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皮擦——一家没有错别字的科技媒体

1.

在某科技媒体做了两年月薪 4000 的新媒体作者后,我决定去创业了。

跟大多数创业者一样,我的创业方向也是在跟前东家抢生意,那就是做另外一家科技媒体。不过和前东家以及化学元素们不同,我要做的科技媒体最大的特色是没有错别字,名字就叫“橡皮擦”,擦掉一切错别字。

在某科技媒体,我每天看到最多的读者留言就是:“错别字还有没有人管了”、“是截至不是截止”、“语法错误太多,标点用法也不规范!”……

作为一个学语言出身的科技媒体作者,我一向对错别字和语法错误容忍度为零(虽然这样的评论也经常出现在我的文章下面)。如果你觉得难以理解的话,那我告诉你这就相当于那些有新闻理想的新闻专业学生讨厌虚假新闻和黑稿软文一样。

我并不认为我的文章里经常出现错别字全是我的错,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咎于体制。是的,都是体制问题。因为网络新媒体编辑根本就不在意文章中是否有错别字,错了再改不就行了,又不是报纸错别字发出去就覆水难收了。即使是在微信公众号文章里出现错别字,我们也可以在评论中勘误,完全没有任何后果嘛。

大学毕业前我的第一份实习工作是在一家新媒体创业公司,带我的老师刚从某报纸离职创业。入职的第一天他问我:“你有新闻理想吗?”

“没有,不过我讨厌错别字。”我带着语言专业学生的骄傲说。

“哦,我其实就是想说如果你有新闻理想的话就别干这行了。”

“那错别字呢?”

“I don’t care.”他低头看着手机说。

就这样我进入了 don’t care 错别字的科技媒体圈,写了不少错别字,被不少读者骂,没被领导批过。但我深知,新媒体对错别字的容忍态度是对读者极大的不负责任。据说门户网站的标题中出现错别字,编辑是要罚钱的,如果错的是某些敏感词,主编都得下课。但现在的新媒体已经越来越不关心这个问题了,我觉得这是时代的倒退。

我也想过跳槽,但浏览完每一家科技媒体后,我都能在文章评论中发现有读者在为作者指正错别字。我开始担心错别字是不是一种潜规则,每一个热爱文字的科技媒体作者都得被这种潜规则“轮奸”一遍。

现在我已经受够了,我要向错别字宣战。所以我决定了,要做一个没有错别字的科技媒体。

就这样我写了一份 BP,决定先拿一笔种子投资开始项目。在 BP 里我这样写道:“橡皮擦是一个没有错别字的科技媒体。我们的使命是消除科技媒体文章里的错别字,向读者呈现最接近传统媒体的新媒体文章,我们的每一篇文章都有《现代汉语词典》做严谨度背书。橡皮擦,擦掉一切错别字。”

目前就我一个人,真不好意思自称“我们”。

2.

我把 BP 发给了几家投资机构,幸运的是我很快就得到了回复。一家机构的投资经理约我第二天在创业大街上一家咖啡馆“聊聊”。

这是我第一次以创业者的身份与投资人聊天。

“你为什么要做一个没有错别字的科技媒体?”见面寒暄完后投资经理直入主题。

我花 10 分钟复述了上面的内容。

“我想要向这些潜规则宣战,不赚钱也行,但一定要让科技媒体对错别字感到惭愧!”我稍微有点激动。

“可是我看过你以前写的文章,说实话吧,写得很烂。你觉得你这样够资格做一家媒体公司的创始人吗?”

他似乎很懂行。

“可是那些不会写字的人不都做了媒体公司的老板么?”我对他的评价感到忿忿不平,“那些写程序抓取其他网站文章的、做翻译的、表情包用得出神入化的,他们的文章也不怎么样,有的甚至根本就不会写。但关键是他们还拥有很多读者,所以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件什么难事。”

“你觉得他们为什么会成功呢?”

