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年的不止有霸道女总裁,还有这些“中学生诺贝尔奖”的天才少年们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不同的,然而,如果不是和这些98年、00年出生的孩子们聊起,谁也不会想到,他们的生活差异竟然是如此之大。

在98后霸道女总裁、17岁CEO王凯歆再次成为话题人物时,她的同学在默默熬夜为高考冲刺,临近几个省的学生在为了高考招生指标的事感到心焦。而还有另外一群人,他们的同龄人,在千里之外的美国凤凰城,和另外77个国家和地区的学生们,一起角逐全球顶级的高中生科学竞赛大奖——2016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Intel ISEF) 。

8

这项比赛素有“中学生诺贝尔奖”之称,获得二等奖以上的人,甚至有机会用自己的名字命名小行星。它汇聚了全球1760名少年才俊,都是各个国家在机械工程类、化工、数学类等学科项目里出类拔萃的高中生,其中,光中国就有37名学生携30个项目参赛,仅次于东道主美国赛区。

这些天之骄子们究竟在做什么?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我们随机找了几名参赛选手,和他们聊了聊。

滑板少年的创客梦

厦门六中的蔡炜桢和颜明,一个才高二,一个高三,就已经凭借自己打造的遥控滑板获得了这次大赛的机械工程类项目三等奖。他们的遥控滑板完全不像一项比赛的产物,实物看起来非常成熟,甚至并不比那些昂贵的电动滑板逊色。

蔡炜桢和颜明都是爱玩滑板的孩子,他们觉得普通的滑板滑起来太累,于是把自己的滑板加上电机、打造成电动滑板;但加了电机的滑板速度速度一下就飙升,刹不住很危险,于是他们决定再加一个刹车;有了电机和刹车,他们又想能不能做的更美观一点……

就这样,为了做一个自己想要的滑板,他们一共做了6代产品。在经过多次的迭代之后,他们最终的成品已经很成熟:电机内置在加拿大枫木加上碳纤维打造的板身内,外表看起来和普通滑板一样,没有出现电动滑板通常有的厚厚的凸起;刹车装置非常创新地装在了轮子里,除了通过蓝牙遥控进行刹车、驱动,板身上也有刹车踏板,踩一下就可以实现刹车;此外,他们还在板身加上了LED灯,酷炫指数直接飙升,我们现场看到的的回头率差不多100%……

4

现在,他们的滑板最快的时候可以达到29公里/小时,(颜明说理论上可以达到40公里/小时),而20公里/小时速度下的续航可以超过1个小时,重量也压缩在了8公斤左右。说实话,这些数据已经和我同事花了1500美金买的电动滑板已经不相上下了……

和一些项目完成后就被留在实验室不同,蔡炜桢和颜明虽然年纪小小,但是已经很希望能把他们的滑板商业化。他们说滑板已经通了厦门检验检疫局的检测,还专门申请了两项专利——或许有了足够的资金,这会是一个比神奇百货更好的创业项目?

1

PingWest:为了做好这个滑板,吃了什么苦头?

蔡炜桢和颜明:我们曾经因为压力和油没计算好,导致油缸爆出来两次,也曾在测试时摔了很多次。

PingWest:都是什么时候在做这个项目?

蔡炜桢和颜明:放学后和午休都在做,周末也是。

PingWest:老师和父母都支持吗?

蔡炜桢和颜明:我们学校非常支持科学研究,还给我们提供了资金,让我们可以找到工厂制作滑板。

PingWest:以后有什么计划?

蔡炜桢和颜明:我们也想要看有没有人愿意支持我们,把滑板真正做出来卖。

为了让有听力障碍的爷爷听到她的声音,她开发了这款手机应用

宋翊蔚是个看上去就很有个性的女生,她带着一幅类似哈利·波特的圆圆的眼镜,说起话来条理非常清晰。

来自复旦大学附属中学高三的她,开发了一款看上去很简单的Android 应用:你对着手机说话,应用把声音录下来之后,可以自动转化,让一些高频失聪患者能够不戴助听器就听到这些声音。她的研究获得了美国声学学会颁发的荣誉奖。

7

很多有听力障碍的青少年和老人听不清楚别人说话,不是因为对方声音太轻,而是因为声音太尖细(频率太高)。宋翊蔚的爷爷就是如此,因此不得不常年带着助听器。宋翊蔚希望爷爷在不戴助听器的情况下,听力也有所改善,于是她把助听器上的基频下移原理应用到了手机上:把0-8000赫兹的声音,通过手机应用转化为0-4000赫兹,这样,高频失聪患者就可以听清楚了。

“我的爷爷就是高频失聪患者,助听器很贵,从四五千到几万的都有,而且很多人他们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带助听器,所以我才有了这个想法。”宋翊蔚说。高三的她也已经出国求学的目标,拿到了纽约大学的Offer,但是同时也在等待更多大学的申请结果。不过,她也在计划,把这个App再继续完善下去,包括推出实时的声音转换功能。

PingWest:这次觉得中国参赛选手和国外的参赛选手有什么不同?

