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为何都拯救不了理发店的 Kevin 老师们?

作为一个业余互联网从业者,享受着互联网带来的天然便(bu)利(tie),从出行到饮食,这几年生活极大地被互联网所改变。我不能想象如果哪天没了互联网我该怎么活,比如,滴滴打车,我家到公司,从六块涨到二十五块的时候感觉天都塌了。

互联网这几年的蓬勃发展,成功地改变了我家门口快要倒闭的小卖部大妈的命运和千千万万个这样的大妈大爷的命运。到处都是具有服务意识的人,各类评价一览无余,每个人都会提醒我给他评个五星。可我一直都很不解,为何理发行业依然没有被互联网颠覆,仍然能够在我冷静清晰干净利落说完稍微修一下之后还能我行我素面不改色地给我剃个丑到变形的斜刘海。

我是个有些容易抑郁的人,每一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想换个发型来实现心情的好坏转换。但每一次理发结束都往往让我的心情从阴云密布到电闪雷鸣。可我从未放弃过,一次次与身边看起来在理发事业上获得了阶段性成功的男同胞们交流经验,试图找到一家能够让我获得所谓好的体验的理发店。

“你这头发在哪剃的?”

“XX家,你也要去么?”同事一脸惊喜。

“不,我拉黑一下这家店。”

偶尔也有推荐,最终的结果仍然是一肚子恼火和不自在,理完发没有一刻不在懊恼,这小一百块钱两小时干什么不好?为何要这样折磨自己并且还要丑上整整一个月。也锻炼了我即使满腔怒火依然能够和理发师冷静沟通的好口才:“这样吧,你还是把我的头发推成平头,总比现在好不是么。”“你有没有那么一点觉得这个头发不太好看,甚至说丑?”“你再想想?我觉得你可能没剃完。”等等,诸如此类。

经常有人抱怨在理发店很容易遇到这些情况我也没能例外:

从理发师到洗头小哥都有自己的英文名,而且都以 David、Kevin、Marry 这样的为主;

打扮穿着长相甚至店内播放的音乐都不像有审美的人;

总会强行和你聊天,想了解你的饮食起居感情状况,最终都是为了让你办卡;

理发水平没见长,职位和理发价格一直在稳步提升。

我倒不太在意这些,如果理发店给我剃了个满意的发型,办卡我都能忍。事实往往都是把狮子头修成了金毛还苦口婆心让你办卡,顺便烫染刮痧按摩一条龙齐活,那简直就是在逼我犯罪。

WechatIMG2

当你告诉理发师你想简单修一下 的时候

我把手中的笔在桌边上敲了敲,扭着头想了想,在纸上写下了我的需求:

一个满意的发型,一个满意的理发师,一家满意的理发店,不需要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都得重新找新的店踩新的坑。

人均:50元 以下

拿着这份清单,我踏上了漫长的寻店之路。打开大众点评,查看全城理发店,看每家下面的评价。又用微信搜索朋友圈和聊天记录去找朋友们提到过任何一家与我要求相匹配的理发店。

很快,找到了一家路边理发的大爷,一次十块。据说已经在团结湖这片摆摊很多年了,很有想法。既然能立住这么多年摊,手艺自然不会太坏。我盘算着。

于是我连续三天坐在大爷出摊的那片守着,往往一坐就是两小时,也没见到大爷出摊。直到某天一环卫大爷走过来和我搭茬,问清我为何连续三天坐在这之后,告诉了我真相:小伙子,这几天XXXX建设,你没发现这片什么摊都没有么?

放弃。我立马转变思路,开始在网上搜“互联网+理发”这样的关键词,很快就找到了好几个目标,不愧是双创发源地的北京,真是什么都有。

我根据公众号推荐的最近门店,很快找到了身处商场中只占地很小很小一片的“互联网+”理发店,如果没有推子的声音你甚至不会注意到这一比大学城奶茶店还小的地块。

这种店只提供一项服务:理发。没有洗头没有背景音乐,甚至连烫染这种可以赚钱的东西也完全没有,支持微信、支付宝支付,理发一次三十左右。

现场三个小哥手头忙得很,理发的清一色男士,门口还站着招徕顾客的店长(或是店员)。穿着打扮倒还算周正。店长一眼便看出我的来意,挑眉询问我是否要进去来一次感受一下。我习惯性地摆手拒绝,表示先旁观看看。坐在我身旁的是一位互联网从业者模样的中年男子,八成是程序员,我这样断定着。标志性的发际线过早后退,长期 code 导致的时而活动手指关节,两眼无神,眼镜很厚,穿着也不考究,只是普通的优衣库 look。

我掏出手机电子书靠在墙边,时而抬起头瞧一眼那位中年男子。理发的人背过人群和商场的嘈杂声,实在让人不舒服。没过一会,便剃好了,对方照了照镜子,似乎颇为满意。我默默站定,远远端详了几秒男子的头部。互联网理发果然更适合互联网从业者,专注极致口碑快,理发都能理出优衣库的平庸感,这家店就是套剪发流水作业生产线。我悄悄转身离开了现场,身后是顾客扫二维码付款愉快的“嘀”声。

我掏出签字笔,将便签条上的需求稍微改了一下:

一个满意的发型,一个满意的理发师,一家满意的理发店。

人均:150 以下

合理的办卡和烫染请求可以考虑。

作为一个业余互联网从业者,必须也会复盘。琢磨了下,互联网理发和我用外卖软件点餐没有区别,当我希望获得更好的饮食体验的时候便会出门找店子吃,而不是为了满减吃便宜得多的外卖。一个是口感上+填饱肚子的需求,另一个只是填饱肚子。我现在理发已经不是 Soylent 级别的需求了,而是更高层次的需求。不是想节省时间提高效率十分钟剪完就走,互联网提高效率的魔法在我这里失效了。

可是我就算想明白了又如何?好的,起码我知道这个价位不适合我了,我已经被“消费升级”了。可当我发现,那种很有名的理发店,仅仅是踏进店门口方圆十米,我都会被一股三里屯精的名媛气场逼得往后直退,一个趔趄、两腿一软,瘫坐在地上,看着穿着爱马仕普拉达的时尚精们从身旁进进出出。我落荒而逃。

此后很长一段日子里我的头发都在这种不上不下的困境中茁壮成长,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来修理。倒是有不少人告诉我,你的头发又白了许多。

我想开了,不再为此纠结,随便找了一家看起来还有点逼格的理发店,直接办了一年随便剪的卡,倒不是说这家剃的有多好,只是好像再也不用折腾了,再也不用为了理发这件事烦心了。

你懂么?我确实没那么满意这家店和这个理发师,可是,就像一次性斥巨资买了正版的 Photoshop,比挂着免费幌子的内购干脆利落省心多了。绕了一圈回来,发现这家不懂互联网思维薅羊毛法的理发店倒成了我最放心的依靠。

这么一想,互联网思维还真不是个好东西。我掏出便签本,在找到一家满意的理发店上面打了一个大大的勾。

十几天后也就是前几天,微信上弹出一条理发师的消息:我想给你染个白色的头发。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