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宗庆后拌嘴儿、与西方记者谈笑风生……演讲大师马云在2016年都留下了哪些经典语录?

马云,堪称中国互联网最有魅力的商界领袖之一,个性张扬,最擅长通过高超的演讲技艺表达自己来影响他人。这两个字一出现就是流量保证,他的传记和口述出现在从机场到地摊,他的公司以强大到变态的文化和价值观闻名。在社交媒体上,他受到数百万人顶礼膜拜,怀抱创业梦者言必称马云,他甚至被戏谑为“洗脑大师”;但他也云淡风轻地游走于政要名流的交际圈,在一年内单独见了前后两任美国总统,此前没有任何中国企业家曾做到过。

PingWest品玩按照相互之间的联系,梳理了刚过去的这一年里马云留下的部分重要演讲与言论,虽然无法确定哪些是马云自己想说的,哪些是他的写作班子出于更实际的商业、公关目的拟写的,但将来若是有心者研究一门“马云学”,这些可都是史料文献。

商业立言:与“娃哈哈之父”宗庆后的虚实经济之争

2016年11月11日深夜,马云来到位于深圳大运中心的双11主会场,开门见山就说:“双11”已经不是销售卖多少,我们最希望“双11”能够给所有买家、卖家带来巨大的快乐,快乐,已经成为了我们最希望能够量化的一个数字。

类似的话马云近年来在不同场合说了很多次。所谓的双H战略,happiness和health,马云跟“快乐中国”的芒果TV谈过,跟阿里大文娱领导小组组长俞永福部署过,几天前在达沃斯论坛上又跟国际友人说起进军好莱坞的时候又强调了一遍。马云希望公众对阿里巴巴的印象,从一家在网上卖货的商贸公司转变成含义更丰富的、售卖快乐与健康的公司。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也在2016年的财报及前后的几次采访中开始淡化GMV概念,去电商化。这里不得不说到10月中旬一年一度的云栖大会,马云在演讲时首次提出,“电子商务”这个词可能很快会被淘汰,从2017年开始,阿里巴巴将不再提“电子商务”一说。并且,马云启用了“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新资源)”的概念来阐释自己的商业指导思想,

但并非人人都认同马云,包括他的浙商老乡娃哈哈集团创始人宗庆后听了之后都公开驳斥这“五新”的概念。2016年12月25日央视财经频道播出的《对话》栏目中,宗庆后被问到如何看待马云提出的“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和新资源”五大变革时表示,“除了新技术,其他都是胡说八道。(马云)本身不是(从事)实体经济的,(能)制造什么东西”。时评认为这就是“虚实经济之争”,而马云随后隔空回应说“中国不是实体经济不行了,而是你的实体经济不行了”、“不是技术让你淘汰,是落后思想让你淘汰,是不愿意学习、自以为是让你淘汰”。

jm3

一个月后在杭州举行的浙商座谈会上,马云与宗庆后在浙江省长车俊的撮合下互相握了手寒了暄,但除此之外并没有达成什么所谓的共识。作为两代浙商的代表人物,2013年马云和宗庆后就曾擦枪走火,由于商业理念存在根本差异,可以想见日后也未必就能相安无事。

人生鸡汤:最大的错误就是创建了阿里巴巴

2016年6月,马云在第二十届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发言时表示,创立阿里巴巴是他人生最大的错误,因为在集团工作占去了他所有的时间。“我有生以来犯下的最大错误就是创建了阿里巴巴。我没有料到这会改变我的一生。我本来只是想成立一家小公司,然而它最后却变成了这么大的一家企业。”马云还说,如果有来生,他不会再干这一行。“我希望有机会到世界上任意一个国家,平静度日。我不想谈论生意,我不想工作”。

此番言论一出,刺激了很多人,一位那么成功的企业家,居然最后悔创立了那家令其获得成功的世界级公司?一部分人于是嘲讽马云站着说话不腰疼,另一部分则对他的话术更加佩服地五体投地。马云的煽动力与影响他人的能力早已体现在阿里巴巴的战斗力上,是历史已经证明了的。而这次他却展现出一副令年轻人极为熟悉的“丧”的态度,“不想工作”。这与三年前马云卸任CEO时极为相似,“关于退休,我想了9年。我对自己讲,我们到这个世界上不是来工作的,而是来享受人生的、是来做人不是做事。”

jm2

尽管从现在回头看,马云并不能从公司治理里完全退出,许多事仍要他亲自出面。2016年几次涉及到阿里巴巴及其关联公司的人事更替,或者其它被动产生的公众事件时,马云的声音也从不缺席。10月份蚂蚁金服换帅,井贤栋正式接任CEO,马云就得出来说一句:“绵绵不绝的人才自信让我们敢于放手,给年轻人更大的责任、舞台和挑战。”11月闹得沸沸扬扬的支付宝“白领日记”“校园日记”圈子事件,在董事长彭蕾发布内部信道歉回应之后,马云随后也在内网中发声:“阿里巴巴珍贵的是改正错误的勇气。支付宝,继续努力。阿里人,学习反思和自查。”