宋翊蔚:外国孩子他们不管有没有获奖,只要展示给人们看,就很高兴;中国参赛选手有人会一等评委看完、就在公众开放日自己出去玩,对于不是评委就很不重视。

PingWest:你会参加高考吗?

宋翊蔚:我已经拿到了南加州大学和纽约大学的Offer,但是我不是国际班的,是“体制内”的。(为什么要出国?)我自己都没想出来为什么出国,就是有一个逃避的想法,觉得过得很累,觉得出国还是好一些,不用体会高考那种感觉,

PingWest:上补习班吗?

宋翊蔚:我从来不上学科的补习班,都是根据自己的爱好来,在高中也在上芭蕾和声乐,钢琴学了十几年,还学过竖琴。出国录完了,我就不用去学校上课,就去报了西班牙语和日语班,还有画画。

PingWest:平常学习多久?

宋翊蔚:8、9个小时,回家作业比较少,一两个小时就完成了。我们更多是活动,团学联或者社团的活动,老师是布置作业,但是你不做也不会说你。我是三个社团的社长,校报、话剧、电台节目,还在上海一个电台节目当学生编辑,事情很多,所以只好牺牲睡眠的时间。每天差不多6点半就起床,12点才睡觉。

PingWest:父母是做什么的?

宋翊蔚:父亲也是复旦毕业的。父母都从商,都鼓励我根据自己的兴趣去研究。

PingWest:你追星吗?

宋翊蔚:追星追不起来,我觉得大家都很平等。(有喜欢的明星吗?)我喜欢我自己。

PingWest:最喜欢看什么书?

宋翊蔚:蒋勋的《孤独六讲》。

准哥大新生制作支持手势识别的AR眼镜

98年出生的王子川今年高三,他这次没能获奖,不过他也无需为即将到来的高考感到忧心,他和他在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国际实验班的同学一样,已经早早地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他已经拿到了哥伦比亚大学的通知书,要考虑的,只是选择哥大的计算机科学或计算机工程专业。

王子川参加Intel ISEF大赛的项目是他自己打造的“基于图像识别和手势跟踪的透射式智能眼镜”,也就是一款类似Google Glass的增强现实(AR)眼镜,但王子川很骄傲地说,他的眼镜可以做到Google Glass都做不到的事:通过手势来控制,并进行智能跟踪。

2

王子川的智能眼镜是基于Window平台,在他看来,Google Glass是用声音再加上触摸板来实现操控,这样其实很不方便,所以在他的智能眼镜里,他采用了深度相机的解决方案,利用灰度图把手从照片中过滤出来,从而实现用手势操控的效果。而且,他还自己做了一个应用,可以基于自然特征跟踪照片,往场景里叠加三维图像,比如透过眼镜,就可以在一张简单的森林图片上再看到一只叠加的三维老虎图像。

不过,遗憾的是,我们没看到实物。由于公众开放日有很多孩子参观,王子川的工程样机被组委会集中收了起来,怕屏幕会不小心伤到孩子,不过王子川也很坦白地告诉我们,实物没有效果图上看到的那么漂亮,“眼镜外面其实到处都是线,很不美观。”

18岁的王子川是个“老”科技迷,他一直对智能眼镜很感兴趣,谈起Magic Leap和微软的Hololens来眉飞色舞。他之所以想要做这个项目,就是因为对Google Glass很失望,于是决定自己动手来做一幅更好的智能眼镜。

比起王凯歆,王子川无疑是更“幸运”的。北京市科协为北京这样学有余力的孩子们提供了很多机会。一个叫做“北京青少年科技后备人才早期培养计划”的项目,让这些孩子们可以从从北京的106所知名实验室里,选择自己项目对口的实验室,向导师们请教。

王子川选择了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学院的实验室,来进一步完成自己的智能眼镜。尽管有导师带着,但是大部分的研发还是得他来做,老师的指导主要是告诉他有哪些论文可以去参考,并提供一些技术上的方向。

这个项目王子川做了一年多,无论是软件还是硬件,都是他自己一手做出来的。不仅暑假都泡在实验室里,平常晚上11点多回到家,他还要调试程序。带队老师都评价他,“是一个非常有韧性的孩子”,连实验室的教授都想让他放弃这个项目时,他还是坚持了下来。他的老师说,AR 眼镜上一个关键的部件只有一家以色列公司生产,但是对方不愿意卖给王子川这样的个人研究者,当时就连教授都劝他放弃算了,他还是坚持要继续下去,最后想到其他方法代替了这个硬件。

但王子川自己却觉得这些困难没什么,在他看来,他“只要想做,就一定能做成”。

PingWest:觉得大赛好玩吗?中国参赛选手和国外的参赛选手有什么不同?

