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秀》下架,但脱口秀的蓝海时代刚刚到来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娱乐资本论(yulezibenlun)

作者:李忻融

8月30日,金星在自己的微博上宣布《金星秀》下线的消息:“亲爱的观众朋友们,谢谢你们一直以来对金星秀的支持和爱护,我们后会有期!”

电视台的脱口秀节目纷纷下线,但是网络脱口秀节目则冰火两重天,第三期的《脱口秀大会》点击量达到2.4亿,刚刚结束的第四期节目则已经接近7000万的点击。

同一队人马做的《吐槽大会》以吐槽明星为主,而上线不久的《脱口秀大会》做的更加纯粹,除了每期两位明星嘉宾中间串场之外,剩下的时间都由脱口秀演员撑场。而除了李诞、池子、王建国这些脱口秀“老脸”之外,Rock、卡姆这些脱口秀新秀们也正在被观众所认识。

2

而《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背后的制作公司笑果文化也在今年完成了1.2亿的A轮融资。无独有偶,在北京做了十几年的脱口秀的“北京脱口秀俱乐部”(下称北脱)也正在融资,几家专门做脱口秀的俱乐部都开始接触资本。

“北脱”创始人西江月称,这是个脱口秀的蓝海时代,碧蓝无比。

《吐槽大会》之后的《脱口秀大会》

在9月1日的《脱口秀大会》上,脱口秀演员王建国依然没有得到他口中向往的小王戒指,虽然他跟对方队长李诞带来了一个全新的表演“漫才”,而且获得了全场的笑声与掌声。

11

漫才是日本的一种站台喜剧(香港称栋笃笑)形式,类似中国的对口相声,起源来自日本古代传统艺能的“万岁”,之后在关西地区渐渐发展。漫才通常由两人组合演出,一人负责担任较严肃的找碴角色吐槽,另一人则负责较滑稽的装傻角色耍笨,两人以极快的速度互相讲述笑话。大部分的笑话主题围绕在两人彼此间的误会、双关语和谐音字。

这就是为什么要做《脱口秀大会》的初衷。在制作方笑果文化的CEO贺晓曦看来,《脱口秀大会》并不是一个产品思维的结果,而是一个产业思维的结果。《吐槽大会》是用脱口秀的形式来吐槽明星,而《脱口秀大会》则是对脱口秀技能的一种拓宽,让观众看到脱口秀的更多可能性。每一期节目的制作都是为让了让观众越来越深入的了解脱口秀文化。

所以在第一期《脱口秀大会》上,很多观众吐槽节目组“太落后了”,竟然还用有线麦?!而在第二期节目中,主持人张绍刚就介绍这是脱口秀特有的文化。

3

脱口秀演员王思文拿着有线麦

在贺晓曦看来,脱口秀演员不只是讲段子那么简单,脱口秀的本质就是发现不完美的自己和这个不完美的世界,然后用喜剧精神来化解这种不完美,然后是段子的表达,最后才是表演和掌声。

至于每个人的人设和槽点,都是脱口秀演员寻找自己的过程,所以所有的脱口秀演员都要在自己身上找到槽点。例如池子的槽点就是没有上过大学,没有文化;李诞的槽点是滞销书作家,眼睛小,经常被建国揍;王建国就是那个脾气暴躁的东北胖子。

4

与《吐槽大会》相比,《脱口秀大会》难度更大。因为后者更加强调技巧,正如一个是花式灌篮比赛,大家看的是花活,而后者则更像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篮球比赛,大家看的是全方位的篮球技巧。

在设置《脱口秀大会》环节上,笑果采用了李诞和池子领队PK的模式,对于为何选择李诞和池子,贺晓曦称因为李诞和池子已经有了一定的名气,还想通过这档节目把两个人的名气再助推一下;另外采用PK模式,并不是为了纯粹的PK,而是为了展示,更好的展示脱口秀的技能。

甚至《脱口秀大赛》的第二轮设置,就是一些脱口秀技巧的训练被搬到了舞台上,即便有一些网友认为第二轮看的有些尴尬,但是贺晓曦认为这是因为演员们的技巧还不到位,并不是环节设置不好。如果技巧到位,这个环节反而能真正展示演员们的技巧,“毕竟不是看稿,而是即兴发挥嘛!”

