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公司如何巧用工具提高团队生产力——豌豆荚创始人王俊煜讲述团队背后的“利器”

如果你不幸成为了一名Android用户的话,你会发现豌豆荚、手机助手这类桌面应用可能是Android相关应用中体验最好的产品了。他们不仅要比大部分Android应用糟糕的体验好很多,甚至和苹果的iTunes、黑莓的桌面管理器相比,都像是下一个世纪的产品,而且这还是在中国垃圾流氓软件横行的时代。

为什么Android桌面管理软件能够为中国大部分手机用户提供如此优秀的用户体验呢?这可能需要好好研究一下。不过今天豌豆荚创始人王俊煜在极客公园2013创新大会上分享其团队使用的工具的时候,却给了我们一个足够充分的理由。

豌豆荚是2010年创新工场早期投资的几个团队之一,经过三年的时间,豌豆荚团队发展到85人,用户数量超过一亿,每天通过豌豆荚下载的应用超过1500万。而作为从Google出来创业的85年小生,王俊煜希望他和他的团队能像硅谷那群人一样单纯地做自己喜欢的事。用王俊煜的话说就是:“我们希望证明,一群单纯的喜欢自己做的事情的年轻人,是可以亮亮堂堂的把事情做好、做大的。对,即使是在中国。”

所以,或许从一开始,豌豆荚团队就有了做成一个热爱、透明、高效的团队的基因。

什么样的人才能组成一个透明高效的团队呢?王俊煜列出了6条公司目前仍在执行的措施:首先是招热爱自己工作的geek,然后给每人买一台Android手机,每两年给大家提供一次买自己喜欢电脑的机会。然后报销大家买App的费用、普及“科学上网”的知识(fq),以及“养四只猫”。

这些都是基本的员工关怀,豌豆荚为团队每一个成员提供自由的选择和舒适的工作方式,同时也顺便解决了其他可能出现的问题。比如豌豆荚没有Android测试设备,因为85位员工的Android手机可以覆盖大部分机型;而在王俊煜演讲PPT中多次出现的四只猫,也解决了团队中Geek男居多而缺乏趣味性的问题。

除了软性措施,在Google用户体验团队工作过的王俊煜自然不会放过众多提高团队工作效率的工具软件,比如公司为团队提供的170个Google 企业邮箱,所有团队使用默认全员共享的Google 日历、Google 文档,以及文件共享工具Dropbox。除了Dropbox使用的是免费版,Google Apps每年50美元,王认为并不贵。

当然,作为互联网创业公司,产品数据是非常重要的参考指标。豌豆荚会用到Google Analysts  Analytics(网页数据监控工具)、Geckoboard(用于业务数据显示),另外豌豆荚工程师还开发了一款报表系统MUCE(目测)。王俊煜称,这款软件之所以叫“目测”,是因为他们的工程师喜欢说“据我目测……”。

豌豆荚团队最初是根据职能来划分的,但由于沟通不方便而且效率低,后来他们便开始根据项目来划分,这样便大大减少了团队的沟通成本。项目划分后,有些项目组如果缺少某一类人员的话(比如设计等),那就只能由组内其他成员担任。所以在豌豆荚里,很多人都是一专多能。

在项目管理中,工具也是必不可少的。最初由于豌豆荚各成员习惯使用的项目管理软件并不统一,所以内部一度使用三款项目管理软件:Bug跟踪管理系统JIRA、37Signals的知名项目管理软件Basecamp以及Facebook联合创始人Dustin Moskovitz开发的任务管理软件Asana。JIRA每年4000美元,Basecamp每月最低20美元,Asana较贵,每月800美元。

由于Asana权限是默认开放的、而且比Basecamp更机智灵活,团队在项目管理、CRM、面试管理等方面都可以用。所以过了一段时间后,大家都开始转向Asana,而放弃了前面的两个。

当然,网络的普及,让移动办公和异地办公越来越普遍。所以豌豆荚团队在实时沟通上也使用各种可能的方法,除了Asana有自带的沟通功能、Google Docs上的评论系统,豌豆荚团队还使用Google Apps Script、Google App Engine等开发了满足团队需求的实时沟通工具。

除了上面效率利器,王俊煜还介绍了一些更有趣的东西。比如,他们使用Zapier(商业版IFTTT)来实现多个工具之间的触发机制,使用RescueTime来实时跟踪你的工作效率情况并在同事间相互炫耀谁的分数最高,他们甚至还开发了一个订餐系统,每天吃饭前选好自己要订的餐,然后阿姨根据统计数据向餐厅打电话订餐……

最后,王俊煜算了一笔帐:豌豆荚全体员工85人,将上面所有工具每年所花的费用加起来,总共是26026美元。也就是说,如果除以85,摊到每个人头上只有306刀,约2000人民币。相比于每个人的工资,这点钱几乎是小巫见大巫。

“最简单好用的工具,才能做出最简单好用的产品、同时把产品做大做好。”这是豌豆荚创始人王俊煜结束演讲前的最后一句话。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