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创新、创业者精神、恐惧和未来的迷思,彼得·蒂尔怎么看?

人们,特别是中国科技圈的人们,乐于造神——Peter Thiel就是这样一位快要被神话的人物,他正在全球巡回宣传的新书《从0到1》几乎快要被人们誉为创业圣经。究其根本可能在于里面宣讲了一个极度正确,但在中国几乎很难实现的理论:实现了从0到1的公司才是伟大的公司;而在中国人们热切地回应和传递着他的“从0到1”,却把它无形地消解在了自己那个“从1到N”的世界里。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是可以理解Peter Thiel为了新书的宣传工作来到中国,即便这个国家的科技创业圈子曾被他定义为“确定的悲观”。但PingWest品玩绝对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向他发问:有关创新、创业者精神、恐惧和未来的迷思,他是怎么看的?为此,应《老友记》之约,PingWest品玩联合创始人骆轶航(Thomas Luo)邀请他和今日资本合伙人徐新一起接受了专访,以下是经过精编的专访纪要。

(PT: Peter Thiel; KX: Kathy Xu)


从0到1的创新才是伟大,从1到N不是

PT:迄今为止绝大多数的公司都是模仿性的,克隆、复制现有的模式。那些获得成功的公司,大部分都做出了足够大的突破,而不仅仅是复制。获得成功的关键是做新事情,而不是模仿。

KX:伟大的想法、技术的创新,很多都是在美国产生的,而非欧洲、日本或中国。我们并不是不想投资“从0到1”的公司,是因为中国真没多少。

PT: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期西欧远比美国更具创新性,美国一直在复制西欧的东西,比如量子经济学、航空业。二战之后创新的发生地转移到了美国(以及后来的日本)。历史就像车轮,有一天中国(从经济上)会追上美国,但创新不一定。

创业怎么选人,以及什么才是伟大的创业者

PT:不要跟在你上周的社交聚会上认识的人一起创业——我跟PayPal黑帮的其他人认识三四年了,熟悉每个人的优势和不足。

伟大的创业者都是疯子吗?

PT:开创一个伟大的公司需要疯狂的点子,需要打破常规的思维,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必须是疯子。

优秀创业者的特质

KX:伟大的创业者要具有杀手本能(killer instinct),拥有洞察能力,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做成别人做不成的事情,就算一开始的产品失败了,又能拿出新的产品。刘强东(电商公司京东的创始人)就是这样,他的公司是亚马逊+UPS,是一种独创的模式。

PT:十分同意这种观点。

投资Facebook的决策

PT:一系列因素的组合,比如人员、技术、产品和商业战略:从人员上,马克·扎克伯格拥有杀手的本能,他懂技术、产品和市场。这是一种很好的技能组合。

关于垄断

PT:静态的垄断,比如政策决定的部分行业垄断、知识产权法、专利法等,都是糟糕的垄断,阻断了价值的发展。动态的垄断、创造性的垄断(比如Google)是好的。

KX:我们非常喜欢垄断,土豆和优酷竞争,彼此争夺第一的位置,今天土豆第一,明天优酷又第一了。然后他们合并了,我们的portfolio(投资公司)又变成第一了。

怎么看大公司之间的竞争

PT:一些公司,特别是大公司,整天想着跟周围的人去竞争,整天想着要进入对方擅长的领域。争强斗胜之心是好的,但垄断不是这样获得的。获得了垄断的企业主要还是靠核心业务,他人无法颠覆的核心优势。

比如说Google的核心是搜索和广告,但他也想做开放平台、操作系统、社交平台。对于普通公司来说,这些决策有可能成为陷阱。

收并购是不是一劳永逸解决竞争的办法

PT:收并购只是短期的解决方案,从长远来看,稳定的垄断地位需要1)技术优势;2)平台效应;3)规模经济效应;4)一个非常棒的品牌。苹果就是一家这样的公司。

中国公司、中国市场的现状

PT:拿Facebook收购Instagram来说,如果腾讯也想收购,出价高一倍,那Instagram自然是腾讯的。中国市场很大,竞争很激烈,BAT中的任何一家都在盯着进入另一家的熟悉领域。对于寻求创新的企业来说,被中国企业收购,获得在中国市场横向发展的结果,并不一定好。

怎么投资

KX:赛道和赛手论,怎么看嘛。

PT:我投资是很专注的。虽然数据并不算太透明,但是A16Z、Benchmark、红杉等这样的硅谷顶级风投,也都是类似的投法。

KX:沃伦·巴菲特曾经说过,如果不愿意把自己净值的10%投给这家公司,那么你就不应该投资这家公司。

Twitter

PT:虽然创始人很重要,但我一直说,如果有一个特别棒的点子,配上烂人也能出来比较不错的结果,Twitter就是这样嘛,这家公司创始人也就能得65分,一般75分以下的创业者我都不会投资(他曾经公开炮轰Twitter管理团队上班吸大麻)。马克·扎克伯格可以给95分,他们的商业策略很烂,一开始的产品也没那么有魄力,但是这些都可以学习,都可以改变。

当然,情况也可以因人而异。如果是尖端医学的公司,比如生命科学公司,创始人通常是天赋秉异的科学家,管理公司的技巧不到30分也没问题。

恐惧

PT:担心衰老和疾病。所有的疾病都由衰老带来,比如癌症,比如老年痴呆症。我认为,这方面公司和科研的资金投入还不够多。

未来

PT:我一直担心现在的硅谷,会出现1999年那样的泡沫,即便现在一派繁荣景象。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