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做和能做的,他都做了——写在刘允离职Google之际

1

Google中国今天下午确认,Google大中华区负责人、全球副总裁刘允将离职,他的接替者是Scott Beaumont,后者将于8月份正式接任,此前一直负责Googe在欧洲的战略合作拓展业务。

刘允曾担任SK电讯中国区CEO长达6年,在2008年1月加入Google,主管大中华区的销售工作。2009年,Google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辞任之后,刘允与杨文洛接班,采取双总裁制度,一个负责销售,一个负责技术。

随后的2010年春季,发生了Google将服务器搬离至香港的事件,Google中国进入低迷时期,不仅包括工程研究院副院长刘骏、王劲等大批高管及人才流失,大量代理商也纷纷改旗易帜被对手收编。这期间,也是Google中国及刘允本人较为沉寂的一段时间。

2011年起,刘允重新开始对公众露面,对外谈论公司的业务和规划。这一阶段,除了小心翼翼处理国内业务与政府的关系外,刘允更重要的工作,是与全国各地的代理商和客户见面巡讲,推广Google的展示广告、移动广告以及针对外贸企业的网络营销业务,这也是他当年确立的三项业务重点。他在2011年底说,展示广告的市场潜力比搜索广告大得多,Google中国确定了“稳定搜索业务,加强展示广告和移动广告”的战略方向,“整个团队都处于亢奋的状态”。而实际上,这也是搜索页面在国内频繁被重置时,唯一能发力的业务方向。

与此同时,Google中国的研发和技术团队也在发生根本的变化——产品导向的研发,无论是本地产品还是被分配的全球产品的研发都在大幅度削减,被保留的大部分是与广告技术相关的业务。从2011年起,单独看Google在中国的业务,你会觉得它更像是一个专注于数字广告的技术公司。

不过,按照刘允自己的说法,2011年,是Google在中国“从稳定走向发展”的一年,2012年是Google“好戏上演”的一年。他在年初时表示,Android、Google+、Chrome和YouTube都会成为2012年发力的重点。一个细节是,这四个产品的LOGO当时都印到了刘允2012年初的新名片上——虽然其中有两项都是远离中国用户的。他还在2012年初对记者表示,正商讨引入Android Market(就是现在的Google Play)——这的确是事实,Google全球Android合作方案主管John Lagerling这一年曾数度前往中国。这让外界一度觉得,凭借着Android和移动互联网,Google在中国又能活过来了。

2

可惜的是,虽然他多次对外表态强调业绩保持良好增长,但随着越来越多对手的加入,搜索市场激烈的竞争之下,始终无法稳定提供搜索结果的Google在国内的使用份额持续下降。按照CNZZ的统计,Google中国目前在网民中的使用率仅为2%,而在2010年底,这一数字也是15%以上。同时,虽然Android系统在国内智能手机市场上占据了主导的地位,但始终无法给Google中国快速带来变现和业务机会。

而从接任者情况来看,或许中国区的业务将在Google的版图中被继续弱化——Scott Beaumont此前在欧洲区负责Google的战略合作,而并非通盘负责商务和销售的最高负责人。中国有着大量为Android智能手机和Google Play开发游戏和工具类应用的开发者——它们未必服务中国本地市场,却是Google全球开发者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外,还有大量的开发者需要通过Google的Admob移动广告平台推广自己的应用或从中获利,而这似乎是Google中国业务唯一能着手操作的重点。

对刘允来说,他在Google度过了漫长的6年——与大部分跨国公司在华职业经理人平均2-3年的供职年限相比,足足长了一倍。有4年的时间他是事实上的Google大中华地区总裁——其中又有整整3年半的时间,他被放在了Google与中国监管机构博弈的漩涡中。

他搭建和整顿过Google中国的销售团队,他让Google在中国的广告收入持续保证增长,他把中国市场变成了Google移动广告Admob平台的全球第五大请求来源,他试图让中国的本地开发者和互联网公司成为Google的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尽管这一切都不能挽回Google搜索份额在中国的下滑,也无法让更多Google的核心产品与服务名正言顺地进入中国。但他所做的,让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开发者和一些重要的互联网公司,以另一种方式与Google、甚至全球的互联网世界连接在了一起。

他差不多做了能做的一切。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