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West对话智能手表Pebble Watch创始人:请为我们开发新的界面和游戏应用!

1

无论关于苹果iWatch和三星SmartWatch的传闻有多热闹,世界上第一款真正出货的智能手表是Pebble Watch——用它们自己的话说,这是“21世纪第一支智能手表”。

关于这款产品的介绍和演示,已经有太多的资料了,你可以在Kickstarter上查看关于它最全面的消息。它可以自己定制桌面,在无线网络环境下可为软件进行更新。你的智能手机(iPhone和Android)接收到来电、Email或短信时,它还会通过蓝牙连接产生振动提醒或内容推送。它的屏幕采用了防水抗震的白色电子纸显示器(与Kindle 一样),电池充满后可持续7天——补充一下,它也可以用来显示时间。

Pebble Watch下周将发布第一个SDK软件开发包,开放给第三方开发者为这款智能手表开发应用程序。最近,Pebble Watch创始人Eric Migicovsky和我进行了一次对话。我们谈论了关于智能手表界面设计、Pebble Watch第三方应用开发环境、产品设计与制造、软件与硬件的关系和可穿戴式设备未来等各个方面的话题。重要信息提示:Pebble Watch最欢迎那些创造式的手表界面以及游戏类应用程序的开发者。

以下是对话摘要:

(P=PingWest,E=Eric Migicovsky)

P:我们都用过Pebble Watch了,我很感兴趣你们不久前发布的固件版本,这个固件版本对这款智能手表本身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E:这很有意思,你看这是我们最早的一款表,你现在可以通过左边的两个按键来选择不同的界面,在Pebble Watch上你可以有多个界面了,然后你可以灵活地切换这些不同的界面。我们很频繁地发布软件更新,所以你会看到我们在界面上有持续的改进。

P:你们很快要向第三方开发者开放SDK了,你们希望第三方开发者为Pebble Watch开发些什么?

E:现在我们需要的有两样东西:不同的手表的界面,以及游戏。我们最近自己开发了一款“贪吃蛇”(snake)的游戏,你可以用中间的这个键和上面的按键操作这条蛇的动作,它在手表上的体验很酷。我们用这款游戏做一个示例,看看第三方开发者能为Pebble Watch开发哪些类型的游戏。

P:除了手表的界面和游戏之外呢?

E:更长久一点看,我们可能会请第三方开发者开放一些与通过手表“发送信息”相关的一些应用,但就目前来看,我们更侧重手表界面和游戏的开发,我们希望在一款手表的界面上实现更多的交互,因为在这之前,这些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在一款手表上过。

P:你们前不久参加了Y Combinator的“硬件马拉松”,你们在那里开发了哪些新的功能?

E:我们主要是去和那些对硬件开发者和有兴趣为我们的手表开发应用的开发者们会面和聊天。

P:那在你看来,Pebble Watch更像是一家硬件公司还是一家软件公司?

E:这么说吧,我们有人专注于硬件本身的设计,但我们的大多数工程师是在从事软件开发与设计,包括iOS和Android上的应用,整体上来说,我们核心的功能是在软件上。

P:现在包括短信提醒、日历和邮件提醒等功能,其实还是通过蓝牙与你的iPhone或Android手机连接才得以实现的。Pebble Watch什么时候能做到在一款手表上跑那些软件和应用,好像这才是一款真正的智能手表。

E:还是会先从开发不同的界面做起,你可以想象未来人们会创建多么智能交互的手表的界面,实现各种切换和操作。未来我们的开发者可以自己决定是只为我们的手表开发软件应用,还是开发那些需要将Pebble Watch和智能手机连接在一起才能实现的应用。

P:过去这段时间你和多少开发者有过各种形式的联系?

E:有上千开发者了吧,我们现在准备开始创建一个开发者社区来维系这些关系。这是第一次人们真正在自己的身体上,贴身地跑一个软件应用程序,之前没有人做过这些事。

P:但似乎人们希望在自己的身体和手腕上跑更复杂和漂亮的程序或游戏,现在这款贪吃蛇游戏总让我感觉回到了1980年代。

E:在软件和应用程序上自然还有很多可以想象的空间。整体上我们对目前的硬件水准感到很满意,我们的工程师们在创造更好的支持环境让开发者能够更多地在上面发挥空间,为人们带来更多在你手腕和身体上的互动,带来很好的软件。

P:所以你们会做一个Pebble Watch的应用程序平台或应用程序商店么?

