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库里、科比洗脑,不甘寂寞的凯文杜兰特也来搞风投了……

在俄克拉荷马城打球的日子里,凯文·杜兰特 (Kevin Durant) 连无人机都没见过,更别提什么无人驾驶汽车了。从雷霆到勇士的这次“叛逃”之旅,虽然让他成为了众矢之的,却也为他开启了科技和创投的新世界大门。

18 岁那年,杜兰特刚被雷霆队的前身,西雅图超音速队选中,在一次 NBA 活动上第一次和里奇·克莱曼 (Rich Kleiman) 见面。克莱曼比他大 12 岁,当时还在 Jay-Z 的音乐公司当高管。克莱曼是一个疯狂的篮球迷,而杜兰特对说唱音乐兴趣也颇高,但两人的生活在当时的确没有什么交际。好在,这段忘年友谊在克莱曼跳槽到体育行业后开花结果。他成为了杜兰特的经纪人,在杜兰特的篮球生涯中提供重要的帮助,管理杜兰特的品牌代言,还在杜兰特的内容生产公司 35 Media 担任联合创始人和实际管理者。

克莱曼对商业和投资颇有兴趣,带杜兰特进了创投的门。二人共同成立了一家投资机构 Durant Company,在硅谷招了一些他们认为非常优秀的财务和法务分析师,开始做天使和 A 轮投资。硅谷著名的送餐服务 Postmate 就有他的股份。

杜兰特不是勇士队第一个借助天时地利进军投资界的。史蒂芬·库里 (Stephen Curry) 跟大学球队队友联合创立了一家公司 Slyce,做自动化市场营销。安德烈·伊戈达拉 (Andre Iguodala) 则投资了亚莉安娜·赫芬顿 (Arianna Huffinton) 创立的 Thrive Global。库里和伊戈达拉还一起做了一个专注体育行业的风险投资峰会 The Players Technology Summit。

不只是勇士队,湖人队巨星科比·布莱恩特 (Kobe Bryant) 退役后花了很多时间搞风投;“小威”赛琳娜·威廉姆斯 (Serena Williams) 和天使投资人、Reddit 联合创始人阿莱克西斯·奥哈尼 (Alexis Ohanian) 结了婚,也投资了一些公司。

“世界变化太大了,科技行业太时髦了。”在 Disrupt SF 上被问及对职业运动员搞科技投资的看法时,杜兰特回答道。

“这个地方人来人往,大家都看到创业公司正在影响这个世界,我也想参与其中,成为一份,在篮球之外的地方做一些伟大的事情,用另一种方式改善世界。”

和库里一样,杜兰特的投资专注在早期和超早期,以 5 万到 25 万美元的天使投资为主,也参与过一些 25 万到 200 万美元的 A 轮投资。“我们专注在早期上,不太考虑被投公司的财务尽调什么的,我们更相信自己的直觉,简单来说就是这个公司有没有一个好的概念,管理团队是否可靠。”克莱曼说。

New Orleans Pelicans v Golden State Warriors

由于杜兰特的非洲裔血统,以及加入联盟之前并不富裕的成长经历,他的创投事业天生具有一种对公平和包容的关注。他认为科技创业领域的话题和讨论越来越多聚焦社会公平,这是一件好事。“每一种肤色的人都想要改变这个世界,我觉得我们应该聆听他们的想法。”

Durant Company 为数不多的投资中比较高调的一家公司名叫 Propel,围绕美国的电子福利转账卡(EBT,美国低保群体的社会福利卡)体系做了一个 App,帮助低收群体更好地管理他们的福利额度、食物券 (food stamp/SNAP) 和购物记录,以及基于地理位置查找附近接受食物券的商店。

“凯文明白这些事情的重要意义,他希望支持这些公司来改善我们的社会。很遗憾我们没有接触到更多女性创业者,未来我们需要在公平和包容上更多努力。”克莱曼补充道。

目前,创投还只是杜兰特职业生涯中很小的一个部分,他的主要工作仍然是作为 NBA 职业球员,打好每一场球赛,以及出席球队和联盟的一些其他社会公益事业。篮球之余,二人的核心工作是以杜兰特名字命名的慈善基金会,以及其他赚钱的事情,比如品牌代言和围绕杜兰特开发内容放到 YouTube 上。“篮球是杜兰特的主业,没有篮球其他都不可能存在”。

在杜兰特繁忙的日程间隙,克莱曼才会偶尔提起最近他觉得不错的项目。虽然自己更多管理商业财务上的事情,但在是否投资一家公司的最终决策上,他仍会和杜兰特一起决定,有一方不同意,都不会成交。“我的工作就是一句话给杜兰特解释清楚这家公司,如果他的眼睛没有发光,那就是 no for me,”克莱曼说,“毕竟这些投资上面都有杜兰特的名字。”

以及,Durant Company 的投资哲学基本就是四个字:守株待兔。

这和硅谷的基金们区别极大。前日,一位投资人在 Disrupt SF 的舞台上说,硅谷创投从业者都太紧张了,生怕错过趋势,错过 the next big thing. 克莱曼并不着急,“我们从不主动出击,投资这事我们是新手,这没错,但我们已经有了一个不错的平台。如果你认为我们对于你在战略上不重要,认为我们只是‘另一个投资人’(just another investor) 而已,那我觉得真的没必要强求。”

克莱曼记得开始搞投资后只主动出击过一次,“抱歉我不想点名,贵圈一个迈克尔·乔丹级别的人物,告诉我‘你一定要主动出击啊!’所以我做了,那是唯一的一次。”

里奇·克莱曼

里奇·克莱曼

这也是为什么 Durant Company 的 deal flow(可以理解为签项目的速度、频率)和其他在当地更专业的投资机构相比小得多。主要是因为杜兰特真的不着急:

我享受打篮球这件事,也很尊重这项事业,因为我明白我的球技才是最重要的。在投资的世界里也是一样。我知道在这里我不是最聪明、最好、最强势的(投资人),所以我在努力学习和聆听。

来到硅谷,让我浸泡在了这样的环境里。那些人(知名投资人、科技公司高管)都会去我们的球赛和活动。我一直对通过投资改变世界的想法很有兴趣,但我坚持一定要用正确的方式,用我们的方式去投资。


最后,杜兰特还十分慷慨地在 Disrupt SF 现场玩了一次二选一的快问快答:

Twitter or Instagram?
Twitter

Xbox or PS4?
Xbox

GTA or NBA2K?
NBA 2K

勇士 or 雷霆?
(拒绝回答)

酒店 or Airbnb?
酒店

尼康、索尼 or 佳能?
尼康

iPhone or Android?
iPhone

太空 or 深海?
太空

Netflix & Chill or 派对?
Netflix
(这个没想到……)

法拉利 or Model S?
Model S

棒球 or 橄榄球?
橄榄球

帽衫 or 西装?
帽衫

打电话 or 发短信?
Facetime Audio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大冒险

 

图片:TechCrunch Getty Image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