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中国负责人闪电离职内幕:“越界”风暴引发团队动荡

本文转载自硅星人(微信公众号:guixingren123)

他 2016 年加入 Airbnb,担任中国产品和技术研发团队领头人

今年 6 月升任全球副总裁,全权负责Airbnb爱彼迎中国事务

突然 Airbnb 一纸公告,语焉不详地宣布他“辞职”离开

随着他的离职,更多真相流出

一些 Airbnb 员工终于吐出了沉积已久的不满


10 月 23 日,在外界看来毫无预兆,Airbnb(中文名:爱彼迎)中国区负责人葛宏突然离职了。

这离他升任Airbnb全球副总裁、开始全权负责这家估值高达300多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的中国业务,才仅仅 4 个月。

在公告里,Airbnb 没有透露更多信息,只是有发言人称,葛宏“已经离开Airbnb追求其他机会”。蹊跷的是,在他离职之前,该公司联合创始人 Nathan Blecharczyk 宣布将出任中国区主席,而他离职之后,中国区业务由该公司驻新加坡的地区总监萧锦鸿(Siew Kum-Hong)临时负责。

空降的联合创始人,突兀的离职消息,继任者临时负责……尽管很多媒体把这场不同寻常的人事变动解读为“中国业务失利”或者“总部不放权”,但是,关于葛宏和他带领下的中国办公室的传言,突然在Airbnb 内部甚至整个硅谷爆炸了。

有人说他在公司搞政治正确,结果不得民心;有人说中国区 KPI 考核太严格,没达到要求被开了;更有甚者有拿Airbnb中文名为由,质疑中国区没有实权;以及,还有一大帮围观群众,在问题下面吐槽 Airbnb 服务糟糕。

但根据硅星人(微信公众号:guixingren123)多方求证,葛宏的离职,却不是因为上述理由,而是和 Airbnb 中国区管理团队部分成员被指公德和私德有失有关。

葛宏早年就读于清华大学,后前往耶鲁大学进修,取得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

毕业后,葛宏加入 Google 开发交易和 AdSense 广告组件。2009 年,他加入了 Facebook 担任工程总监 (Engineering Director),负责从零开始打造 News Feed 广告系统。

积累 6 年开发和带队经验后,葛宏跳槽到 Airbnb,随后升到了全球副总裁级别,被委以重任,重新打造 Airbnb 中国业务。

工程主管被指恶劣对待员工

10 月初,企业点评社区 Glassdoor 上出现了一则前员工对 Airbnb 中国的评价,标题很直白:“避开北京办公室” (Avoid Beijing ofice)

在这个帖子里,这名前员工很愤怒地写着:

产品团队管理层恶劣对待和辱骂员工。有人站出来质疑他们的行为,事后却被开除。总部不在乎北京办公室发生的一切,北京管理层为所欲为。

这个页面用关键词能搜到,但点进去已经看不到了。这是硅星人保存下来的截图:

avoid_beijing-office

 

在帖子里,这位前员工提到,Airbnb 北京办公室的员工们都很友善,而且会关爱其他人,但是北京管理层的作为却让很多员工都像在“地狱一样”。他还建议总部的管理层要面对现在产品管理团队的问题,直接和员工们谈谈,了解更多反馈。

在极其重视打造积极正面的公司文化的 Airbnb,“管理层恶劣对待和辱骂员工”,这是一桩非同小可的指控。但多方信源向硅星人反馈,这是“真的”。

Blind 是硅谷很流行的一个匿名职场社区,只有用公司后缀邮箱才能注册,而且只有本公司的人才能看到。根据内部人士向硅星人提供的Blind 截图,有员工把 Glassdoor 里的截图发到了Blind 上,询问是否属实。

结果,不少了解内情的员工跳出来进行了证实。

Blind-shot-1

 

-这段关于 Airbnb 北京办公室的评价真实吗?

