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自辩:确实有点乱,但我们没有搞砸Google Glass

2014年Google I/O开场演讲上,敏感的科技媒体发现:Google Glass几乎消失了——台上的Google员工都佩带着Android Wear智能手表,甚至有人戴着传统眼镜。

也许Google是想给它降温。自从2012年Google I/O上以惊艳的高空伞降方式高调亮相两年来,这款志在“面向未来”的设备引发了太多的兴趣、争议甚至愤怒。令人望而却步的售价、“Glasshole”们的不恰当使用、公众对隐私的担忧以及产品本身过于极客的定位发酵成对Google Glass日渐高涨的质疑。某种程度上,它已经成为反技术、反硅谷群体眼中的一个象征物。甚至有媒体断言:Google搞砸了Google Glass

而两天前,曾经负责Google Glass开发的Babak Parviz也离开了Google,加入亚马逊。

因此,Google Glass团队现在亟需回应外界的质疑,解释自身的愿景。这正是Google Glass沟通与公共事务负责人Chris Dale日前接受Tom’s Guide专访所主要谈及的内容。

Dale认为Google Glass之类可穿戴设备的意义在于弥合现实生活和数字生活之间的鸿沟。手机和平板有自己的空间,可穿戴也有自己的存在理由。

谈及Google Glass引起诸多争议的开发者预览推广模式。Dale表示:“Google Glass独特之处在于,所有相关讨论都是公开的。作为一家公司,Google无疑可以闭门研发两三年,再把成熟的产品推向大众市场……不过我们决定不这么做,而是选择在公众视野中进行一场公开实验。会不会看起来乱糟糟?当然会。会不会出现预料之外的事情?绝对会。但这样才能获得预览者们和使用场景的完全反馈,不仅可以据此改善我们的产品,还能完善政策。”

对”Glasshole”们的不恰当使用行为,Dale表达失望的同时也做了类似的辩护:“确实有少数预览者(Explorers)行为不够恰当,这令人失望。但作为一个整体,这些反馈事关如何改进硬件、改善软件甚至完善应用场景,付出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谈及隐私,如同Google一贯的态度,Dale也宣称,“新科技总是带来新议题”,并拿1890年代柯达相机曾被禁止在公共场合使用举例。新科技总难免要出现并破坏(旧规范),带来诸多问题,重要的是要通过多种形式的对话来讨论并解决。

另外Dale承认Google Glass目前还太依赖于Wi-Fi环境,出门在外依然需要分享手机的热点,其体验依赖手机的网络和电池续航。但他透露Google Glass的零部件未来会变得更小,技术也会越来越好,电量续航能力也会改善。除了硬件,大家还将看到Google Glass美学和软件方面的变化。

“数月或者数年后,这些问题都会消失”,现在技术的进步速度肯定比20、30年前加快很多,但Google依然需要时间。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