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在美国喊话:要共存,不要你死我活

6 月 21 日,阿里巴巴在美国汽车城底特律首次举办大型展会 Gateway 17,以鼓励美国当地中小企业主了解中国市场和消费者,向中国出口商品。超过 3000 名来自中西部以及美国各地的中小企业主参加了这次活动。

当天,马云在底特律接受了包括 PingWest品玩等在内的多家媒体采访。虽然拉拢美国中小企业主是该次活动的主要目的,马云还是谈论了跨境物流、假货问题和应对措施、今年早些时候与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的会面、中美贸易顺逆差、中美文化差异、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以及阿里巴巴如何从一家大型公司向一个巨型经济体转型等话题。

马云认为,对于中小企业而言,跨境贸易最头疼的就是物流问题,海关的工作从面对每天几百个集装箱,变成了每天几十万个小包裹,效率面临极大的压力,流程亟需改革。他也在积极和国内外大型物流公司、数十个国家政府进行协商以改善全球物流服务的质量。

PingWest品玩获悉,马云将很快宣布一项新的中美企业家磋商机制,中国和美国各派出 10 家公司,就贸易、政策和劳工等问题进行沟通交流,然后写出报告分别提交给中国和美国官方,以便政府能够制定出更有利于民间企业的政策,保障全球化自由贸易能够继续下去。“不要把贸易问题政治化,而是把政治问题贸易化。”马云在采访中表示。

WechatIMG165-squashed

更重要的是,新的自由贸易模式要为中小企业带来帮助,而不是仅仅服务于大公司的利益,因为这不仅能够帮助中小企业、创造就业,还有利于中美之间相互接纳、欣赏和弥合文化差异。他指出,“中小企业的交流越多,年轻人的交流越多,国与国的关系会变得更好。跨境贸易其实是文化、商品和友谊的交流。就像周恩来曾说过,‘越过大洋握个手。’”

前不久,马云信誓旦旦地表示, 20 年后的阿里可能会成为一个巨大的新经济体,按照产值规模达到全球第五。显然,这个新经济体不只是阿里巴巴,还将包括在其平台上存在的商家、服务和内容,但至少阿里巴巴会是新经济体的核心——为了应对这个未来,阿里巴巴应该做出如何改变?它还会是一家“公司”吗,抑或演变出一种新的商业社会架构,就像第一次工业革命诞生了工厂,第二次工业革命诞生了公司那样?往下读,你会找到答案。

马云也谈及了未来最为一个新经济体存在的阿里巴巴,与其他同行的竞争。和以剿杀为规则的国际象棋相比,马云说自己更喜欢围棋,因为“围棋核心理念是互相共存,你比我多赢了几目子而已,而不是下得你死我活。”

或许这句话他当初应该对王兴说。

以下是经过精简和编辑的专访记录。


Q:你来拉拢美国的中小企业出口到中国,讲了北美生鲜一天、三天到中国的案例,物流通关时间问题怎样解决?

A:现在跨境贸易资金支付已经不是太大问题。物流是跨境贸易的重要关口,中小产品在各国过海关质检,效率流程都是问题。以前海关每天面对几百个集装箱,现在变成每天几十万个包裹。这需要系统地改进。我们不指望一天解决问题。现在中美跨境贸易的情况已经比 10 年前好太多了。

生鲜商品,我们也是经过几年摸索,最近才开始大规模搞。我们发现,生意不够大的时候,很多物流公司不愿意承诺,我想随着阿里巴巴的全球化,越来越多公司会加入进来。这次我在跟密歇根州和美国政府谈,想帮助 100 万个美国小企业出口,去年我去了全球四十多个国家找它们的元首,都是在谈怎样把对大企业的海关政策也开放给小企业。我提出了 eWTP(编者注:全球电子贸易平台)的理念,也在和世界贸易组织合作,上升到 WTO 2.0 ,让跨境贸易真正为中小企业、为年轻人而优化。

我一直相信,当贸易停止了,地球也就停转了。对于阿里巴巴取得进展,我还是有信心的。

 

Q:如何打击假货,保障美国中小企业主的权益?

A:假货其实是个人性的问题,只要人存在,制假贩假就会存在。

在打假上的技术,我们是领先的。发现、打击和采取措施的速度精度已经不可同日而语。通过大数据,我们不光可以发现谁在买卖假货,谁在生产制造假货我们也能抓到。当然,作为企业,我们没有执法权,和执法部门合作,去年我们把 800 个卖假货的送进了监狱,可能从建国以来都卖假货抓进去的都没有这么多人,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假货在逃离阿里巴巴。

在态度上,你知道很多传统的打假,最后是对方的律师过来问,赔点钱就和解了。我们从不和假货制售商谈判和解,必须打掉,从网上打到网下,把造假打掉,把工厂捣毁。我一直倡导,就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假货。

我觉得如果再给一点时间,假货这个多少年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可能就被我们解决了。

 

Q:阿里巴巴要创造一个全球第五大新经济体,作为新经济体背后的公司,应该怎样变革?

