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闷骚的创业公司说他们要振兴中国草根足球

每当看到职业球队各个球员都有详细的量化数据分析报告时,我都很艳羡并苦恼:为什么我就没有资格被数据统计?为什么我就不能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地找到自己究竟菜在哪里?如果有人从十年前就贴身记录我的球场成长轨迹,我觉得现在就不会拿那个圆滚滚的东西毫无办法。

上个月底,我参加了一款名为踢球者的app产品发布会。实话说,即便有著名足球评论员董路和国足助理教练李金羽这样重量级嘉宾的站台,偶尔说些俏皮话,这场发布会也算不上有趣。台下女生不超过十个,台上根本没有。

闷骚的程序员们,也许真的只有在足球场和编码器里才能挥洒他们的激情。

2015-10-22 162602_meitu_1

我下载了踢球者app,可惜不是在拍广告或者动画,一个人组建不了一支球队,也就没有机会在比赛中试用。我只好找到踢球者公司去摸摸底。

如果不是再三询问他们的公关,我甚至无从得知踢球者公司CEO的姓名。把“踢球者”和他们老大“黎正诗”两个词放一块儿问度娘,度娘告诉我:很抱歉,没有找到相关网页。跟位于北科大附近的公司地址一样,冷色调的踢球者并不曾给我留下一种个人英雄主义的印象。

黑色络腮胡、黑色边框眼镜、黑色公司文化衫,身材还有点微胖,当黎正诗一个人坐在我面前时,就是个木讷的工科技术男。甚至连踢球者发布会的外宣文稿里,都找不到这位低调的CEO,而是公司的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他的两个队友,张琣湋和翟磊,来具体负责对外工作。

team1

但当黎正诗跟这些队友站在一块儿,他们就是个非常有活力和攻击性的团队。五年前,张琣湋刚进入乐视,参与组建公司足球队,结识了黎正诗。这两个AC米兰的死忠球迷相见恨晚,与另一名差点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的队友翟磊一起,在北京城的各大足球赛事里南征北战。

就在那一场场金子般闪亮的比赛里,队友慢慢成了兄弟。他们不会想到,不久之后,他们将一起卷入这股移动互联的创业大潮,还成了合伙人。以足球之名,以原来的乐视足球队为团队基础,黎正诗拉了七八个好朋友合伙,也创立了一家公司,做了这款定位于服务草根足球的app。

宽泛地计算,光北京市就有数千只业余足球队,遍布各大企事业单位。任何一家稍微有点规模的公司,员工之间都会自发成立足球篮球队,代表着单位的名义与其他球队比赛。

这些就是踢球者的目标用户。在中国越来越庞大的体育产业里,踢球者打算先服务好这些草根足球队,解决草根足球运动员缺乏数据统计的问题。

“草根足球和职业足球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管理和规范性上,优化草根足球的服务与环境,才能让踢球的快乐最大化。”李金羽在踢球者的发布会上说。

中国足球的这类问题简直就像青春痘一样长在脸上,丑,经常忍不住抠,可从来没有指标治本的手段可以解决。黎正诗和张琣湋也告诉我,虽然只是个创业公司,但他们也肩负着这种振兴中国业余足球的责任感,想通过自己的方式来给中国足球尽一点力。

按照张琣湋的计划,踢球者公司本身就是一支可以类比于足球队的团队。在他们的一份招聘宣传文案中,张琣湋把一个公司的市场营销员工比作球队的前锋,为产品开疆拓土、攻城拔寨;运营是中场润滑,负责串联整个公司的角角落落;技术工程师们则是后卫,保障产品不出BUG。

team2

足球需要团队协作,公司也需要团队协作,踢球者的每一个成员都视足球为信仰,团队意识渗入到了工作的各种细微环节里。虽然创业直接导致业余时间减少,可黎正诗仍然带领着队友们保持每个星期一到两场的足球比赛,每个球员都可以说是公司的产品经理。只不过,现在的这班人马,更引以为豪的队名是“踢球者”。

我到觉得,不管踢球者这样的创业公司是否真的能使中国足球的风气焕然一新,但他们确实是在用科技和数据的方式,用市场的力量来改善草根足球的生存环境。在自己踢球的过程中发现存在的问题,然后用自己的技术能力解决问题,这大概就是木讷而实际的程序员信奉的方法论吧。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