很难说现在的马云之于阿里巴巴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但可能并非什么“太上皇”或者“精神领袖”就可以总结马云的,他不管阿里巴巴日常运营,但日常运营一出问题他就必须用自己的名义向公众解释;即使是按照最正常的程序不出意外走下来的变动,他也得用自己的声望来给“持续102年”的阿里巴巴续一秒。

政界手腕:全球化到底谁说了算?

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在快速兑现他竞选时的承诺,退出TPP,被认为是一位反全球化倾向严重的总统;签发中东七国公民入境禁令,而现在距离他上任才刚刚十天,几乎整个硅谷的科技公司就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马云与特朗普之间,也有一层很捉摸不透的关系。2016年双11前夕,特朗普胜选;双11期间,马云的革命战友,阿里巴巴董事局副主席蔡崇信就在英国《金融时报》上严重警告特朗普在全球化问题上要谨慎;而进入2017年才没几天,马云就在纽约与特朗普会见了将近一个小时,前期没有任何风声透露给外界。出来后双方接受记者采访,虽然并没有提及双方在全球化议题上谈了什么,但马云说阿里巴巴要为美国创造100万工作岗位,这一点正中了高举“美国优先”大旗的特朗普下怀。马云认为特朗普非常“聪明”以及“开放” 。

jm4

十天后,马云在达沃斯论坛上接受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安德鲁•罗斯•索尔金采访,他坚定但辩证地支持了全球化:“我认为全球化是好的,但全球化需要优化,这是侯任总统特朗普希望解决的问题,我认为全球化应该是普惠的全球化。过去30年,全球化由6万家大企业控制;100年之前,是由几位国王控制。如果未来30年我们能够支持600万家企业跨境运营?如果未来30年我们能够支持2,000万家中小企跨境运营呢?我们相信全球化应该是普惠的。“

马云支持全球化、支持中小企业参与自由贸易,根植在他做阿里巴巴最早的愿望里。仅在2016年,马云就在上海会见希腊总理、杭州G20期间做东道主、日内瓦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时全力推销了几次eWTP(全球电子商务平台)理念,要帮助全球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中小企业、年轻人更方便地进入全球市场、参与全球经济。

加上5月份与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的密会,相比这个星球上的很多政治人物,中国商人马云似乎更长袖善舞。

马云的声音,可能出现在任何领域

除了商业立言、参与公司治理、领导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之外,还有一些相对孤立但同样特别的演讲与文献值得留意。

首先就是马云在10月发布的上市后第二封致股东信。这一年的致股东信从篇幅和信息密度上都不如2015年奠定基础的第一封,着重谈的东西是云计算技术和去电子商务,当然也涉及到了全球化逆流、就业等社会问题。更多内容都让位于了阿里巴巴集团CEO逍遥子的致股东信。

12月,马云在香港出席了《南华早报》中国年会,阿里巴巴于一年前收购了这家一百多年的亚洲权威报纸。在年会上,马云由中国政府大力倡导的“一带一路”话题切入,谈到东西方文化差异与融合,谈分享与尊重,具体的商业反而谈得最少。似乎是因为带着“你爱信不信”的聊天态度,马云的这次演讲相对而言少了一些霸气,多了一些随性。

此外,马云在参加中国保险业年会的时候说“一个社会所有人都是股民是不正常的;一个社会所有人都是保民是健康的。只有这样,人人都有保险,未来社会才有未来更大的确定性”;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说“未来30年属于用好互联网技术的公司、国家和年轻人”;在百万政法干警讲座上说“整个数据时代最重要是事前诸葛亮预防机制。所以数据时代是预防时代,就拿公安部门来讲,要做的是把‘坏人’找出来,我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坏人’。大数据可以把这些‘坏人’找出来,并且预防这些‘坏人’”。

至于在公益、社会责任、假货治理等方面的态度,马云可以说是“身经百战”,说得多了,只要一有机会都愿意高屋建瓴地说几句,相信那些你已经在大大小小的微信10万+文章中读到过,我们就不再一一列举,也期待今年会再有一些马氏金句流出。

jackm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