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金山云总裁王育林与蓝汛总裁张垦:中国骨干网络环境复杂,未来数据将通过无线基站传输

IDC-Gallery

云计算这个概念在中国兴起已经有5年了,但与美国相比,它的发展总是显得磕磕绊绊,未能真正实现落地。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的骨干网络环境不容乐观,最近云存储服务提供商金山云和CDN服务提供商ChinaCache(蓝汛)达成了一项合作,他们会将CDN、云主机和云存储搭配成一整套产品提供给用户,希望提供足够弹性的云存储解决方案并来提升云存储服务的使用体验。PingWest对金山云总裁王育林和蓝汛总裁张垦进行了采访,请他们分享了对中国云计算现状的看法和解决思路。

众所周知,中国质量最好的IDC(数据中心)一般都在北京、上海、广州,它们具有几个共同的特性:库房价格高、电力成本高以及人力成本高。所以数据量大且利润率低的公司很少会选择这两个地方,而是把一些最核心的应用业务放在北京、上海、广州,便于维护,而将量大的储存内容都放在成都等便宜的地方。可实际上,即使是在北京、上海和广州的数据中心的效果也差强人意。

张垦告诉我,清华大学跟美国的密歇根大学曾合作进行了一项实验——把数据储存在任何一个城市的数据中心,按100ms以内做覆盖的定义,美国的数据中心能覆盖85%的城市。这证明它们整个骨干网的质量很好。而在中国做同样的测试,连中国电信最好的数据中心,都覆盖不了中国电信自己一半的用户,更不要说联通等其他运营商的用户了。所以Amazon在美国是为云储存服务用户提供可选机房的,因为在美国把数据存在任何一个机房,在使用上几乎没有什么差别,但在中国就没有办法提供这个服务。

究其原因是中国复杂的网络结构。对于一个网络来说,环形的结构是最好的,因为在任何一个点被掐断都可以反向转回来通信,可在中国需要要面对单线机房和双线机房的问题,考虑南北互通的问题,甚至运营商之间的计费问题,难以建立一个环形的网络结构。

以上这些中国网络的特色使得做互联网业务的公司遭受到巨大的挑战。所以令CDN服务几乎成为了互联网公司在中国的必选项,如我们所知,如微软的Windows Azure、索尼、宝马等一些海外公司在进入中国后都使用了蓝汛的CDN服务。

作为一家云存储服务提供商,金山云在不久前将金山网盘底层的技术商业化,推出了金山云服务平台,所以他们迫切的需要在数据储存的问题之上解决加速的问题,为客户提供良好的体验。而蓝汛虽然也有数据存储能力,但在技术上缺乏优势,所以二者一拍即合,选择共同为企业提供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

总的来说,这套方案的优势在于其“弹性”。具体到其中的存储、网络通道、加速等服务,每一项都允许用户根据自己的需求去选择合适的标准,你可以选择存储量的大小,是否使用CDN加速,并且能够细化到每一个服务去量化结算服务费用。例如CDN加速是按流量实时结算的,用户可以通过日志查看流量。例如,对于一个创业者而言,流量在初期是不稳定的,可能十分平缓也可能会突然爆发,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流量很少,创业者就只需支付很少的费用,这要比运营商那种打包购买流量的方式节省不少的成本。

另一方面,由于金山快盘有数量庞大的个人用户,所以他们能够为使用金山云服务的开发者提供一定的数据分析,例如用户通过什么终端上传、储存这些数据?每一种类型和文件大概是多少?用户在什么时间使用这些数据?这些数据跟其他应用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他的使用频次是怎样的?不过王育林也强调,这种分析是不涉及数据内容的。

虽然当前云计算在中国的发展状况不尽如人意,也有许多创业者对云计算服务普遍缺乏信心。但王育林认为长远看来,云计算服务的普及是大势所趋,他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主导这一状况的发生:

1.云服务更开放,技术更透明,成本更低。这导致IBM、EMC这样的厂商难以保证以往的高利润,所以我们看到EMC把储存设备的价格不断下调,以保证它能够跟云储存之间的价格别差太多。同时它利用原本的储存优势,开始从高利润的企业服务公司转向云服务公司,并对Vmware这样的云服务创业公司展开了收购。

2.智能手机、可穿戴计算等设备的普及让每个人产生的数据量都在呈现爆炸性的增长,例如现在在网络上每秒都有接近2个TB的数据,小米手机的用户在今年“五一”期间平均每天上传1100多万张照片。这使得很多提供图片、视频等服务的公司难以通过自身能力去应付这些数据的存储和处理,让云计算模式在未来将成为许多企业的必选项。

张垦还提出,在未来数据会越来越多的通过真正意义上的无线而非固网传播(Wi-Fi的本质还是固网),所以从IDC的角度出发,其数据和内容会将会通过基站传输,甚至直接到手机上。那时,用户可以选择哪些内容达到基站,无线基站可以把同样的内容在这个小区全广播,类似于现在的短线小区广播,但它可以用来发送视频等内容,这样的话,一个数据流的广播将大大节省资源。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