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互联网地产论(三):摆脱定见,寻找移动互联网的原生机会

本文来自崔恺,前TMT创业者,现在浦发硅谷银行为创始人做融资引荐和资源对接,PingWest客座作者,业余经营公众号创业老兵(startupveteran)。欢迎关注作者的微博:@崔恺Shawn,个人微信:204749105 ,及内容原创,圈子靠谱的微信公众号:创业老兵(startupveteran)。

在阅读本文之前,建议先阅读:

我的互联网地产论(一):阿里、腾讯和万达一样,它们都是房地产公司》和

我的互联网地产论(二):为什么账户体系那么重要?

cui 1

新的载体需要新的产品愿景和逻辑

载体演变的追溯或许是马后炮,但其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我们理解眼下正在发生的事情。比如QQ与微信之间微妙的差异。从人类活动发生地的视角上看,作为社交类平台,两者都可以被理解为“居住场所(Residential Place)”。然而,由于两者诞生的时间点和载体环境的巨大差异,其在产品愿景和发展轨迹上最终分道殊途。在QQ所处的“桌面系统+客户端”时代,互联网介质系统本身的基础设施建设尚在初级,所处的载体环境本身也不具备接管大部分人类活动的能力(人类大部分时间的活动,尤其是碎片时间的活动无法基于PC),这使得其产品策略上的参照系在相当一段时间里都是ICQ、MSN和Skype这样清一色的基于“桌面系统+客户端”载体的工具思维和软件思维——Instant Messenger——即时通信软件。虽然后来的QQ也在摸索中尝试构建自己基于社交平台的生态系统(比如QQ游戏),但核心产品在逻辑上却基本始终是PC客户端场景和软件工具思维上的功能叠加。这种产品逻辑的困境在于:

1)用户对于软件工具类产品的感知和心理定位主要在于功能,其往往需要不断的增加新功能和提高性能以留住用户;

2)在技术周期性的规律之下,使用新技术和新架构的新产品终归会出现,功能性产品本身却因为既定的技术和架构和不断叠加的新功能而变得落后且臃肿,最终只能被用户放弃;

3)进入移动时代,用户使用场景和方式的复杂性及碎片化程度都大大加剧,用户使用场景和使用方式在产品的设计、运营和推广等方方面面的逻辑优先级都升至最高。

可以说,QQ的产品逻辑在一定程度上是被历史所定义的。面对网络应用,软件工具的劣势是维度上的(这一点会在其后有关互联网介质属性的“应用层经济”部分继续讨论)。在这样的产品逻辑之下,QQ用户显然难以形成实质性的居住习惯(体现在使用频次和使用时间的双高)和全面的生活方式(体现在使用场景和使用方式上的多元)。事实上,也只是直到Facebook的出现,社交类平台作为居住场所和生活方式的产品形态和产品逻辑才真正开始成型。(本系列构思在年初,码于数月前,故未能涵盖近段时间手机QQ的一些改进。在此提前向QQ团队致敬及致歉)。

cui 2

相比之下,微信自诞生不久就被张小龙赋予“生活方式”的属性,并可以在多种产品方向上快速尝试继而较为成熟的实现,除了产品团队自身的优秀,也与其处于后Facebook时代,在介质系统大环境,尤其是基础设施方面的相对完善(比如语音、视频、图片分享、查看附近的人、摇一摇、支付、搜索等功能所基于的各种技术基础)和新式载体的出现有很大的关系。反观曾经大行其道的MSN Messenger,煊赫一时的用户规模和颇有价值的用户关系链也未能阻止用户向新载体的迁移——随着用户们在新载体上投入的时间和形成的习惯越来越多,人们所需要的就不再是一个基于PC客户端逻辑和场景的即时通信工具。——或许,微信正是基于类似的原因,而只采用了基于“浏览器+网址”和“移动OS+App”的产品场景与逻辑?

新介质上的原生机会

相比于载体演变,介质系统迁移的影响则不仅限于产品逻辑。新介质系统之上的技术架构、运营、推广、产业生态、客户关系甚至是组织结构、企业文化,都往往和从前的经验大相径庭。如何在介质系统迁移的趋势之中预判到可能出现增量市场,是值得每个创业者和投资人去思考的问题。

然而,问题的答案许多时候非但不显而易见,而且会相当反直觉。无论作为创业者还是投资人,我们都很容易想当然的把Square当作手机POS机,把Uber当作叫车软件,把Airbnb当作房屋短租,把余额宝当作货币基金手机客户端。我们对于旧有介质系统属性和规律的经验,成为了我们认识新介质系统的最大障碍。在建立互联网创业或投资逻辑的过程中,最容易产生的认知偏差,就是让那些非系统性、非是新介质系统所独有的属性和用户习惯占据了视野的焦点,从而影响了我们对于结构性转变的判断和把握。事实上,在介质系统的视角之下,互联网所扮演的角色绝不只是效率工具和辅助手段,而是一套崭新的基础设施、核心系统、总体法则、开发平台。对于那些以“成为或发现Big-Winner”为目标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来说,所需要着重去思考和搜寻的方向也从来就不是一些对于原有模式的辅助、弥补或是提升,而是“新介质上的原生机会(Native Opportunities of the New Medium)”——诞生于新介质,核心服务由新介质特有的新属性和新习惯所驱动,且非新介质而不能持续存在。归根结底,即使原有模式最终不被完全替代,辅助和弥补所带来的也只是存量需求上的进一步争夺,而难以催生有规模的新市场增量——而这正是余额宝(支付宝)和微信红包(微信支付)这样的产品与各种银行、货币基金的移动客户端之间在思维方式上的本质区别——哪怕有一天后者的UI和交互做的更出色,提供出了前者所没有的新鲜功能。

——————未完待续——————
期待您的任何反馈与吐槽(反正也就我自己看的见……)内什么,或黑或蜜,亦黑亦蜜,不黑不蜜都随意——还是那句老话,您可千万别客气。

感谢阅读。所有文章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文章配图来自互联网及编辑处理。作者微信公众号:创业老兵(startupveteran)

cui 3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