E:我想我们会的。

P:那你觉得在智能手表上开发一款程序或一个程序商店,与在智能手机上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E:你首先需要考虑的是界面和交互的问题。记住你现在没有触摸屏,也没有键盘,你只有左右的几个按钮,你怎么能用它们去实现你要去实现的那些功能。但仍有很多潜在的功能和场景可以在一款手表上实现,包括在颜色上和渲染效果上,总之它能变得更丰富和个性化。

P:包括做一个彩色的界面么?

E:这是由我们的硬件决定的,我们目前无意于改变我们的硬件,未来可能会改变,但现在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P:你在大学里的专业是“系统设计”(system design),这对你能做出Pebble Watch这样的产品来有什么帮助?

E:“系统设计”从某种程度上是一个让你把工业设计、计算设计和软件设计等元素放在一起让它们运转起来的过程,它更像一个产品经理,需要复杂的知识结构。当时的设计作业就有要求你必须在多长时间内,和一小组人在一起完成一款产品的创意、设计到生产的过程,这当然对做一款硬件产品很有帮助。

P:当你们把产品模型放到Kickstarter上之后,获得了轰动性的成功,这之后你们遇到过哪些很严重的挑战么?

E:当然有,最重要的是文化差异,我指的是工程师文化和制造业文化的差异,真正到制造的过程中,大家对一款产品的理解和对生产周期的理解都是不一样的。你需要从中做很多权衡,包括具体的工艺和材质等等。

P:你怎么与制造商沟通?听说他们在中国东莞。

E:用任何一种你可能会用的方式,Skype是日常沟通最重要的方式,包括电子邮件,以及每个月飞一次中国。

P:作为一个既做硬件又做软件的人,你怎么看待“软件吞噬世界”和“硬件复兴”这两个对立的观点?

E:我同意“软件正在吞噬世界”的这种说法,因为任何一种设备几乎都能与互联网连接了,任何的应用都可以被下载到你的设备里,而这一切都是软件。至于硬件,我希望看到越来越多新型的硬件出现,越来越多的人投身到这件事当中来,事实上已经有很多人投身进来了,而且硬件本身的性质决定了它一开始不需要太多的融资,你用一个成本价格做出一款设备,然后大家觉得它很酷,愿意得到它,就会为它付费,然后你再把它们量产。

P:你怎么看传说中苹果和三星都正在研发智能手表这件事,对你的挑战很大吗?

E:这是一个非常美妙的机会。如果你在一年前跟我说这些大公司都准备做自己的手表的话,我根本就不会相信。这也可以看出来我们做的事对这个世界产生的巨大影响。它让那么多人意识到这是个巨大的机会,然后都来开发更聪明的设备。

P:你反复地说让软件和应用程序在第一次在人的身体上贴身运行,那你怎么看把一些健康和医疗的功能带到Pebble Watch上来?

E:健康领域的应用已经很多了,它们通常都需要一款设备装有感应器,用来感知人们的身体状况等,我们不准备在我们的硬件设备上添加感应装置了。不过开发者要是能开发一款完全通过软件运行的健康类应用,那Pebble Watch应该可以。

P:谈谈你们的出货计划吧:

E:我们得先给我们在Kickstarter的30000多名支持者到货,然后才会支持更多订购的用户。我们一开始的阶段只会通过网络销售。

P:真的就一点市场营销都不准备做了?

E:没有,我们只在Kickstarter上做营销,放出各种视频和消息。结果这里的每个人(指在硅谷)都在谈论我们做的事。

P:这款手表为什么叫Pebble(卵石)?

E:起名字这件事很难。卵石是一种很光滑、好看,能够握在手掌里,能与你的身体肌肤紧密接触,而不是主要放在兜里的一个东西,它和我们的产品有点像。

P:谈谈你的长期规划或愿景吧。

E:你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可穿戴式设备,让更多智能的程序在人们的身体上运行,这是在一年之前还没有真正发生的事,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而Pebble会成为这个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你还可以看一下Pebble Watch的评测视频: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