A:我们的目标是在 2036 年,也就是二十年的努力,成为第五大新经济体。第一次技术革命所诞生的商业模式是工厂,第二次技术革命所诞生的商业模式是公司,这次技术革命诞生的商业模式到底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

通过这个新经济体,我们会服务 20 亿消费者,创造 1 亿个就业岗位,还要让扶植的中小企业能够盈利,这是我们想在全球创造的新价值。为此,阿里巴巴必须变成一家具有国际化能力、全球化视野的公司。全球化和国际化是两种不同的能力,全球化是一种视野,你必须替全世界去思考,解决全世界的问题,国际化是你跟世界沟通的能力。

我希望我们公司从文化、人才、组织,都能够适应未来世界快速发展的需求。不要仅仅考虑到自己挣多少钱,不要去考虑到自己在中国跟谁竞争或者在美国、全球跟谁竞争,而是去思考,就像围棋,中西方的差异。中国人是下围棋,西方人是下国际象棋。

围棋核心理念是互相共存,你比我多赢了几目子而已,而不是下得你死我活。

 

Q:你今年和特朗普总统见面,我们都知道你对自由贸易的态度。他到底是什么立场?

A:我和特朗普总统的谈话很愉快,因为我们没有谈自由贸易和全球化,谈话的核心是帮助中小企业做跨境贸易,创造就业。那时候我提出想做这个大会,帮助中小企业卖到中国、东南亚、其他地方。他就变得很激动很健谈,我们聊了很久,该做这个该做那个的。之后我们也在和他的团队沟通,开了四五次会议,就是在为这次大会打基础。

jack-ma-trump

我认为特朗普很在乎出口,特别认为中西部(编者注,特朗普支持者聚集/共和党票仓)出口很重要。我觉得现在争论立场,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没有必要。如果我们能够取得成绩,帮中小企业出口到中国和东南亚,让他看到自由贸易和全球化能解决问题而不是制造问题,我认为他的想法会改变的。

 

Q:为什么要这么费劲把美国生鲜卖到中国?

A:我发现中国消费者对海外高质量水果的需求很大。我们做了车厘子,消费者没想到价格好,又好吃,送货速度也快。我们从最难的搞起,如果生鲜水果这个最难的品类能做,那么其他的相对也容易很多。加拿大龙虾,新西兰北极虾,我自己家吃的牡蛎也是在天猫上买的。

今天,食品安全对中国还是个挑战。中国的空气和水都严重污染,凭什么中国只能当工厂和厨房?我们也可以当卧室啊!我们这么多外汇也应该利用起来,中国现在有这么多中产,这么多人消费高品质的东西,我们应该学会进口,使用外汇,与其存钱不如花钱,提升视野,吃好东西胃口才会好,买好东西生活质量才能提升。顺便淘汰一点中国落后的生产力也挺好,让大家感受好产品好质量,也让我们的土地休养一下。

从洋务运动,到加入 WTO,中国人总在担心外国人把我们打垮。事实上我们学的更快。我有信心,进口不会把我们搞怎么样的。

 

Q:如何看待中美贸易争端,文化和政策差异?中国企业家曹德旺在美国创造就业,结果因为劳工法律问题引起争议。

A:文化差异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我自己真心这样认为。昨天我还在想今天演讲该讲什么,想到一句话:我们的差异才让这个世界丰富多彩。我从没在美国读过书,但我对美国充满好奇、尊重和欣赏。当我们看到文化差异,应该觉得,嗯,有趣,而不是非得要求你一定要和我一样。

中小企业越来越多,交流越多,年轻人的交流越多,老百姓的交流会加强。我并没有觉得阿里巴巴今天是在这里做生意和买卖,更觉得是中美之间文化、友谊、商品和创新的交流。就像周恩来曾说过,“越过大洋握个手。”我希望成为中国和美国、其他国家之间的桥梁,贸易是一个最好的手段

尤其现在中美之间贸易的逆差,通过战争越打越大,把门关起来就没有逆差了吗?还是要想办法解决掉。我倒担心中国消费者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美国有没有这个能力去生产,也是个问题。除了这个会议,我正在发起一个中美企业家之间的对话,应该很快就会启动:中美各出 10 名企业家,我们对中美之间的贸易、劳工和经济和政策问题,在民间进行一个非常务实的探讨,然后对政府提出我们的建议和对策。

不要把贸易问题政治化,没有意义,而是应该把政治问题贸易化,我们会在这方面做些努力。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