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会员模式,不考虑视频和搜索,不卖照片……一直做排除法的Instagram打算如何盈利

Instagram-1

尽管Instagram被Facebook收购之后员工的日子过得不错,团队从7人扩充到16人一直到现在的34个人,但在昨天由The CommonWealth Club举行的和Instagram两位创始人——Kevin Systrom和Mike Krieger的对谈中,关于这家公司的盈利模式,两位创始人表现出了相当的担心:如何将这门生意变成可持续的生意,他们还没有想好。

在一开场时,Mike就说:“当我每天起床的时候,我都会有些害怕,万一我们不再往上走了,用户量开始下降了,我们该怎么办?”

Instagram的两位创始人似乎偏爱使用排除法。在当初决定这款产品名称的时候,他们就使用了排除法,据说Instagram这个名字当时在备选列表的倒数第二个,是Instant和telegram的结合体,当他们逐个划去别的时候才决定使用这个名字。在这门生意的盈利方式上,他们的思路也是:先排除我们绝对不会考虑的路数。

1,不会做Flickr的Premium会员模式

谈到Yahoo!最近收购的Flickr时,Kevin表示,他本人也是Flickr的会员,但Instagram不会考虑这个模式,而且他还补充道:“让我们的用户付高级用户费不是每天促使我从床上爬起来的动力所在。我们不会向用户收钱。”

即便是推出付费滤镜也不在考虑范畴之内。两位创始人说,他们推出上一个滤镜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但希望用户不要把关注力太放在滤镜上,“当我有了Facebook页面的时候,有人说,嘿,这就是那个做拍照软件的家伙。我们不是一家照相软件公司,我们是一家提供人们沟通交流的公司。”因此,在现在提供了“让大多数人都能轻易拍出好看的照片”的照相体验后,他们的重点会放在继续完善社交沟通体验上。

2,暂时不考虑视频和搜索

Instagram的目标是让大多数人通过简单的实时拍摄参与到这个世界中来。Kevin说:“我们做一个产品就是要解决一个问题。搜索解决了什么问题吗?”尽管如此,Instagram在去年曾经尝试过一个项目,用幻灯片的形式带用户回到几年前的某一时刻,因为这在他们看来,是人们拍照片的很大一部分原因——为了以后浏览起来记住自己做过的事情、去过的地方、见过的人。关于视频,他们则回应:“我们没有说过Instagram是一个捕捉世界上所有照片的东西。”但目前来说,他们认为Vine在这方面已经做得相当不错,“类似Instagram的视频版”,而他们更加想保持产品的“简单和有力”,提供“更快、更美、良好的使用体验”。

3,“绝不会卖用户照片”

“用户拥有他们的照片和所有的版权,我们只是方便你和世界分享你的照片的工具,”Kevin在回应之前更改条款造成的骚动时十分明确表示,售卖用户照片从来不在他们对公司盈利方式考虑的计划之中。

 

最有可能的方式?也许是做基于用户图片和兴趣的广告。两位创始人在昨天的访谈中反复强调,Instagram的初衷是让用户以图片的形式表达“这一刻”,捕捉世界上每个角落的每一分钟,他们对通过图片、标签、地理位置随后形成社区的这种原生的、把人带到一起来的方式(Organical way to gather people together)感到十分惊喜。

Instagram给出的数据显示,使用“dog”这个标签的图片现在已经达到了860万张,这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庞大的、热爱宠物的市场。Mike说:“烹饪就是一个很好的发现方式,人们热衷于上传自己烹调的食物,然后就着这个标签浏览别的照片。”如果Instagram要开放图片广告——和微博的推荐推文有些类似,但这些广告图片可以显示在标签下面,当用户主动浏览发现的时候,出现在其屏幕上。并且Mike也说到:“我们也在计划如何做和什么时候做,就像《Vogue》杂志上的广告,那些广告图片也是赏心悦目的。”

当被提问道:“Facebook这么久时间以来已经再也不会被认为是很潮的东西了,感觉有些过时了,而Instagram仍然是相当时尚的,对于这种结合你们怎么看?一个公司保持新潮的生命力,在你们看来,能有多久呢?” Mike说:“这两个产品都是人们社交的默认选项,我们只需要每天,这个东西对一些人来说是新玩意儿就好了。”也许在他们找到稳定、持续的盈利模式前,不断地进入世界版图上的各个新市场、新角落,保持住用户的增长,是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