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xlee 专栏】我开始怀念没有微信的日子

IMG_0712

凌晨四点,被噩梦惊醒,习惯性的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某个工作群中有信息,大概一个小时之前还有同事在研究明早头条的问题,算了,与我无关假装没看到好了。朋友圈里还有三两个人在各种心灵鸡汤,这些家伙不睡觉的么?关上微信,继续睡一会。

早上八点,洗漱完毕打开微信,这时候已经有很多群上带有小红点了,赶快看完有 @我的,再把那些总计数百条的群信息大致扫一遍,回到主界面之后,至少又收到了三条“在吗?”的信息,一看就是 QQ 的重度用户。等一切都处理完了,已经错过了早饭的时间。

中午,发布会现场,iPhone 6 大概还剩 20% 的电,拿出移动电源插上数据线,还有四条来自公关和厂商的信息没有回复;上午的内容不太够,需要催一下大家;怎么又被拉近了一个红包群,再不发红包我就退群了。播客那边风生水起的讨论童星节目的选题,这时候插嘴又要花去 15 分钟,算了不说话了。一个熟人朋友过来拍拍我:你果然是手机依赖症啊,从你进来我看你视线就没离开过手机。

晚上,在跟朋友吃饭,今天坚决不看手机,把手机放兜里不放桌子上。诶,突然来了信息,是不是老板在呼唤我?赶紧打开看看,结果又被朋友讽刺说一点礼貌和尊重也没有,有什么事情非要这会处理,少了这一会工作就完不成了么?说的我无言以对,可是……

大概,以上的内容是我一天内对微信使用的缩影,截止到写这篇专栏的时候,我的微信有 815 位联系人,基本上每天还在增加。在我经常清理缓存和聊天记录的情况下依然达到了 1.5G 的空间占用。那天参加 ZUK 的媒体会,神奇工场的 CEO 问在做的谁是手机的重度用户,估计没有哪个媒体从业者不是吧?

想起来刚用微信的那会,群聊功能还没有这么好用,经常延迟收不到信息。那个时代除了 BBM(BlackBerry Message)之外,还没有哪个移动平台上的 IM 群聊有特别好的效果。后来微信做的越来越好,很多朋友也转移到了微信上来,很多以前不怎么能经常见面的朋友也开始有了联系。慢慢的工作中的同事也开始使用微信来沟通,比起来邮件、飞鸽(不知道多少人用过这个),微信的效率要高多了。

但是现在,我真的开始回忆没有微信的时候了。那会没有什么能像微信这样死死的缠住你,就算关掉群通知依然可以 at 你的应用。以前发个短信可以说没看见,现在说没看见微信要让别人相信只能说没信号或者太忙没顾上回复了吧。由于强迫症使然,所以我几乎不加任何没什么用的群,每年大概少抢一个月工资的红包吧?

没有微信的时候,我们工作都用邮件沟通,小事都用 QQ 说,着急了都打电话,好久不见的朋友都发个短信问候,虽然那会每个月花在短信上的钱比现在花在流量上的钱不知道多到哪去了,但是那会儿收到朋友的短信会一阵欣喜,而不是像现在“正忙着呢,怎么这会儿来信息。”

如果说微信提高了工作效率和沟通效率,那么你真的看到任何工作或者行业的效率因为微信的存在而提高了吗?效率存在于人们对工作的安排与集中度,而并非让别人可以时时刻刻的找到你。另外一个方面,如果你读任何一本有关工作效率的书,比如 David Allen 的 《Getting Things Done》,当中都会指导你关掉社交应用,关掉无用的网站。但是对很多人来讲,关掉了微信,就是关掉了工作和生活的沟通工具。

或许这也是个原因,为什么年轻人对微信的使用率更低,因为他们不需要如此频繁的交流和 at,他们需要的是在 QQ 空间上展示自己,需要在球场上驰骋在花园里静坐在自习室里读书在网吧里面游戏。找得到别人与被别人找到都还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开始怀念没有微信的日子,或许是我开始怀念年轻的时候了吧?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