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英国投资人的独白:脱欧之后,丧钟将为英国而鸣

关于英国脱欧,讨论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天,看衰和看好各占一半。但是对于英国科技圈,这个比例恐怕是:看衰要远远高于看好。在欧亚大陆另一端的我们恐怕很难理解,一个国家离开欧盟,对于这个全球化时代的创业企业究竟意味着什么。

对此,我们摘取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样本。英国最大的风投 BGF Ventures 的合伙人之一,Harry Briggs 近日发表的一篇文章《没有人是孤岛:为什么英国科技公司需要欧洲》。我们将部分内容摘选如下:

当我听到英国政客们对老欧盟的官僚作风满腹埋怨,我都在想:他们中间有谁,真正的经营过企业呢?

在我创业之前,我曾经也对这些话深信不疑。当我参与创立了健康饮料公司 Firefly Tonics,我发现,我们与欧洲的联系虽然不甚密切,却让我们获益良多。欧洲的标签法,不仅让我们的产品在欧洲畅通无阻,也使得我们的独家商标可以在欧洲任何一个角落得到保护。

当我投资了GoCardless,我们兴奋于有欧洲的银行业法规协调我们的业务,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在整个欧洲大陆迅速发展,并对各国根深蒂固,定价过高的本土企业进行挑战。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不会对布鲁塞尔的中央集权主义(注:布鲁塞尔是欧盟总部所在地)产生怀疑。但多数时候,欧盟并不是问题所在。面对Google或者微软这样的巨头,欧盟比我们的国家政府应对的更有尊严。他们已经否决了大电信运营商的兼并企图,或是想要压低关税的想法。而我们的政府有时却不这么做。

问题还不止于此。不可否认,欧洲这几年问题丛生:希腊经济灾难。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令人震惊的青年失业率。福利负担就像一个潜伏着的定时炸弹,却跟移民和难民越境造成的危机一样真实。

但面对危机,难道关上国门就能解决问题了吗?

两年前,唐纳德·特朗普说,解决埃博拉最好的办法就是停止西非所有前往美国的航班。试着回忆下那段日子人们有多么恐慌,连小报头条都在尖叫着 “ 关闭边界 ” 。但如果所有国家都真的这么做了,现状会如何?所幸,结局并非如此:国际社会冒着生命危险帮助解决危机 ,给所有人带来了安全。

埃博拉和欧洲当然难以相提并论,但却透露出相同的信息。我们是其中重要的参与国。我们属于这个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之一,无论是北约,还是G7,还是联合国。

我们这样做,是因为作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我们感到自己身怀重担。但我们不要忘记,做这些好事的同时也符合我们的利益。在欧盟,我们扮演我们的角色,承担我们的经济和领导义务 – 但也通过这些方式,我们使得欧盟朝向我们有利的方向。通过帮助别的欧洲国家解决问题,增进它们繁荣,最终帮助的,还是我们自己。

移民也是如此。

特朗普煽动美国选民的一个方法是声称墨西哥正给美国输送“毒贩”和“强奸犯”。但在欧洲,我们心知肚明:最优秀的人来了英国。哪里能找到最年轻而聪明的意大利人,德国人,法国人,西班牙人和瑞典人?他们在皇后公园和巴特西和肯特镇。他们为肖尔迪奇的创业公司工作,在苏荷的广告公司里挥洒汗水。他们在 帝国理工 或 伦敦政经 或 圣马丁大学 学习。他们选择在这里度过他们最好的年华,使得伦敦成为世界上最热闹的,最国际的,最欣欣向荣的城市。

作为一家初创的投资者,我天天与欧洲最聪明,最有野心的企业家见面,而他们最大的决策之一就是选择他们未来公司的所在地。

他们需要一个商业友好的环境,但最重要的是,他们希望获得最优秀的人才 – 最好的计算机科学家,优秀的设计师,最好的商业头脑。他们可以去旧金山 – 但这就意味着光签证申请就要几个月。所以他们选择伦敦。伦敦刚刚被安永会计师事务所评为世界第二好的地方,仅次于硅谷。试问世界上哪个国家不想拼尽全力以获得这样的地位?

为什么我们现在要关上大门,放弃这些?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投资了Gousto – 由德国人创办,总部设在伦敦西部; Toucanbox – 由一位法国女性创立,在普特尼 ; LYST,一个西班牙 – 英国混血和一个斯洛文尼亚人,在霍克顿; Peoplegraph,一个英国人和一名罗马尼亚人,在布里斯托。

他们在这里,因为他们可以在这里找到整个欧洲的人才。看看英国现在顶级的初创公司吧:你会发现意大利的首席技术官,丹麦的销售总监,保加利亚数据科学家,瑞典的产品经理,德国的运营专家。当然,也有最好的英国人才。

这就是,为什么伦敦能够在 1990 年代中期起超越欧洲其他城市的奥妙。

伦敦本可以在欧洲风险投资中取得无可争议的领导地位。更何况,现在其他英国城市:曼彻斯特,布里斯托尔,爱丁堡 也在建设高科技社区。在英国的土地上,建立下一批伟大的全球顶尖企业,这本可以实现。

然而现在一切都变了,现在伦敦创业者已经不知所措。他们想知道他们是否应该留下,还是应该去柏林,巴塞罗那,都柏林或任何欧洲的安全地带。

设想一下,你公司里有 40 个人,但只有 12 个人是英国人。一个封闭的英国可能会让你的公司瞬间分裂。

当然,你可以用脚投票,很多人已经这么做了。

更重要的是,现在退出欧洲将不仅仅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 它还深深的影响了我们的民族性。在不列颠历史上,这个民族还从未心胸狭窄如斯。我们的视野曾一直朝着广阔的海洋。正如 约翰 · 多恩 写于 400 年前的句子: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可以自全。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整体的一部分。
如果海水冲掉一块,
欧洲就减小,
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果英国不幸最终离开欧洲,恐怕那最后的丧钟,正是为我们自己而鸣。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