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聊天工具是移动应用之王?

为什么IM(聊天工具)做的好的厂商,几年就能上市交易,但社区往往却不行;为什么IM工具可以引起红包大战,但真正的网络钱包反击起来却倍感无力;为什么Facebook要让PayPal这家支付公司的总裁David Marcus来负责Facebook Messenger?为什么无论Snapchat的CEO Evan Spiegel,还是Kik的CEO Ted Livingston,他们都希望自己的IM产品能成为西方的微信

作为一类社交产品,IM当然也是对人们线下已有场景的一种线上映射,所以在解释这些问题之前,我们不妨先来看看IM是如何映射人们在线下的生活场景。

在线下生活中,人与人之间做的最多的事情或许就是彼此间不断的信息交换。人们通过不断的信息互换来完成消息传递、商业交易等社会活动。为了提高这些过程的实时性,技术爱好者们甚至还发明了电报、电话、传真、短信、网络转账等各种方式来加速这些进程。

放到如今的互联网上,当越来越多的人拿着手机主要是为了上网的时候,IM就成了网络上人与人之间关系最直接的映射,也是最强的;在一个网络社区(SNS)中虽然人与人之间也能互相成为好友、建立关系、做信息交换,但这层关系无论是在实时性方面还是便捷性方面相对IM都要弱的多,而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很多行为又都是基于强关系属性发生的。这就好比在网络社区上你更多的时候只是和朋友们维持关系、做些互动,但在IM上则是做真正的沟通和信息交换。

其实,如果我们把IM和社区对比来看就会发现:IM提供商可以基于IM做一个活跃的社区,但社区服务商反过来基于社区推一个IM就会比较困难;移动IM可以基于IM做移动支付,但做移动支付的却难以基于支付做移动IM;移动IM可以基于IM做游戏平台,但做游戏平台的却难以基于游戏平台做IM……

所以,无论是支付这样的商业交易还是游戏这样的娱乐平台,当它们对强社交关系的需求越强烈时,就越容易在IM上开花结果。就像抢红包这种明显是强社交关系属性之下的活动,你在微博这样的SNS上抢的会比在支付宝上方便,在微信这样的IM上抢的又会比微博上方便。

在国内,我们已经习惯了像微信这样从IM出发做起来的平台级产品,但在西方,虽然IM工具也有不少,但并没有那个进化成了微信这样的平台,所以无论是Snapchat的CEO Evan Spiegel,还是Kik的CEO Ted Livingston,他们都希望自己的IM产品能成为西方的微信

对于这些积累了一定社交关系的IM来说,如果想要成为微信这样的平台,支付功能就是其中的重要一环。在强关系链配上支付能力之后,就好比是给了每个用户一个钱包,这不但是在IM产品上培育商业交易的前提,更是让IM可以成长为平台级产品的基础。所以,除了我们熟悉的微信支付之外,像LINE、Snapchat、Facebook Messenger都已经在做或者正在尝试做支付功能。

当听到像Kik、Snapchat这样的IM都希望变身成微信后,或许你的第一反应是西方的用户谁愿意接受微信这样臃肿的产品,不过在Ted Livingston看来,虽然中西方世界的网民确实存在产品偏好上的差异,但那些刚接触网络的年轻用户却没什么不同,他(她)们都尚还有决定用哪家银行、在哪里购物、在哪里玩游戏,但是他(她)们都聊天。这也就让Snapchat、Kik们有了变成平台级的可能性。

所以,看看你身边的人,他(她)们有的玩Twitter、有的不玩;有的玩Facebook、有的不玩;有的玩游戏、有的不玩;有的玩朋友圈、有的不玩;但没有人不聊天,而移动IM应用能成长为一个大平台的秘密就在其中。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