为了更好的展示节目效果,很多已经在《80后脱口秀》有些名气的演员参与到《脱口秀大会》中与很多素人的脱口秀演员一起表演。

例如同样作为笑果同期出道的王建国,就作为“普通队员”参加,贺晓曦认为这就是团队的牺牲精神和合作精神,“我们都认为只要把效果呈现出来是最重要的,至于谁当队长,谁当队员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贺晓曦称。

王建国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称这个其实是铺了好几番的效果,“就是为了以后可以拿这个说事,这个多有意思,如果不说就没劲嘛,好像藏着掖着的。我主动提出要说这事儿,说了舒服。我们为了搞笑什么都做的出来。”

池子火了,但是西江月还在火的路上

池子是北脱出来的,但是却在笑果的《80后脱口秀》上火了,这让很多人为北脱感到不值。

其实对于北脱的创始人西江月而言,做了脱口秀这么多年,他一直想着商业化,只是相对于已经融到A+轮的笑果文化而言,他慢了一步,但是他并不在意:“人各有各的命数。”

5

西江月

西江月之前是做咨询出身,在2005年开始做脱口秀。之所以要做这个,纯粹因为喜欢。刚开始做的时候,他在北京找了一家酒吧说要演脱口秀,酒吧老板说“脱口秀?有人看吗?再说你又不真脱。”最后西江月每晚上付给酒吧老板500块钱才开始演脱口秀,演员都是在网上各个脱口秀、美剧的BBS或者贴吧里招募。

在裸演了三个月之后,西江月开始有了收入,当时一场演出普通门票30块钱,VIP门票60块钱,经常有观众买了VIP门票去找西江月退,因为所谓30块钱的差价就是第一排座位和后面位置的区别,而整个场子因为太小其实做什么位置都没有什么区别。

后来西江月招募的演员越来越多,但是只靠线下演出其实没有任何收入,因为一场演出下来,门票除去场地费用,再加上一帮演员吃一顿饭的钱,基本上剩不下什么钱。

后来西江月的“北脱”影响越来越大,最火的时候每天都有开放麦,越来越多的后来成名的脱口秀演员都在北脱的线下演出中有过表演。例如被称为“脱口秀未来”的池子,池子当初在网上看到了西江月的一个演出视频,后来看到北脱的招募演员的广告,开始在北脱的舞台上进行表演。

每周要去两三次,但是没有钱赚,以后也不可能靠这个赚钱啊?!这是池子父母对池子做脱口秀的担心。正如大部分北脱的脱口秀演员一样,池子做脱口秀仅仅是因为喜欢。戏剧的是,后来池子被已经开始进行商业化运作的笑果文化签约,并开始在上海一战成名。

6

池子

而西江月和北脱的成员虽然没有像笑果那样开始进行节目创作,但是市场对于喜剧的饥渴却让西江月也过的不错,至少能养活自己而且还有自由的生活。西江月称,线下确实挣不到钱,但是电视台一些喜剧节目开始找他们合作,他们参与了一些喜剧节目的编剧和创作,例如《欢乐喜剧人》、《笑傲江湖》,甚至《80后脱口秀》他们也有参与。

《吐槽大会》火了之后,资本对于脱口秀的追捧越来越紧,西江月明显感到这个市场越来越好,甚至资本方知道他就是西江月,就给了他融资,“其实笑果就是一个比照,大家都是脱口秀演员,笑果能做到那样,北脱也能。”

北脱也开始研究脱口节目,已经有了雏形,并准备跟网络平台合作。“我们之前都是帮别人做节目,去年我们的线下开放麦就停了大半年,我们把精力都放在了研发自己IP上,只有有了自己的品牌,才能把脱口秀生意做大。”西江月称。

北脱作为北京脱口秀最早开拓的先锋,是很多脱口秀俱乐部发展的代表。据小娱了解,现在很多脱口秀俱乐部已经有了资本的注资,而笑果文化已经成为这个行业很多公司的目标。

脱口秀依然耐心

刚刚融完1.2亿,融资之后,笑果文化要做什么?贺晓曦的回答是耐心等待,“有些事情是必须只能用时间和耐心去解决的,而不是就可以着急的。”

贺晓曦称脱口秀这个行业最缺的依然是人,没有足够的脱口秀演员,这个行业发展没得可谈。目前笑果在线下有开放麦,主要是锻炼脱口秀演员的表演感觉,因为很多段子是需要通过开放麦来寻找感觉,然后再把这些已经被开放麦验证过的
段子放到节目上形成节目的效果。

