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改造胎心仪,“快乐妈咪”是如何设计这款家用硬件的

对于普通人来说,胎心仪其实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的医疗产品,它的用途是检测胎儿的心率,从而判断胎儿是否健康。目前,除了去医院接受常规的医学胎音检测外,市面上还有各种品牌的消费级胎心仪。但这些产品做得千篇一律,没有友好的用户界面和使用体验,消费者对其的印象仍然停留在“医疗器械”这一层面。

现在“快乐妈咪”(iCareNewLife)的陶建辉试图要改变人们对于胎心仪古板的印象。他们将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的理念引入胎心仪产品中,力争要把胎心仪这个产品打造成拥有极致用户体验的家用硬件。

现在是软硬结合的时代,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机革新了许多传统的发明,现在又轮到了胎心仪这个移动健康领域的细分市场。“目前为止我们是全球第一家这么做的”“快乐妈咪”的创始人陶建辉这么说道。

我们先简单了解下“快乐妈咪”这个产品。它的基本模式是:探头+智能机+云服务。通过下图这个内置了多个超声多普勒探头的检测终端采集数据,然后实时上传至移动端。用户在移动端的应用上可以看到胎儿的心率曲线。

Screen Shot 2013-08-20 at 12.54.25 PM

这些收集的数据不但可以用于孕妇的自我诊断,还能够制作成美妙的胎语音乐,并支持分享至社交网络。此外,移动端的应用还有一个特别的催眠曲功能,即录制妈妈的心跳然后混合一段舒缓的音乐。因为妈妈心跳的节奏是婴儿最熟悉的。所以,这个胎心仪不仅是一个医学监测工具,还是一个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满足用户情感需求的产品。

在这里,移动互联网的价值主要体现在它降低了胎心仪的硬件成本,因为所有的数据运算全都交给智能机来处理了。跟目前主流的胎心仪相比,没有哪种型号的设备拥有比当前的智能机更强大的CPU和内存。所以,用智能机进行部分数据运算这是“快乐妈咪”对胎心仪的革新之一。

“快乐妈咪”采用的是跟医用胎音检测设备一样的超声多普勒探头,所在检测的精度上陶建辉还是很有信心的。尽管不能百分百保证数据一定精准,但作为一个家用消费级的胎心仪,“快乐妈咪”已经足够满足用户的检测需求了。

陶建辉告诉我,与医院里的专业设备相比,“快乐妈咪”还是存在些许不足的。比如,医院里的胎心仪比较容易找到胎心的位置,而像“快乐妈咪”这样的消费产品则相对困难一些。不过我感觉跟良好的用户界面和使用体验这些优势相比,上面说的不足之处几乎可以忽略。

“跟移动互联网的其他应用相比,我们的界面设计只能打70分。但跟医院里的设备相比,我们的能打1000分。”陶建辉不止一次这样调侃道。医用设备与家用设备固然不能比,但“快乐妈咪”对于胎心仪这种长久以来的“古板形象”的重塑确实是值得赞许的,至少现在在智能机上有估计用户体验的界面设计了。

大概很多读者都会想,既然“快乐妈咪”这么好用,那么孕妇还有必要去医院吗?在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陶建辉的立场是非常坚定的:医院该去还得去,“快乐妈咪”做的只是一个家用产品。它不能代替医用专业设备。

604532_27ea4d260-1446-4c0b-949b-2f20c122ce07

他说道:“你即使用胎心仪测出了数据,医生也是不会采纳的,他们一定会用自己的设备再给你测一次。”所以,“快乐妈咪”主要是给孕妇自我诊断用的,让孕妇能够判断是否有看医生的必要,而不是把这个产品收集的数据当成医生的参考。

不过陶建辉表示,未来他们或许会引入类似于“春雨医生”的问诊模式。具体的做法并未有成形的思路,但这样的功能拓展无疑会进一步加大胎音数据的利用率。

而在大数据这个层面,“快乐妈咪”也有自己的计划。目前虽然用户数量不多(大概百人左右),而且主要是反馈用户建议为主,但以后“快乐妈咪”设备普及后,必然会产生大规模的数据。这些数据,陶建辉认为,不仅具有商业价值,更是具有社会价值。比如,通过全国各地胎音数据的收集,我们可以研究下湖南人和湖北人的胎音区别,或者研究下北京、杭州两地空气质量对胎儿发育的影响。

目前,全球范围内对于胎音的收集并没有很好的数据库可供参考。如果顺利普及,“快乐妈咪”将能够积累起一个很可观的科研素材库。这些数据会被存储在云端。当用户完成了一段胎音的采集后,可以将其上传至云服务器,然后进行分析,来判断胎音是否正常,是否需要采取预防措施。

“快乐妈咪”目前已经获得了天使投资,预计将在今年底之前启动A轮融资。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