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 13 轮活了 20 年的公司都准备卖身,可穿戴设备还是个好生意吗?

靠 13 轮融资活了 20 年的 Jawbone 迎来了一次非常严峻的考验,以至于它不得不考虑卖身求生。

theInformation 报道指出,最近几个月,知名可穿戴设备制造厂商 Jawbone 已至少跟一家硬件厂商接触,讨论其出售的可能性。这个消息可真是让人有点意外,毕竟从 Jawbone 2011 年做第一件运动手环开始,它就被人称为“可穿戴设备鼻祖”了,不过就根据现在种种迹象表明,这家公司真的过得不太好。

近期 Jawbone 对合作伙伴表示,自己无法按期在 8 月份完成商业合作的付款。上周四,公司的主要贷款方,同时也是其股东的贝莱德(BlackRock)就对公司股份进行减记,价格下调至每股不到 1 美分。在最初,贝莱德是以每股 5.97 美元元的价格购得股份的。在今年 3 月,Jawbone 被《财富》曝光它正准备独立出售音响业务。

01

在过去的一年里,Jawbone 还与竞争对手 Fitbit 在法庭上展开了拉锯战。Jawbone 就指责 Fitbit 侵犯其专利和窃取公司商业机密。Jawbone 称对方挖走公司员工,而这些员工带走了商业机密。

是的, Jawbone 目前正处于焦头烂额的生存状态。但在这市场上,面临生存状况的可不止这一家,其他公司的日子也不好过。

Jawbone 和 Fitbit 的境遇映射着这个行业的冷暖

先是我们前文提到的 Jawbone,它自 1999 年成立,经历了 13 轮融资,总共募集 9.83 亿美元。在两年前,也就是可穿戴市场最为红火的时期,它估值 30 亿美元。但到了今年 2 月份,新一轮融资它只拿到 1.65 亿美金,估值只剩 15 亿美元,是两年前的一半。

而作为目前销量最高的 Fitbit,则在 2015 年 7 月率先上市,成为所谓的“可穿戴设备第一股”。但由于资本市场的不看好,其股价已经从最高的 47.60 美元下跌,今年最低跌到了 12.15 美元,近期一直在 16 美元处徘徊,已经跌破了 20 美元的发行价。2016 第二季的财报中,Fitbit 第二财季营收 5.865 亿美元,同比增长 41.8%;净利润 630 万美元,同比下滑 64.4%,延续了上一季度净利润下滑的趋势。

4

Fitbit 走势

而另一家知名厂商 Misfit,则在 2015 年 11 月,以 2.6 亿美元的价格被时尚品牌 Fossil 收购,抱住大腿,走进时尚市场。对于一家产品品类单一初创团队来讲,增长红利削减,市场冷却,Misfit 的归宿已经令不少同行垂涎,好过那些做了两年可穿戴,又调转方向跨界去做 VR 的国内创业团队。

市场增速放缓

IDC 报告显示,可穿戴设备市场增长速度放缓。在 2016 年第一季度出货量为 1970 万台,同比增加 67.2%。单纯看各季度乃至年度统计数据的话,可穿戴的销量一直处在上涨态势。很多人不曾注意的是,它的增速已经放缓了。2015 年第一季度至今,这个市场的增速已经从 200% 一路下滑到了 67.2%,具体可查看下图。

wearable market slowing down PingWest

而增长主要依靠低端产品,各种销量统计报告中,均价仅有 100 元人民币的小米手环长期处在抢眼的位置,刚刚公布的 2016 年第一季度统计数据中,它的出货量超过了苹果 Apple Watch,达到 370 万台,占市场份额 19%,仅次于 Fitbit。然而即便如此,小米的低价策略在美国市场依旧遭遇了冷落。早前界面从小米内部人士获得的信息显示,小米手环美国市场的出货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几年后,可穿戴还是没有杀手级功能

我们都调侃“在苹果不做手表之前,我们都不知道智能手表要怎么做”,但就算是苹果,拿出来的 Apple Watch 也非一个颠覆性产品。它出现在所有可能出现的场合,但不出场,也 OK。

前 CEO Sonny Vu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认为 Jawbone 建立了不错的品牌,因此还仍有价值。但是现在已经是 2016 年了,这类技术和设计大部分已经廉价化,消费者想要的已经不仅仅是计步了。”

Sonny Vu 没有提及的是,计步、测心率、记睡眠时间始终不是一个大众化的需求,强行堆砌功能弥补不了它根基上的浅薄。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创新点,手环/智能手表变成可有可无的产品,它的几乎每一个功能都可以被手机代替,但却代替不了手机。

对于可穿戴,我们还是维持最初的判断,或许它本身就是个伪命题,有市场,但是成就不了大生意。除了摇摇欲坠的 Jawbone,要证伪可能还需要更加残酷的姿势。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