为了寻找更多可能性的脱口秀演员,贺晓曦一直坚持做开放麦,在线下做学校社团、城市俱乐部、做各种培训,从这个里面做一些小比赛,从而找到更多的脱口秀演员。在《脱口秀大会》开始之前,播出平台方腾讯视频和笑果文化一共走了12个城市,据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副总经理邱越介绍:“其实这个节目之前我们对库里的种子选手进行了一个月的培训,培训完了以后我们再上节目去表演,线下还有脱口秀剧社。”

7

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副总经理邱越

《脱口秀大会》中很多段子都是经过线下开放麦多次的验证才会呈现出来,在9月1日播出的《脱口秀大会》中,演员ROCK的脚受伤,打着石膏、拄着双拐来表演,而他的这段表演同样也是拄着双拐在经过了线下开放麦表演之后才放到了节目上。

另外,开放麦锻炼的演员越多,笑果就会有足够的脱口秀演员进行固定场的表演,而不是不固定的开放麦了。贺晓曦称,开心麻花一场话剧可以演很多遍,但是脱口秀却不能一个段子固定演几天,因为观众喜欢听新鲜段子,老段子都觉得票买亏了。所以只有足够多的脱口秀演员才能撑起越来越多的开放麦,甚至是固定场。

北脱的田垄称,北脱有很多粉丝,甚至有的观众会一场不落的来听北脱的演出,碰到这样的观众其实演员心理都很害怕:“因为我们有时候会讲老段子,新观众听不出来,但是老观众就会一下子听出来,北京的观众甚至还会当场指出来:你这个段子昨天讲过了!”有时候这些观众会跟演员说自己的意见:“你看你这个地方的停顿昨天是一秒,今天停的时间有点长,效果没有昨天好。”

8

田垄

北脱也开始签约演员,并对签约演员进行系统培训。据了解,现在北脱签了32个签约演员,大部分都是兼职,全北京全职做脱口秀的演员也就10到15个人左右。很多演员白天上自己的班,晚上会过来说脱口秀,这是一件极其正常的事情。

与笑果一样,每个脱口秀组织都有自己的一套培养脱口秀演员的体系。田垄介绍说,北脱周都会发布公开招募演员的信息,然后会让来面试的人先讲一个小段子,看一下讲段子的感觉,然后再根据每个演员的特点进行系统的培训,让他们掌握说脱口秀的套路。

田垄举了一个例子,北脱有一个签约演员叫布赫,是一个内蒙古汉子,但是他身上又有一种娘娘的感觉,所以他们会先放大他这种内蒙古娘娘的特点,然后再在后期补齐他表演、台词方面的不足。

在系统培训演员的基础上,各个脱口秀组织研发脱口秀节目成为这个行业打响自己名气,并让更多观众认识自己的关键套路,重要的是,笑果已经通过《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证明了这条路走得通。

但是无论是笑果,还是北脱,都发现线下开放麦与线上节目依然存在差别。贺晓曦称,线下的开放麦因为有跟观众的互动,所以观众的反应会更强烈,但是隔了一层屏幕,很多段子效果就感觉没有那么强,除非是很炸的梗,击穿屏幕,让屏幕那边的观众也能笑得前仰后合。

田垄说,其实在《脱口秀大会》上刚刚拿到小王戒指的卡姆,在线下表演的时候效果特别好,场场爆笑,但是在节目上没有现场效果炸。

如何让脱口秀演员能够穿透屏幕形成与线下同样炸裂的感觉,是笑果、北脱,甚至是很多脱口秀俱乐部要解决的问题。

另外,池子和李诞火了,对于制作方而言节目成本也会上升,邱越称:“做节目越来越难了,因为艺人的成本越来越高了,包括李诞和池子红了以后。为什么艺人这么稀缺,是因为真正有价值的人太少了。”

即便存在演员少、线上节目笑点难炸的问题,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贺晓曦,还是西江月都欣然承认,脱口秀的蓝海刚刚开启,甚至西江月说:“这个蓝海蓝到根本看到竞争对手,因为大家就在自己的那片海域里畅游就行了,无需跟别人去争。”

贺晓曦称:“3到5年之后,这个事情能做多大,还是取决于我们对节奏和时机的把握;但我觉得我们这个公司的愿景,不只是3到5年的,是指10到15年,10到20年。因为这个产业从目前看到产品空间来讲,是可以无限丰富下去的,我们才是一棵树苗,美国是一片森林。”

33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