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合95后的《快男》请来黄子韬代言,还可以淘汰评委了

已经10年的选秀品牌《快乐男声》走上了迎合95后之路。

虽然才办到第四届,如今的《快男》与2007年第一届已经有了天壤之别:95后一代已经成长起来,互联网早已取代电视成为主要的传播渠道。2017年《快男》做出了改变,从湖南卫视迁移到芒果TV,打出了“95后做主”的口号。

示好95后,80后、90后呢?

《快男》请来了在95后中极具影响力的黄子韬担任代言人,以“随我”为口号,要把这个档选秀节目打造成占领95后认知的潮牌。在选手选择上,节目也会以95后为主力,代表这些人做有态度的音乐。

2

为了塑造“潮牌”的认知,今年的《快男》将实行“女生定男声”的玩法,每个地面分唱区设立一个200人的“挑食少女团”,让95后女生选择她们赞同的男生。3月18日其,节目组还将连续15天邀请往届快男超女选手,在全国多个城市海选“特搜”,直播搜寻选手,其中就包括2013年《快男》全国四强宁桓宇。

《快男》节目组对95后有多重视?从官方的新闻稿就可以看出来。这份2400字的新闻稿中11次提到了95后,却对80后、90后只字未提——在《超女》《快男》最火爆的时候,他们可是主力受众。如今的80后、90后都已走上工作岗位,拥有了更强的消费能力,但他们也是时间最匮乏的人,让这些人从海选看到总决赛有些难。

再见,毒舌评委

过去,《快男》《超女》有些评委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毒舌、偏见饱受争议。比如去年成都的一位参赛者在唱歌前表示自己因为感冒可能会影响歌声,没想到当下坐在正中间的评审柯以敏立刻回答“不要唱了,滚吧”。这件事迅速在网上发酵,播出平台芒果TV不得不为此道歉并停止柯以敏的工作。

今年,选手和观众终于可以向自己不喜欢的评委“say no”了。而且,评委有了个更时尚的名字——“音乐召唤师”,他们必须要放下身段,并拿出专业主义精神。

1

第一赛段晋级是,明星“音乐召唤师”走下神坛与300强选手面对面,近距离评审增加选手压力。在分组环节,选手获得主动权,没有足够选手选择的“音乐召唤师”就会离开。

组队成功之后,“音乐召唤师”和选手进入团战,当队员全部淘汰,召唤师也会离开。

这意味着,“音乐召唤师”和选手的命运是相关联的,如果他自己选择的快乐男声不符合大众和市场的需求,他将和选手一起遭到淘汰。

放弃独播,拉上优酷土豆搞云海选

从湖南卫视移步芒果TV,今年《快男》节目组保持更加开放的态度:不再独播,选择与优酷土豆同步播出。

同时,芒果TV还要优酷土豆一起要搞云海选。除了长沙、成都、广州、西安、哈尔滨、南京、昆明、郑州、天津、沈阳等十大地面唱曲,选手们还可以在芒果直播App、来疯直播App上报名参加云唱曲海选。在赛程上,节目分为海选、晋级赛、总决赛,总冠军预计在今年8月中旬诞生。

芒果TV已经在逐步放弃四年前的独播战略。2015年下半年开始,芒果TV弱化“独播”,提出了由“独播到独特”的口号。在2017年内容推介会上,其继续强化独特的概念,高调宣扬“独播”已成过去式。芒果TV不仅放弃了《快男》的独播,还有消息显示,其把今年的《爸爸去哪儿》分销给了乐视视频。

分销优质内容,可以为芒果TV带来不菲的版权收入。同时,合作方也会为其带来更多流量,这是亟需做出爆款综艺的芒果TV所需要的。

去年,《超级女声》率先试水了超级网综。《超女》决赛之夜,全国通过芒果TV在线观看这场赛事的观众超过1000万。比赛结束时,超女全国四强实时投票总人气逾12亿。但与2005年、2006年电视版的《超女》相比,影响力上还是逊色了很多。

今年,《快乐男声》修改了赛制,还拉上优酷土豆一起做,能成为爆款吗?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