欣禾的投资历史,他所投资的公司中,最近 5 年有 4 家(唯品会、58 同城、途牛旅游网、51Talk)赴美上市。这 4 家公司在创业阶段都算不上是当时的热门项目,有些甚至到了上市阶段仍然不被看好,以至于股价都能跌破发行价。不过,这却不影响林欣禾继续选择冷门项目。

Hurst_Lin_bio_img

林欣禾

在林欣禾看来:“外界说我们命中率高,其实是一个错觉”。DCM 进入中国 10 年间,投资的公司合计也不到 60 家。这些项目在选的时候并不一定比别人好,可能只有 80 分;但 DCM 在投进去以后,管理方面却希望能做到一百分。这样以来,项目成功的概率自然就变高了。

拿 51Talk 来说,DCM 不止是从 A 轮到 D 轮一直给钱,由于它的教师资源主要来自菲律宾,所以林欣禾还让自己在菲律宾的亲戚来帮助这家年轻的公司做一些本地的事务。在菲律宾当地,51Talk 不但要招聘成百上千名的菲律宾员工,还要解决各种各样的网络问题,当这些事都要从零开始时,并不是很容易就能完成的。

作为投资人,林欣禾在一边帮 51Talk 解决菲律宾当地的问题时,还要盯着风口。虽然从理论上来说,每家公司都会遇上自己的风口,但能不能抓住它就是一件很不确定的事了。在林欣禾看来:“51Talk 是有一点点稍微提前上市,因为我们明显看到,中国人用网络教育越来越多,红海要来了”。对于一家计划上市的公司来说,能在最激烈的竞争到来之前准备好的,当然不应该错过这个机会窗口。

在投后管理的问题上,林欣禾喜欢用了这么一段话跟他的同事们形容这层关系:“你要投这个人,你要想好,投了这个公司,你未来五年、六年就跟他们在一起,这个人变成你老公、老婆,一起出去你受得了吗?如果你受不了,那最好不要投,这个钱就不该你赚。”

所以,DCM 看似高命中率的背后,并不全在当初项目选的怎么样,投资后的管理和运营一样是非常关键的因素。

从新浪到 DCM,初入投资行业的林欣禾也走过不少弯路

虽然在今天说到 DCM,很多创业者应该都比较熟悉了,但在 10 年前,情况完全不是这样,那个时候的林欣禾也需要像现在刚成立的一些小基金那样,追最新、最热的概念,给 DCM 贴牌、贴标签、打广告。

从新浪首席运营官的位置上离开后,林欣禾经朋友的介绍转入投资行业,开始从零搭建 DCM 中国的团队。最开始的两三年时间里,林欣禾坦言“自己没有拿捏的很准”,那个时候很多人都在投传统行业,所以林欣禾也看了煤炭、钢铁、饲料、线下连锁店等各种各样的项目。不过,最后他发现,这些项目好像都轮不到自己来投,因为作为一个做互联网出身的美国人,他既没有有政府背景、又没有经验,还缺乏相关的知识。就这样绕了两三年之后,林欣禾开始专注互联网这个领域,而中国互联网行业也在差不多的时间点进入了快速发展期。

DCM

部分 DCM 投资的公司

接下来的几年,DCM 中国陆陆续续投了接近 60 家公司,这些公司有一些成功上市,但也有一些错过了好时机,没能登上纳斯达克或者纽交所。但不管如何,DCM 的投资成果都摆在那了,大家都能看到,林欣禾也不需要去紧贴热门概念了。在采访时,他很坦然地表示:“DCM 通常不会去追热点了”,比如到现在也还没有投 VR(虚拟现实)。

想靠投机跳进来的基金肯定出问题

对于任何一家专注于早、中期的风投公司来说,随着这几年新基金的数量快速增加,竞争的激烈程度是明显加剧了。在林欣禾看来,新成立的基金也不乏优秀的,但那些“想靠投机跳进来的基金肯定出问题”。

在采访时,林欣禾回忆了自己在 1998 年去见投资人时的状况。当时,他所见的这位投资人一边和林欣禾聊公司,一边对着电话里的人说:一定要给我在沙丘路(这条路聚集了美国最重要的风险投资机构)弄一个办公室,不管怎么搞一定要弄到。按照这位投资人的想法,他的公司刚刚成立,一定要在最热的地方有一个立足之地。

在林欣禾看来,现在很多新基金追项目时和他 1998 年见的这位投资人很像。为了赶快出名,一定要追当下最热的公司、最热的概念,甚至某个最热的地址。如果一家新基金报着这种投机的心态做投资,一直看哪个领域热就跑去投哪个领域,那么一年多以后它很可能就会出问题了。

当然,对于林欣禾以及 DCM 来说,资本市场上这样的投机者越多,他反而有更多的机会赚钱。当他看中的那些冷门项目逐渐变热时,自然就会被更多的人追捧,这时林欣禾也就成了那个笑容最灿烂的人。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