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锤子手机背后真正的工匠退休了,但故事还在继续

被一名锤粉起诉后,原本愈发安静地沉溺在小群体中的罗永浩和锤子科技频频登上科技新闻头版,上一次是股权质押换阿里注资,这一次则是 CTO 钱晨离职,锤子科技对外的说法是“退休”。

接替钱晨的则是原华为荣耀的产品线负责人吴德周。新浪科技报道显示,后者已于两个月前开始担任锤子科技产品线&硬件研发副总裁,负责锤子科技的产品线以及全部硬件研发工作。他在华为参与研发了荣耀 3C、荣耀 3X、荣耀 4X、荣耀 6、荣耀 6 plus 和荣耀 7 等等,是华为荣耀的实际研发负责人。吴德周的加盟主要是接替钱晨在锤子科技的相关工作。

smartisan qianchen jeff

钱晨原本是锤子科技硬件负责人。他最为外人称道的经历是在摩托罗拉工作了 13 年,1998 年以一名普通工程师的身份加入,2011 年离开时他已是 ODM 管理负责人,主持过包括多款“明”系在内的手机产品的研发。

在 GQ 杂志《文艺青年罗永浩与工程师钱晨》的报道中,钱晨被描述为与文艺青年罗永浩互补的“工程师”角色,罗永浩感性,钱晨理性。去年 8 月底,坚果手机 U1 发布后,我在采访钱晨时,他首先提及的便是如何用逻辑说服罗永浩

用这个逻辑你能把他按住,要不然他又开始胡来了。你出去要会一个女友,准备换衣服,自信的人穿上就走了,不自信的人老在那儿照镜子。他就是那种人。一个小小的改动,实际上就是一个心理安慰,未必能带来最终的优化。

在手机硬件圈子,还有一个故事可以佐证钱晨的声望,雷军在创办小米时,三个月内车轮战邀请钱晨入伙没能成功。而成功拉钱晨入伙的罗永浩则花去了六个多月的时间。不过雷军放弃的原因也值得玩味:

我曾经找了一个硬件的负责人。那个人资历很强,为了说服他加入小米,我一个星期跟他谈了 5 次,平均每次差不多 10 个小时,前前后后谈了 3 个月,一共谈了十七八次,终于说服了他。但在最后一刻,我问他,你要多少股份,他说无所谓。那一瞬间,我有点绝望。

小米是一个创业公司,如果这个人不在乎我们的股份,只是要一份工资不错的工作,我觉得这个人不是我想要的,他没有创业精神。

这让我想起了钱晨在采访中说过的另外一句话,彼时坚果 U1 刚刚发布,罗永浩尝试转变身份,以一位企业家的形象对外,而媒体和舆论则仍在期待着能挖掘出更多戏剧性的故事:

(创业)其实都是讨厌的生活,不是故事。

获得 IF 金奖的 Smartisan T1

获得 IF 金奖的 Smartisan T1

除了钱晨离职外,另有传言称包括设计总监罗子雄在内的 CFM、COO 等多位高管离职。但目前并未获得证实。不过,这些职位应该会被与吴德周同期入职的多位 VP 补全,比如挖来原微博副总经理苗颖担任市场副总裁。

对于关心锤子科技未来走向的人来说,最大的疑虑是新品 T3。PingWest 品玩目前获得的消息显示,T3 已经小批量试产,发布时间在 8、9 月份。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