“其实在我看来,他们的媒体之所以成功,重点不在于语句是否优美,逻辑是否清晰,而在于对文字之外的形式上的追求。”

“此话怎讲?”投资经理此刻的表情可以被制作成“一脸懵逼”的表情包。

“比如说某垂直媒体,他们的文章翻译自英文网站的,也不用动什么脑子,先不说文章质量吧,他们对排版倒很考究,比如文章排版时文字颜色必须用 #585858 的灰色啦、所有的引号都用直角引号「」代替啦……”

“这位创始人应该是知乎的深度用户,哈哈。”投资经理打断了我的话,顺便打乱了我的思路。

“没错,使用直角引号甚至被知乎作为公共编辑规范规定下来了,所以知乎也是另外一家在新媒体领域很出色的公司。都说知乎是一个高质量的内容社区,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在文字形式上有独特的审美追求。”我用从科技媒体学来的自媒体口吻说。

“可是我觉得知乎强制用户使用直角引号的做法非常粗暴,毕竟用什么标点符号是用户的自由。”

“道理没错,但这是为了整个社区的内容质量考虑的。要知道一个社区的运营团队在这个社区里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们的一个细节上的设计能够影响所有用户的行为习惯。就像微信在公众号文章底部加上阅读量和点赞量后,大家打开一篇文章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滑到最底部看阅读数,你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设计吗?”我觉得我越来越偏题了。

“为了让大家看完文章?”

“错,因为文章底部有广告。”

此时投资经理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我知道这个项目至少在他这一轮是不会被刷掉了。

“所以知乎确定了一个细节上的规范,就是为了让社区里的文章更有形式上的美感。但表情包也没多少美感啊,你刚才不是说表情包用得好也可以拥有很多读者吗?”这一次他拉回了话题。

“嗯,但你要明白知乎用户是在审美,而表情包营销号的读者是在审丑。不过它们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用文字以外的形式上的东西留住用户和读者。所以当一个读者看到文章里的表情包时,他不会觉得这个表情包的像素低、粗制滥造,他只会想到这个表情包很符合他所在的群体的说话方式,所以他就会很喜欢读这篇文章。”

“那么你想做的这个没有错别字的科技媒体也是在追求这种形式上的特殊吗?”

“没错!”他终于开窍了,我想。“这就像直角引号和表情包一样,没有错别字就是我们为自己强制打上的标签,这样我们的读者就会像知乎用户一样天生骄傲了,因为他们看的是没有错别字的科技媒体。”

“你很有想法,”投资经理点了点头。“但是你说自己是没有错别字的科技媒体,是不是在暗示其他科技媒体的文章里全都有错别字呢?”

“对,就是要造成这种暗示,这样那些在其他科技媒体饱受错别字之苦的读者就会成为我们的第一批用户。说白了这就是一个营销行为,只不过刚好契合了我们的原则罢了。原则和情怀可以用来借势营销,何乐而不为?”

“好吧,这很创业者。不过这第一批用户听起来也不多啊。”

“怎么会呢!你去看看那些科技媒体文章下面的评论就知道有多少读者受不了错别字了,我说这样的读者怎么也有几百万,第一轮宣传过后少说也得有一万订阅。”

“看来你很会营销这一套嘛,不过这只能算是新手的运气,毕竟产品刚出来。后期你打算怎么提升流量呢?”

“额……这个我还没想好。我觉得可以雇几个黑客把其他科技媒体的服务器黑掉,这样读者就只能来看我们的橡皮擦了。”我想起了上周刚读过的莆田系发家史。

“这听起来是个馊主意啊……”投资经理脸上赞许的邪笑一闪而过,我知道至少能拿到 TS 了。

“好了好了,算你厉害。你说了这么多文字形式啊、营销啊,那你到底打算怎么写文章,毕竟获得了用户之后得让用户沉淀下来。”投资经理又开始问我不想思考的问题了。

“哎这个很简单,天下文章一大抄嘛。初期没钱没团队就洗稿,搞翻译,但是记住,最重要不是文章写得好不好,而是没有错别字;其次是规模化生产,找篇好稿子做成模板,有新内容了就往里面填,当然这个以后是交给机器人做的;到后期有流量了,拿融资了,就可以去杂志挖主编、挖资深记者,写特稿,科技圈的人最爱看特稿了……”

3.

接下来的谈话进行得很顺利,投资经理问了盈利模式、转型计划方面的问题,我给他画了张大饼。但等咖啡凉了的时候,这笔投资也黄了。

因为投资经理成了我的合伙人,现在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使用“我们”了。

接下来,又有几位投资经理加入了我们的团队,一个能写的都没有。

不过现在我们这个前科技媒体作者和投资经理组成的新媒体团队活得很好。不会写文章?没问题,我们会洗稿;阅读量低?没问题,我们刷阅读;文章产量低?没问题,我们有模板。

但最最最关键的是,我们的文章里至今没有出现过错别字,这一直被我津津乐道。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