-很遗憾是真的

-从我听到的来说,是的

而随着这样的爆料越来越多,在另外一个帖子里,有人直接点出了“恶劣对待和辱骂的员工”的主角——Airbnb 中国团队的工程主管(Head of Engineering Airbnb China)。

airbnb-chao-1

 

内部人士告诉硅星人,这位 Airbnb 中国工程主管多次在北京办公室内用脏话侮辱员工,导致多名工程师患上抑郁症。

在知乎上,甚至有一个匿名回答是这么说的:

一言不合就辱骂,甚至人身攻击,恐吓下属工程师。其中两人因此得了抑郁症并在北京当地住院治疗。结果一名康复,离开Airbnb中国回到美国本土总部继续工作。另外一名被工程主管恐吓并强令辞职,随后转业加入了今日头条。

内部人士称,该工程主管的所作所为,导致 Airbnb 中国团队几近“分崩离析”:

那些最早从 Airbnb 总部过来的,一些申请回了总部;而一些本地招聘的同事则跳槽去了其他公司;

也有员工匿名透露,她会把离职的员工从包含现、前员工的微信群里删掉,加回来被她发现又删掉。员工流着眼泪给离职的同事开欢送会。

而随着这样的事越来越多,大家积累的怨气越来越大,“人们都丧失了信心。” 内部人士向硅星人提供的截图显示:员工的怨气甚至转向了公司高层,认为他们只顾赚钱其他不管,违背公司价值观。

举个例子,我们在中国招的资深 Android 开发 Mark,对我们的价值观笃信不疑,却被辱骂和恶劣对待,以至于患上抑郁症,最后被迫辞职。

-我的天,这是真的吗?员工的地狱?难以置信。高管们是真不作为还是只要赚钱其他随便?

blind-shot-5

中国区负责人,为何对此视而不见?

当遭遇如此大的内部危机、公司文化遭到挑战、人才纷纷流失后,中国区的负责人葛宏却没有给出任何措施。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的工程主管是个很无情的人,上面还有她的中国区 VP 罩着。”

内部人士指出,中国工程主管在办公室里骂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员工现在情绪很糟糕,释放出负能量。但最让人丧失信心的是,多次举报后,她的上司——中国事务负责人、全球副总裁葛宏却无动于衷。

blind-shot-3

追溯到过去,葛宏跟该工程主管,其实早就共事过。葛宏前一份工作是 Facebook News Feed 广告工程总监(Engineering Director),而后者加入 Airbnb 前也在 Facebook 的这个团队。

葛宏:

gh-fb

被指“恶劣对待员工”的当事主管:

rc-fb

 

二人在 Facebook 的工作时间重合了三年六个月,合作已久。2014 年,葛宏就在自己 Facebook 账号上发表贴文,称与搭档合作愉快。评论中已经有人点透,葛宏表扬的是谁(图片来自知乎匿名回答,为保护无关人士打码)

gehong-fb

 

LinkedIn 资料显示, 2015 年初,该主管才从 Facebook 跳槽到 Airbnb,职位是工程经理 (Engineering Manager, EM),工作地点在旧金山。

仅一年后,Airbnb 开始全面发力中国区业务,从 Facebook 挖来了葛宏担任中国产品和技术研发团队领头人,不久,她也升职为中国的工程负责人(Head of Engineering)。

rc-li

一些员工质疑她的管理经验不足也能委以重任,表示不服,但考虑到 Airbnb 中国团队开始本来也不大,最一开始从硅谷过去的落地团队(Landing Team,指最初去往中国实现业务落地的团队)也才七八人,总部还是认可了这个指派。

然而正如文章前面所说的,无论是因为缺乏带队经验,还是情绪管理问题,该工程主管的所作所为,现在已经成为这场 Airbnb 中国办公室舆论风暴的源头。

不少人都也都把此归咎于她的直接上司葛宏对此的不作为甚至是包庇。

“来自上司的保护让她更加肆无忌惮。很早以前,员工就开始怀疑二人之间有什么‘工作之外’的关系。”内部人士说。

blind-0

而 Blind 里也有员工称,二人之间确实有“越界”发展亲密关系(该工程主管此前为已婚身份,今年已办理离婚手续),左右了葛宏对员工投诉工程主管一事的处理决定,此事“在北京办公室里制造了有毒的氛围,违反了Airbnb 的价值观。”

正是此事实在闹得太大,终于 Airbnb 管理层不得不做出回应。据称,上周葛宏被紧急召回美国总部接受调查,和总部管理层达成了一致,在回到总部的当周主动辞职。Airbnb 公开宣布联合创始人Nathan Blecharczyk被任命为爱彼迎中国的主席,中国区业务将由该公司驻新加坡的地区总监萧锦鸿(Siew Kum-Hong)临时负责。