王子川:挺有趣的,和世界各地的人交流,我和周围的印度、美国人、突尼斯人都聊了,‘进行了亲切而友好的交流’(笑)。

中国选手的优势在于我们有好几次特别的培训,准备的很好,基本上评委会问的问题都准备到了,语言也没有什么障碍,相比有些美国本土选手反而不是那么重视。

PingWest:你平时上补习班吗?

王子川:上的少,但是还是得上,学英语什么的没办法。

PingWest:你为什么要出国?

王子川:实验室的导师和我说,他们已经是国内第一的水平了,但是看看国外的论文,还是可以看出差距,所以还是得出国学。

PingWest:你平常看什么书?

王子川:我们都看美国高中书看的书,比如《了不起的盖茨比》。

PingWest:父母是做什么的?

王子川:父母都是政法大学毕业的,母亲还在牛津留过学,父亲是公务员,母亲给企业当法律顾问。

00后用数学原理分析抛硬币的奥秘

即使是在这群亮眼的孩子里,黎世伦也非常突出,他今年才高一,但是你说他是数学天才也不为过:他去考奥数,从不会专门准备,“运气好拿个一等奖,运气不好就是二等奖”,初中两次拿了全国一等奖,希望杯“只”拿了个二等奖;他参加丘成桐大赛,后来清华直接降60分招收他,“不过我想出国,清华至少保个底,我想申请哈佛或者MIT。”

3

黎世伦这次“运气不好”没有拿到奖,但是看看他的研究课题:“抛硬币的奥秘——基于动力学行为的二值决策公平性分析”,也就是说,用动力学原理来分析抛硬币是否是个公平的方法,相比其他选手,他多了几分稚气,也更率直。

PingWest:觉得大赛好玩吗?中国参赛选手和国外的参赛选手有什么不同?

黎世伦:中国选手的答辩套路很多,基本所有的问题都准备到了,稿子都背的滚瓜烂熟;不足之处在于晚宴跳舞的时候中国选手舞姿都很僵硬,十几个人围在一圈跳舞的时候,别的国家的人都进圈内跳舞,中国孩子们就在外面蹦来蹦去的。

PingWest:你平时上补习班吗?

黎世伦:最近才上了第一个集训班,数学的。

PingWest:将来想念什么大学?

黎世伦:我想去北大数学系,清华有个自主招生,但只给我物理的降分,我不小心报成了物理,我也想出国,我想申请哈佛或者MIT。

PingWest:平常花多长时间学习?喜欢做什么?

黎世伦:我都是早上7点多起床到晚上11点睡觉,我很喜欢睡觉。课余喜欢打篮球,初中时还是校队的,也参加了推理社,还学了钢琴,现在除了上课就是打球做作业。

PingWest:有喜欢的明星吗?

黎世伦:我喜欢周杰伦,把周杰伦的专辑都收集完了。(00后居然也喜欢周杰伦……)

PingWest:喜欢看什么书?

黎世伦:喜欢看日漫,还有数学和物理的奇怪的书,比如高等数学、量子力学等,初一初二对刚体力学感兴趣,读了很多书。

PingWest:父母是做什么的?对你的学习要求高吗?

黎世伦:父母是中山大学的老师,妈妈去UCLA念过博士后,在美国工作过两年,我也过来读了两年书;他们对学习成绩要求很多,每次考试都要求很高,要求我尽力做的最好,不能有粗心的错误。


除了他们,还有很多参赛选手,比如一个说话就紧张、大部分时间都在写代码、参赛项目是自己基于Java编写的一门网页编程语言、名字叫做刘巴乔的孩子,比如来自成都的一个开发了一个利用算法自动教会人们折纸的小女孩杨钧……

5

他们有的很活泼,有的很害羞,有的像黎世伦一样,还有时间打球看动漫,无需考虑升学的事情,有的则早早确定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他们是幸运的,大部分都拥有开明的父母、良好的家庭环境、优渥的教育资源,然而不可忽视的是,他们自己也付出了超出同龄人的努力。

尽管他们的人生还有无数的可能性,但你几乎可以预见他们各有不同、但却一样精彩的未来。

9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