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单、跳票、失败,但众筹依然可能是新消费升级的助推器

“我出生在乡下,读大学的时候来到了大城市,慢慢学会了城里人的生活方式,我经历的恰恰是中国从农村跨越到城市的阶段……但现在我们还要都市化,过去几年,我发现原来那些在电影中才有的东西慢慢成了身边朋友的爱好,比如滑雪、潜水。这说明我们有了趣味、爱好,我觉得中国消费升级也是时代给我们的机会。”

在11月27日的京东众筹Bigger大会上,700Bike创始人张向东如此说到。

jingdong-2

在这个大会上,京东金融说要重新界定众筹的定义,“规模流量竞争已经过去,众筹将成为新场景解决方案。”这是个听上去不太好理解的概念,京东金融CEO陈生强用可穿戴设备、海淘解释“新场景”,即在新一轮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很多用户的消费场景发生了变化,消费需求也随之改变,比如对健康、安全的需求。陈生强想用众筹去满足这些新的消费场景。

700Bike的理念和京东众筹的想法很一致,所以,虽然只有一款自行车“后街MINI”在京东发起了众筹,张向东依然是Bigger大会的座上宾。

不过,即使是已经在互联网领域取得过成功,有创业精英光环加成的张向东,他的700Bike受到的质疑也多于掌声。“新一代的城市自行车”是700Bike的宣传语,它的目标用户是追求设计和舒适的都市男女,使用场景是都市日常骑行。

700bike

700Bike售价2499元的“后街”

“如果我必须花 2000 元,为何不买一辆更有品牌信任感的捷安特或者美利达?”这也是其他众筹产品经常遇到的质疑,甚至,所有标榜设计和品质,目标是中产阶级的新品牌都要接受类似的拷问,比如售价3000元的锤子手机在没有发售的情况下就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恶评。

众筹能解决这样的问题吗?众筹平台的逻辑是吸引那些乐于尝鲜的人形成社区,他们对新产品的宽容度也更高,更愿意为创新买单。

但是,对于自行车、手机这些有成熟标的物的东西,这群人很可能也不见得能宽容多少。在众筹社区成长,然后带动更多人认同的模式,对这类产品很难成立。

不过,对于一些本身就充满创新性、前期难以量产的东西,众筹真的能发挥巨大的作用。

在京东众筹Bigger大会的圆桌讨论环节,上台的嘉宾除了张向东,还有一些很不一样的众筹项目。

猫王,一台用原木打造的复古收音机;三川二莲,一对叫三川和二莲的北漂夫妻离职做的长白山特产;两小无猜故事写真集则是一个更“奇怪”的故事,一部网剧中的两位男主角被观众视为CP(couples),于是,一本以“两小无猜”为名的写真集就登上了京东众筹。

liang-xiao-wu-cai

是不是跟你印象中的众筹很不一样?复古情怀、优质农产品、粉丝经济,京东众筹也力图通过这些故事,证明众筹能够是一种新的消费方式,甚至是新的生活方式。

那么现实中,到底有多少人参加过众筹?他们是以怎样的心态参加众筹的呢?

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虽然京东众筹有这样的故事,但也曾被曝出该平台上的产品涉嫌明显的刷单。甚至有业内人士指出,还存在一种生产厂商和代理商“合作”刷众筹的模式,即厂商在众筹平台上线新产品,然后由代理商打款,很容易就能营造出众筹目标轻松达成的假象。在京东众筹这样的平台上,这种行为不仅能带来关注度,也能给资本方讲个“好故事”。

i8

一款智能硬件一小时众筹破百万

这就是京东金融CEO陈生强所说的规模流量竞争的产物,而这显然不是众筹的初衷。

我又问了下身边的同事和朋友,让我意外的是,问了不到10个人,居然有3个都参加过众筹。

同事cyzhou热爱所有新奇酷的软件,他也在不停寻找、打磨学习、工作的“利器”。作为一个科技记者,用来写稿的工具当然是最重要的。Mou是一款在Mac OS X上运行的Markdown写作软件,它由一位独立开发者开发,曾是最受欢迎的Markdown软件。去年,作者在众筹网站Indiegogo上众筹Mou 1.0版本

mou

出于对这款软件的好感,cyzhou参加了众筹。不过最后的结局是,尽管Mou完成了筹款目标,但是到了约定的时间(今年4月),cyzhou并没有收到约定的下载链接。

另一位同事华记遇到的是类似的故事,他参加的是由《东方历史评论》发起的众筹,这是一本标榜“历史的、批评的、审美的”的杂志,而发起众筹的出发点是“形成一个新的历史写作参与感和社区”。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华记还是没能收到承诺的3本杂志。

这两次众筹都高度体现了他们的趣味。参加众筹,就意味着主动承担了风险,还要花费时间、精力去等待、关心项目的进展,如果不是热爱,绝不会有人参加。这背后的情感因素是传统的消费方式很难企及的。

在这样的场景中,用众筹去满足那些新的消费需求,并助推新消费方式的升级看起来是一条逻辑自洽的道路。

京东众筹也想有更多这样的故事。从去年7月上线至今1年多的时间里,京东众筹已经成了行业第一,总筹资额达到了12亿元。但另一方面,这个数字还不及京东商城一个月交易额的1%。

“未来众筹不再有品类之分,只有场景之分”,这是京东众筹的答案。含义有点暧昧,凭借这个答案就能让京东众筹上出现更多的满足新消费主张的产品也不够有说服力。不过一个让人欣喜的变化是,大的互联网公司开始摒弃“屌丝经济”,“得小白用户得天下”这样的方法论,而是设法在美学和品质上追求进步。

或许他们也还没明白该怎么做,但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