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科技,成为改变台湾 2016 大选的关键因素了

你肯定已经知道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获胜,成为第 14 届台湾地区领导人。更重要的是,由“蓝天换绿地”这背后最大的因素,俨然就是网络科技发展带来的影响。

这次台湾地区领导人和立法院选举的重要看点,除了民进党再次获胜取得执政地位,并且在立法委员占据压倒性优势席位,另一件重要的事是代表年轻人世代的新政党—“时代力量”,成立不到一年,就以 74 万 4315 票、得票率 6.11%,在立法院(国会)政党票跨过 5% 门槛,总共拿下多达 5 席立法委员的席次。

这意味着,时代力量已经成为次于国民党、民进党和亲民党的台湾第四大政党,也成为最具有台湾政治观察与代表性的阵营。

2016-01-16 10.46.01

这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移动网络时代的兴起,在 Ptt、Line、Facebook、Youtube 等网络平台上,通过年轻人的表达参与,跟网络宣传战的传播,能够更轻松、即时地得到了更多台湾民众的认同,进而转变成为选票的支持。

这让我实地在台湾大选现场观察体会到,网络科技已经成为改变台湾大选的最大、最为关键的重要因素了。

在台湾传统的选举方式里,要赢得最终胜利,就必须得要花下大笔金钱,通过插旗帜、印传单等宣传方式,并到各个街巷去扫街拜票的线下实体场域,才能有机会成功,而这次有更多的是通过网络科技的社交网站平台,来达到极大化的宣传效果。

46363727_meitu_1

这次,我特别到台北采访到了负责网络营销宣传策划的民进党媒体创意中心副主任詹贺舜,与时代力量立委候选人林昶佐的竞选办公室总负责人吴峥,来看看他们如何看待这次大选的网络宣传。

时代力量:网络开放的精神,是我们在学习的

时代力量立委候选人林昶佐竞选办公室总负责人吴峥说,现在候选人都会有 Facebook 的粉丝页,主要就是通过台湾人最爱使用的 Facebook 这个社交平台去向大家介绍林昶佐这个人。除了放上时代力量的政策诉求之外,主要会在 Facebook 上面放出林昶佐的每天拜票行程,通过这样的方式,会让大家更加了解我们在做些什么事情,这也会比直接诉求政策理念,更加让一般社会大众更有熟悉与认识感。

11.pic

12.pic_hd

在选前夜晚的活动,我采访了吴峥。

因为台湾“太阳花”运动而爆红的吴峥说,我们也希望学习德国海盗党,通过网络去做更多网络上的开创与参与,虽然还没有做到他们那样网络公开参与的程度,但是这样的精神是我们时代力量在学习的。

德国海盗党(Pirate Parties International)成立于 2006 年 9 月,是国际海盗党联盟的一个分支。他们的成员大多是20至30岁的年轻人,喜欢使用电脑、网上冲浪、玩新式游戏和佩戴新潮服饰,其中不少人还是活跃于网络的职业电脑黑客。

另外,会在文宣海报上面下更多功夫心力,有平面设计师去体现出更具有质感、美感的设计感出来,而不会像过去那样的俗气。

吴峥指出,目前主要有 5 个时代力量的同事,一起来协助林昶佐在网络上的营销宣传。他认为,网络是一个很好的平台,这也是一个与民众沟通的媒介。而林昶佐从乐团主唱到政治人物,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在网络上爆发出来,更是事半功倍。

从去年 12 月 26 日在台北自由广场举办“镇魂护国”演唱会之后,Facebook 的粉丝数量就开始大幅度的上升,这也是原本没有预期到的。吴峥说道。

10.pic_hd

民众在时代力量的竞选现场,使用手机抢先上传现场照片到Facebook,分享给朋友。

14.pic

民进党:分众、精准,不搞负面选举

民进党媒体创意中心副主任詹贺舜说,民进党的网路策略就是“分众、精准、少花钱”,至于一些网路留言或攻击,自然会有网路机制去平衡处理。

民进党在网络平台上分成多个平台,Facebook、Twitter、Youtube、Line 都有使用,不同分众与习惯,针对不同使用者的习惯,去调整不同的设计。在 Line 上面不能给很多资讯,就是给一个图片与一段话,Facebook 可以在多一点点文字去说明。而首投族,也区分成为还在念书的大学生,或是刚出社会工作的社会新鲜人。

20150212110638_pic_meitu_1

詹贺舜。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网络传输的流量也比以前更为快速,詹贺舜说,他们顺势制作推出更多影片、动画等,在制作图片和影片时,文字、图像都要更精简,影片也必须要 HD,配合使用者介面来设计文宣。

詹贺舜说,目前民进党的媒体创意中心,大概有 20 位工作人员的团队,包括电视、广告、拍摄等制作全都包。

不管是年轻人还是一般民众,詹贺舜说,都会通过科技软件去催票。但是现在台湾的网路使用者,已经不是局限年轻人而已,包括30、40岁也很多。詹贺舜说,民进党强调公开透明,与网友多向互动并参与政策拟定,才能使网路世界了解民进党运作模式,进一步把“网军变朋友”,认同民进党的理念。

3.pic

蔡英文在选前之夜,使用Facebook Live 直播,上线观看人数破万人次。让不能到现场的人们也能参与。

600_314

詹贺舜表示,民进党新设立的媒创小组,每天有 3 到 5 人负责查看网路舆情,若有不实讯息、涉及人身攻击,会建议党中央澄清,不过,因网路传播快、互动强,谣言本身会快速受到检验,这群网友也会自己去寻找答案,网民的反应甚至会比党中央快。

2009 年成立网路部后,加强运用脸书、官网、Youtube 作为政策宣传平台,但不做政治抹黑、不打负面选战;脸书也只放政策、议题立场及行程花絮,软硬议题交叉贴文,维持一定浏览量,增加传播力。

另外,今年 2 月也推出“开放民进党(Open DPP)”,让网友连署议题,只要突破万人连署即可送案到民进党中常会。在网络上留言提供的意见,也都有把这些纳入智库研究做为施政的参考依据。

12469462_10153294479617155_3730030299631208506_o

对了,我也试图想要采访国民党负责网络宣传渠道的主要负责人,已经在 Facebook 留言并获得联络,但是直到晚间开票确定朱立伦落选之后,朱立伦竞选总部发言人、国民党中央委员会文化传播委员会国际资讯暨议题中心代理主任徐巧芯,都一直没有回复我发送过去的邮件问题。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昨天晚间出现的台籍韩国艺人周子瑜道歉影片,瞬间在台湾各大网络平台例如 Ptt、Line、Facebook 上面流传开来,这使得更多的台湾民众出来投票的意愿大增,更带动人们在 Facebook 等社交平台,晒出自己回乡投票的车票,引发更多讨论话题与互动,也算是另类的网络影响了

a29ddbe22afc239c538bfca42cea40ad2

12510297_935978829772203_8034649048560504775_n

12410566_10208649302653201_2002273551443290484_n

总结来说,近几年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远远落后世界科技发展的台湾,终于也在这次 2016 大选,稍稍赶上了“网络科技影响了人们”的这么一个重要指标性意义。由于台湾的人口少而且地理空间小,决定了互联网所带来的规模效应优势难以体现,正因为 这次大选,可能多少炒热起台湾对于科技互联网产业的关注度,就像是刚长出的小萌芽,科技在台湾孕育着未来的新机会。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