 

员工越级举报,总部处理不力

从内部的抱怨里可以看出,包括北京的员工多次尝试过越过葛宏直接向总部高管进行反馈,或者通过 HR 渠道反映问题,但是都没有得到及时的回应。这直接让员工们对公司管理层产生了失望的情绪。

创始人知道这件事。HR 主管来过北京很多次了。我们的公司最终还是决定什么都不做。这事是对我们价值观的践踏。我对高管层和布莱恩·切斯基( Airbnb 联合创始人兼 CEO)十分失望。

落地团队都开始回总部了。

unnamed-2

有内部人士说,落地团队最开始前往中国办公室,就是为了做出一些成就,但是最终获得的只有失望。“谁会待在一个领导随便辱骂人的地方呢?” 还有人表示,一年前,员工们就在公司渠道对这件事进行了正式反映,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后来情况终于闹大,事情才得到处理。

可是,Airbnb 中国员工仍未得到满意的答复。总部的处理很匆忙,调查只用了一星期不到,该辞的人辞,该顶上来的人顶上来。事后,总部既没有对此事提供解释和公示,也没有对之前利益和精神受侵害的同事做出任何补偿,更没有承诺今后如何杜绝类似的情况出现……整个流程显得草草了事。

受影响的不只是中国区员工

虽然事情看似以葛宏的离职告一段落,但是这件事情影响到的,却不只是当事人、Airbnb 中国办公室员工,还有很多总部的员工。

无论是公开渠道还是匿名论坛,或者是内部爆料中,硅星人注意到,除了他们认为这件事对员工造成了伤害以外,还有一句话反复出现:

(这件事)违反了公司的价值观,破坏了公司的文化

为什么 Airbnb 员工如此重视公司的价值观文化?

这和 Airbnb 创立以来的理念有关。作为分享经济的鼻祖和重要实践者,Airbnb 是极其重视文化和价值观的公司,他们认为,要打造一个屋主和住客的良好社区氛围,首先就要打造一个良好的公司内部文化。

2013 年,创始人兼 CEO 布莱恩·切斯基就在致全体信中引用投资人彼得·蒂尔的话:Airbnb 最重要的事就是 “Don’t fuck up the culture”。(别把公司文化搞砸了)

Airbnb 的公司文化到底是什么?切斯基的解释是:“与人合作,去做让你充满热情的事情,企业文化关乎企业的方方面面——如何招聘、如何发邮件、走进公司大楼的时候第一感觉是什么……”

所有去过 Airbnb 办公室的人都会对充满创意的装潢留下深刻印象,甚至有种说法,说 Airbnb 的办公室也是它的产品。而这就是文化的一个体现。

airbnb-office-NaNb93RLL4

工程副总裁(VP Engineering)迈克·柯蒂斯也曾表示,Airbnb 已经不再是一个创业公司了,正经历规模化发展带来的企业管理挑战。烦恼就在于如何在扩张、解决规模化发展带来的“产能不足”的问题的同时,不稀释企业文化。

而爆料中的指控,揭示了被顶礼膜拜的公司文化在 Airbnb 中国的尴尬处境:工程主管可以随意对待员工,而中国负责人可以一手遮天。

原本,Airbnb 的口号是“家在四方” (Belong Anywhere)。

Airbnb 中国区北京办公室员工发觉,领导在公司里玩过家家,自己在这里却找不到家的亲切感和归属感。

这让 Airbnb 创始人和员工们努力推行和维系的公司文化,失去意义了。

闹剧的影响甚至蔓延到了总部,有员工透露,即将到来的公司节日派对也有可能因为此事受到影响。

随着事情的细节进一步流出,这件事开始在硅谷爆炸性蔓延,并且开始被当地媒体注意到,甚至被解读为 Airbnb 在中国进展受阻、业务不顺。对于 Airbnb 来说,这实在不能说是一件正面的事。也不知道 Airbnb 中国招聘的时候,怎样才能摆脱 “Avoid Beijing office” 遗留下来的坏影响。

另外,事情爆发后,有员工半开玩笑地说:

只要(公司)在中国业绩好,他跟同事睡觉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马上就有人反驳说:

这周中国的增长又下降了,你的“只要”压根不成立。

长按二维码关注“硅星人”,让你看到不一样的硅谷!

guixingren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