靴子落地:“限韩令”之下,韩流影视与音乐谁更难熬?

只做不说的“限韩令”杀伤力虽大,但并非无漏洞,当然也许是中国官方对韩娱网开一面。

一名韩流粉丝若是觉得最近生活没什么异样,那说明他/她不太合格——事实上,最近两个月,一切带“韩国”元素的影视娱乐新内容,正迅速从中国人的生活中消失,一切都归因于中国半遮半掩但又日渐收紧的“限韩令”。

初版 “限韩令”由韩国媒体率先曝光。《首尔经济日报》在8月4日的新闻中列举了据传为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一些指令:

禁止Bigbang、EXO等团体中国演出;停止新的韩国文化产业公司投资;停止韩国偶像团体面向1万名以上观众演出;禁止新签韩国电视剧、综艺节目合作项目;禁止韩国演员出演电视剧在电视台播放等多项规定的措施已经传达到各电视台。在9月1日开始实施。

台湾媒体甚至列出了涉及42位韩星、53部韩剧的负面清单。尽管随后Bingbang和EXO的经纪公司先后表态不能确认是否被禁止,相关片方也都不置可否,但在11月18日,微博@卫视观察生曝出了一张疑似江苏广电内部的邮件截图,并附转发语:“#限韩令#大升级,广告也不行,全屏说再见。”

江苏广电内部邮件侧面证实了“限韩令”

江苏广电内部邮件侧面证实了“限韩令”

PingWest品玩向江苏广电部门有关人士求证这封邮件的真实性,对方表示邮件内容属实。目前国内多数舆论普遍认为,尽管中国官方一直没有公开承认“限韩令”,但已是心照不宣式的“只做不说”。

不知是演出商们的项目悉数被毙,还是大家早已成了惊弓之鸟不敢上报项目审批。细心的媒体翻检 “文化部涉外营业性演出信息公示”后称,尽管9月文化部还批复了3场韩星演出,但此后韩星的演出确实绝迹了。从广电总局和文化部的动作看来,“限韩令”不仅被坐实,还有愈加收紧之势。

这令人们开始重新关注韩娱在中国的命运。

中韩合拍影视剧首当其冲。不仅正在拍摄的国产剧《相爱穿梭千年2》要求韩国女星刘仁娜退出拍摄,连正与宋仲基谈判一亿元片酬的《新蜀山剑侠传》剧组,也因得知“限韩令”之后果断放弃了谈判

国产剧开始“去韩”的同时,国内综艺节目也不遑多让。湖南卫视引进的韩国模式节目《爸爸去哪儿4》,也已没了黄致列的踪影;江苏卫视的综艺节目《盖世英雄》中,凡是有PSY鸟叔和iKON的画面都被打了马赛克。甚至连一些在韩学成归国的“练习生”也避之唯恐不及,纷纷将微博简介“去韩化”。

韩国娱乐产业受到较大影响。2013年,因日韩的“独岛之争”(日本称“竹岛”),“韩流”在日本市场大受打击。而今,说中国的“限韩令”是另一种形式的经济制裁,一点不为过。8月刚传出“限韩令”时,韩国几大娱乐公司股价均出现了大跌。目前娱乐产业是韩国的支柱出口门类之一,在Note 7手机爆炸事件导致三星在中国的品牌形象大损之后,折戟的娱乐业会令韩国经济出口雪上加霜。在今年10月中国韩国商会在其发布的《在华韩国企业白皮书》中就以急切的语气催促中国尽快放开文化产业:“文化和娱乐相关行业因被中国政府设置了壁垒,相关政策建议亟待改善。”

中国公司也难幸免。2010年之后,中韩在文娱产业交往频密,双方资本层面的合作越来越多,入股韩国娱乐公司的不乏搜狐(入股KeyEast)、腾讯(入股YG)、阿里音乐(入股S.M.)、苏宁(入股FNC、Redrover)、华策(入股Next)等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若“限韩令”中禁止签韩国电视剧、综艺节目和韩国演员等诸多规定成真,那么这些“入股韩国娱企,在中国市场赚钱”的梦可能真要遭遇挫折。

尽管多方都受到中国的“限韩令”的影响,但并非全是负面消息。细看韩媒、江苏广电系统曝出的相关规定,再对比相关产业不难发现——

首先,“限韩令”对直播尚无限制。11月6日,乐视音乐与吴亦凡工作室顺利地为前韩国练习生、原EXO成员吴亦凡举行了生日会直播。如果曾经带有韩娱标签的中国练习生没有说服力的话,那么11月19日(即江苏广电内部邮件流出“限韩令”的第二天),QQ音乐直播韩国首尔的三大音乐颁奖礼之一的MMA2016(Melon Music Awards 2016)就足以说明,到目前为止,“限韩令”在视觉领域效力范围尚且有限,更难言对韩娱全面封杀。

第二,“限韩令”对数字音乐专辑亦无限制。目前,在各大音乐App的付费数字音乐区域,依然在售卖韩国歌手的数字专辑。如虾米音乐中,曺圭贤的《我在等你》、金泰妍的《11:11》均为11月发行的新付费数字专辑;在QQ音乐中,《步步惊心》OST、防弹少年团的《WINGS》均为10月发行,而网易云音乐也于11月发布了《嫉妒的化身》OST、韩版《蒙面歌王》第85辑。

第三,韩国娱乐公司线下活动并未禁绝。尽管目前流传的“限韩令”中有“禁止Bigbang、EXO等团体中国演出”和“停止韩国偶像团体面向1万名以上观众演出”等指令,但韩国娱乐公司的线下活动似未禁绝。PingWest品玩查阅几大韩国娱乐公司官网发现,S.M.娱乐的全球海选计划列表中,包括了上海(11月13日)和天津(11月19日)两座城市。

总的来说,“限韩令”对以视觉为主的卫视、视频网站、广告产业乃至大型演唱会都有明确限制,但对音乐直播、数字音乐专辑尚无约束力。这大概是中国文化产业管理“多龙治水”的局面所致:直播、音乐和线下活动分别网信办、版权局和文化部管辖,不是广电一家说了算——当然,我们不妨将之理解为中国官方有意对韩娱网开一面。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